A+ A-
胚根一辈子都没没见过制作完成这么制作精良的机甲,基本上是喜极而泣。刚她还碍着安君烈不在场,好当众拆了它研究。现在的主人被打倒了,哼哼哼。第一次,她对映照着这颗星球的紫恒星饱含了感激。紫恒星的光芒中带着一种天然的有利于人精神疲倦的γ基线,因而,恒紫星挂在天空的现在主人倒下了,哼哼。。...

子叶一辈子都没见过制作这么精良的机甲,几乎是喜极而泣。刚刚她还碍着安君烈在场,不好当面拆了它研究。

现在主人倒下了,哼哼。

第一次,她对照耀着这颗星球的紫恒星充满了感激。

紫恒星的光芒中带着一种天然的促进人精神疲惫的γ基线,因此,恒紫星挂在天空的这段时间,便是银符星的夜晚,大家都洗洗睡了。

本土居民还好,一般外来人都呆不到两个小时就会晕倒,安君烈身体素质算是很好的了,也才勉强撑了三个小时。

而她,在这星球待了两年,对γ基线无压力。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在恒紫星落下之前把这架机甲拆卸了,又重装回去,否则,安君烈醒来,见到满地残渣,恐怕又会气得跳脚。

虽然那男人小气了点,东西还是挺不错的。子叶心情十分愉快,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做坏事,将十米高的机甲的零件一个一个拆卸下来。

小豆芽淘气地从她头上滑到肩膀上,然后蓄力一蹦,跳到安君烈的胸膛上。它伸出头顶的两片叶子,轻轻触了触安君烈的身体,故意把声音压得低沉,做出一副很深沉的样子,“子叶同学,你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安君烈的情形吗?”

子叶还沉浸在对机甲的狂热当中,头也不回道:“见谁?”

小豆芽不满她的敷衍,从小豆苗中射出一丝细细的光电,电了她一下,兴奋道,“看看嘛。”

那光电不强,最多只能让人麻一下,但子叶的手还是抖了抖。她生气地回过头,小豆芽立刻像献宝一样戳着安君烈的胸部肌肉,完全不给她机会开口,兴奋地说开了,“你看,多漂亮的肌肉线条啊!”它一边说一边扫描安君烈的身体,“啧啧,这身体数据,简直比星际联邦的飞鸟号更强大更精致。果然,人才是最完美的个体啊!这家伙的身体完全符合白金标准。要是能按照他的数据做机甲,定然能超越飞鸟号!”

飞鸟号是星际联邦的顶级机甲,制作技术至今都还没公开。但在它眼里,再厉害的机器也仅仅是机器而已,只有人,才是最好的机甲样板。

子叶皱起眉头瞪着它,“你太吵了。”

“啊啊啊啊一一你怎么可以说人家?”小豆芽从安君烈身上跳起来,见到她手里拿的是拆卸出来的机甲光脑,眼睛立刻亮了,“光脑是我的!”说着,头上伸出两片叶子,“嗖”地将光脑掳走了。

小豆芽是一个智能光脑,也不知是被谁研制出来的,功能非常强大。在网络中,它如入无人之境;在程序方面,它俨然是一个专家;即使是硬件方面,只要有能量,它也能控制一切。

它的身子是灰白的绒毛,眼睛是黑色的玻璃珠,头上竖着一根绿色的茎,茎上有两片翠绿的叶子,子叶第一次见它时,它被当成普通的公仔摆在地摊上卖。

那时子叶身上只有五块钱,想着既然出门了就买点东西,于是和小摊贩砍了半天价,三块钱成交。

一直到现在,子叶都觉得,小豆芽是她这辈子买过的性价比最高的东西,没有之一。当然,小豆芽对“东西”这个称谓表示抗议,还特大爷地表示,它跟了子叶是子叶的福气!

现在,这个专家级别的小豆芽掳走光脑时,子叶看都没看一眼,放心让他玩去,自己则唤出机器人A110对机甲进行扫描。

银符星是一个非常坑爹的星球。

第一坑是它落后,没有军事基地,没有现代化工业,这一切都是因为没天然良好的自然环境,也没有稀有矿产,星际联邦连开发的欲望都没有。

第二坑是路不好走。这不仅仅是指星球上的路,还有星际通道。有些小星球,比如猎户星,虽然环境恶劣,资源也不多,但刚好在众多大星球的包围圈中,星际通道顺畅,成了重要的交通枢纽。银符星的悲剧在于,它没有星际通道!

在银符星的上空三万米的地方,有一个巨大的虫洞,就像地球的天然大气层一样绕在星球周围,成了天然屏障,阻止星际网络、阻止外星人进入,导致了银符星的与世隔绝。

第三坑,没有网络。虫洞阻挡了星际网络,导致银符星是唯一一个无法接通星际网络的星球,即使在银符星内部,也被星际联邦使用光磁波屏障了信号。前年星球上的居民才终于研制出一种可以穿透光磁波的粒子波,开通了网络,使用银讯进行交流。

第四坑,居民成分混杂。真正的银符星土著居民已经灭绝了,也不知道是哪个星际开发者干的,现在的居民其实不能叫居民,得叫囚犯。没错,银符星因为没有网络没有星际通道环境有恶劣成就了它得天独厚的环境:牢狱。

银符星=监狱,而且是高端监狱。

住在银符星的居民,要么是高科技犯罪的科学家,要么是罪大恶极一夜炸掉多少个星球的宇宙犯罪团伙,每一个名字说出来,都能把其他星球吓得抖三抖。

当然,万事皆有例外。

子叶就是其中一个。

她以前只是飞律初级学院的普通学生,就算犯再大的罪也不可能能与科学家一起流放,更何况她没有犯罪。

刚刚看到安君烈时,她一瞬间以为他也被流放到这里来了。身为星际最强军团的团长,他要高科技犯罪易如反掌,要炸掉一个星球,也不那么难。

不过,她很快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安君烈不可能会犯那种罪,而且看安君烈的表情,根本也不像被流放的人。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和她一样,都是跌进来的。

她回头看了看倒在走廊旁边的男人,心里不由得升起一丝怜惜,不管多厉害的人,来到这里都只有两条路走:要么适应要么死。不管是适应还是死,那一身本领都是白费了。

那么有才华的男人,沦落到这里,子叶苦笑着摇了摇头。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