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实际上,在她抬头看见安君烈的一瞬间,有种世界东方玄幻了的感觉。她从来不没考虑过,自己除了再遇见了他的晚上,更没考虑过,会在这种情况下。她认识了安君烈,但安君烈不认识了她,她索性也不与他废话,以及使用在银符星练出的绝招“脸瘫”与他通过交流。脸瘫在银符星是个全面普及化很她认识安君烈,但安君烈不认识她,她干脆也不与他废话,使用在银符星练就的绝招“面瘫”与他进行交流。。...

其实,在她抬起头看到安君烈的瞬间,有种世界玄幻了的感觉。她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再遇见他的一天,更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

她认识安君烈,但安君烈不认识她,她干脆也不与他废话,使用在银符星练就的绝招“面瘫”与他进行交流。

面瘫在银符星是个普及化很高的产品。据囚犯们说,无论是面对这么强势的审查官,还是谆谆善诱的心理师,只要一直保持着面瘫,就算是神探柯南从动漫里爬出来,也无法推断出你的想法。

显然这一点子叶成功了。

安君烈不但没探出她的想法,反而被她气得晕过去了!

小豆芽伸长头顶的小豆苗,接通机甲的光脑,开始对光脑进行探查与搜索。子叶脱下手套,喝了一杯A120递过来的水,坐在走廊下休息。

安君烈的机甲里里外外都是个高端产品,能损伤到这程度,当初的战斗之惨烈,可想而知。

不过,他一定不知道,这星球进得来就出不去了。

子叶盯着七零八落的机甲部件想,到底要不要告诉他这苦逼的事实呢?

被流放到这星球上的人大多都知道自己一辈子可能就在这里终老了,看得开的嫁一个或娶一个囚犯,生个娃,日子照样过;看不开的开枪结束自己性命的也大有人在。

星球上有一个不成文规定,那就是,不告诉小孩这是一个囚犯星。因为,不知者最幸福。大多数人都愿意把自己的一生本领教给年轻的一辈,激励年轻人打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星际通道。

安君烈的加入,算不算注入新鲜血液?

子叶无声地苦笑。

算了,还是先修理他的机甲吧,这些以后再说。既然要记录数据,就必须有机甲编号,在不过此时机甲主人尚在昏迷,她就干脆自编了一个X007。

X系列代表非银符生产的机甲,需要探讨,007则因为前面有六架。

机甲修理是个妥妥的技术活。

子叶把007拆卸了之后,发现它的损伤非常微妙。有四五个损伤都接近了临界点,只要再深入半毫米,就会机毁人亡。只能说,机师不但技术高超,而且每一点都算计得十分精准。

除此之外,机甲的日常维护得也很不错。

A110已经扫描出大致的结构,子叶拿着结构图对着机甲仔细看了看,拆掉表层,让小豆芽进行深层次解析。

明白了其中的原理之后,重新组装。

因为,距离紫恒星落山只有两个小时了!

一座十米高的机甲在一夜之内修理完毕是不可能的,子叶的进行组装只是把外壳给装回去,让安君烈看到机甲还是正常的样子就行了。

至于修理,她完全可以说,金属溶解需要二十四个小时,重新凝结需要的零件需要两天,修理需要一周……反正安君烈暂时也跑步了。想到这里,子叶毫无压力地指挥机器人把关键零件放进工作室。

紫恒星缓缓坠下,天空渐渐明亮起来。

人是铁,饭是钢,安君烈就算是个铁打的男人,也熬不过饥饿这一关。天才刚亮,他就被饿醒了。

他从来没有如此深切地体会过前胸贴后背的感觉,更糟糕的是,脑袋像被针扎一样,刺痛一波又一波地袭向脑神经,疼得他皱起眉头。

肚子饿绝对不会引起头疼。

安君烈揉了揉额头,想起昏睡前子叶的那个不怀好意笑容,莫非是她在他昏睡期间动了手脚?

“太大意了!”

安君烈咬了咬舌尖,利用疼痛感逼迫自己清醒过来。早在那少年看见机甲时两眼发光的模样他就该警惕的,如无意外,他的机甲肯定遭到了毒手!

精神稍微一集中,他又感到一阵剧烈的眩晕,还没来得及坐起来,又觉得浑身无力。他略略一想,干脆装作还没清醒的样子,一动不动地在原处躺着,只是用眼睛观察周围。

院子还是之前的院子,他躺的地方也没有变过。但距离他不远的地上却多了两道机器人行走的痕迹。

一般而言,机器人行走是不会留下痕迹的,除非扛着太重的东西。这院子里可没有什么东西能把机器人压出脚印来,除了他的机甲。一股怒气直冲上安君烈的脑门,但是,他现在这种状态连未变异前的蚂蚁都弄不死……

过了半晌,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传来,安君烈瞬间闭上眼睛保持昏睡状态,同时,在心里掂量着对方的分量。

子叶的脚步轻得像羽毛一样,轻飘飘的,仿佛足不沾地。安君烈心中愈发笃定,她绝对不是普通人,如有可能,她甚至是某个星球上的杀手,她不杀他肯定还有后招!

如果她知道安君烈此时的想法,说不定得呕血。

忙了一个晚上,勉强在天亮前完成她的大计,为了不让安君烈怀疑,她睡两个小时就爬起来了,想不到安君烈还没醒。

她张嘴打了一个呵欠,用指尖揩去眼角泌出的泪花,感慨道:“外星人也忒弱了些,沾在机甲上的粒子都复活了,他居然还没醒。”

真想踹他一脚。

小豆芽从她脑袋上俯视着安君烈,晃了晃头顶的两片叶子,接口道:“脑电波都没恢……不对!”

这句话说出的瞬间,一股凛冽的杀气袭来,子叶急忙后退,但安君烈的速度更快,从地上一跃而起,手一伸,精准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他的手很大很暖,掐在她的脖子还可以感觉到粗糙的茧,他的的指甲剪得很好,但指腹刚好捏在颈部动脉上,也就是说,他只要稍微一用力,她就得悲剧。

不但偷袭,还准备下毒手呢!

子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化吓得愣了愣。小豆芽见状不对,悄悄用声波给她传音:“我刚想说他在装睡,他就行动了。安君烈果然不愧是实力派人物啊!”

子叶继续发愣。

不能怪她,在安君烈动身时她已经看到了,可她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太狠太绝,根本和她不是一个层次的。

安君烈冷冷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