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荒原并也不是无边无际,玉紫走到下午时,她的视野中,终于等到会出现了一条足有近七米宽的黄尘土道。这道路上,车轮印四处都有,从这些痕迹上的确,它但是一条来往人流众多的主干道。玉紫的心终于等到很踏实了些。黄尘土道又宽又长,几眼望将近边。但是,玉紫光是望着路上的这道路上,车轮印到处都有,从这些痕迹上看来,它还是一条来往人流众多的主干道。。...

玉氏春秋

推荐指数:10分

《玉氏春秋》在线阅读

荒原并不是无边无际,玉紫走到中午时,她的视野中,终于出现了一条足有近七米宽的黄尘土道。

这道路上,车轮印到处都有,从这些痕迹上看来,它还是一条来往人流众多的主干道。

玉紫的心终于踏实了些。

黄尘土道又宽又长,一眼望不到边。不过,玉紫光是看着路上的那些车印,马蹄印,心里便大感安慰,脚下也有力气多了。

头上的太阳,白晃晃的,颇有点热度,走不了一会,玉紫已是汗流浃背,气喘吁吁。

玉紫四下张望着,暗暗想道:这些树木野草都是郁郁葱葱的,也不知是春夏秋哪个季节?

想着想着,玉紫低着头,无奈地忖道:这个鬼地方,又有齐国,又有鲁国的,莫不成,她来到了春秋战国时代?

她只是睡了一觉啊,怎么一觉醒来,却成了这个鬼模样?

玉紫的这个身体,显然还是不错的,刚刚从死里转了一圈,却还能让她支撑这么久。

不过,在这个漫无边际的黄尘古道上走走停停一个小时后,玉紫已是手脚发软,整个人绵软无力,恨不得就此躺在地上,再也不起来了。

玉紫频频回头张望,每一次张望,看到的都是一片漫无边际的绿色,哪有半个人影出现?

这般走走停停,当太阳挂上中天时,道路的两侧,已由密密麻麻的树林代替了荒原。

一棵棵高大的,四五人才可环抱的树木直耸云霄,一走进去,一股清风习习而来,冲散了玉紫满身的燥热和疲惫。

玉紫伸手拭了拭汗,轻吁一口气,开始寻找着一处可以稍事休息的地方。

找了半个小时后,她的眼前,终于出现了一根高大的榕树,榕树粗大的根系旁,有一小片空秃的地面,这地面还挺干净的,坐在上面,可以不怕被蛇咬了。

玉紫软软地瘫倒在地面上。

当她舒展四肢,结结实实地贴上冰冷的泥土时,玉紫舒服的呻吟一声。

阳光从浓密的树叶丛透过来,斑斑驳驳,星星点点,眯着眼睛望着树顶发了一阵呆后,睡意已是绵绵而来。

不知不觉中,玉紫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睡梦中,她的嘴角扬得越来越高,越来越高,不一会,好梦正酐的她砸了砸嘴,嘟囔出声,“跟你说啊,我刚才梦到自己穿越了。”

说完,她还嘿嘿笑了两声,笑声极其清脆欢悦。

就在此时,树震林动,腥风大起!

“吼——”

一声长长的虎啸近在耳侧!

玉紫一惊而醒!

她堪堪睁开,眼神便转为失望,原来,她还是穿越了。

紧接着,玉紫嗖地一声站了起来。

她警惕地四下张望着。

正当她张望之时,“吼——”

树林深处,又是一声啸叫沉沉传来,撞入她的耳膜。

这吼叫声中,带着一种森然,一种俯视生灵的杀意,瞬时,玉紫的脸色变得苍白如纸:这,这是虎啸声!而且这声音离她好近!

她迅速地贴着树干,把自己身影完全遮挡住。

玉紫抬头望了望,这大树高达十来米,最近的一根枝丫离她也有五米开外,她根本不可能爬得上。

左右的树木都是这样,没有一棵树的树杈,离地只有二三米高的。

玉紫只是张望了一眼,便已唇色如土。

而这时,“吼——”第三声虎啸已沉沉传来。

这三声虎啸,一声近过一声,分明是向玉紫所在的方向走来!

怎么办?

玉紫脸色发白的四下张望着,向回路离开,是根本来不及,也没有用的。她一双人脚,难道还能跑过老虎?

爬树又爬不上。

最好的办法,是不引起老虎的注意,或祈求老天相助,这只老虎只是过路打酱油的。

玉紫双唇抿得死紧,一动不动地缩成一团,把自己紧紧地向树干上贴,看她那架式,直恨不得挤入树干中,或者,眼前这些大树,能突然出现一个树洞容她钻进去。

就在她屏着呼吸,苦苦祈求时,一个斑黄色的身影从树后草丛中渐渐现出身形,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这是一只体形如牛一样庞大的老虎。

玉紫只是看了一眼,便迅速地收回视线。她害怕自己的注目,会引起这兽中之王的警觉。

闭着双眼的玉紫,要不是可以清楚地闻到那越来越近的腥风,几乎要以为,那老虎已经离去了,它落地时,几乎没有任何的脚步声。

“吼——”

虎啸声更近了。

它离她只有百步之远了。

玉紫的唇抿得死紧,她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和鼻子,生怕一不小心,自己便惊叫出声,也害怕自己的呼吸声太过急促,惊动了老虎。

腥风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渐渐的,那老虎离玉紫的所在,只有七八十步不到了。

只要拐过四棵大树,一人一虎便会正面相遇了。

耳听着那老虎越来越靠近,它简直是没有半点犹豫的直向她走来啊。难不成,这老虎发现她的存在了?

想到这里,玉紫几乎有点绝望了。

可是,饶是慌乱绝望,她也没有出现任何惊乱。一直以来,玉紫便是一个很冷静的人。

“吼——”

这一声虎啸带出来的腥风,已经扑得玉紫脚侧的草叶索索摇晃。

一人一虎,已相距不足五十步了。

它,它确实是没有半点犹豫地直向玉紫走来,看来,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哎,也罢,穿越到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世界,也不知自己能活多久,迟死还不如早死。

绝望中的玉紫,闭着眼睛胡思乱想起来。

就在这时,风吹树动,一一个清亮的男子声音从左侧突然传来,“咄!好一只大虫。且逮了来食!”

呼——

玉紫叭地一声瘫倒在地!

而那只老虎,已呼地一声转过头去,微微下蹲,瞪大一双虎目冷冷地盯着从树丛中闪出的这个青年。

这是一个长相端正,身材魁梧结实的青年,他的头上戴着一顶四方四正的帽子,身上穿着一件青色的上襦下裳连在一起的衣裳。

青年的手中,挽着一柄搭了箭的弓,腰间佩着一柄剑。

那老虎一转头,青年便是低啸一声,手腕一抬,弓上之箭嗖地射出!

这青年出箭是如此迅速,老虎刚刚蹲下,那箭便已闪电般的射来。老虎头一昂,沉吼一声。

吼声堪堪出口,那箭已卟地一声,重重地射入了老虎的眼睛中!

这一下,吃痛的老虎怒了。它仰天厉吼,急冲而起,玉紫只看到一道黄色的虎影一冲而出,便吓得闭上了双眼。

风声,虎啸声,急喝声,长剑破空声中,玉紫只得一个清冷而舒缓的声音传来,“囚,助绊一力!”

“不用,主,不用!”

“。。。。。。囚上前,侯绊身侧,若有不妥,出手相助。”

“诺!”

响亮的应诺声中,玉紫迅速的,欢喜地睁大了双眼。

她走出树后,朝着左侧林间道中看去。

丛树之后,若隐若现中,出现了一辆马车,发号施令的,是那个站在马车上,手按长剑的少年。

这少年身形颀长,眉目如画,五官毫无瑕疵。不过,他那姣好得胜过世间女子的脸上,生着一副方正刚硬的下巴,和一双浓黑的剑眉。

就在玉紫向他看去时,那少年也转过头来,瞟了玉紫一眼。

他的眼神,冷漠中隐藏着淡淡的忧伤。

这少年看来只有十五六岁,他的唇抿得很紧。

这真是一个俊得可以让天下任何女人都心慌尖叫的美少年啊。

在少年的身侧,围着八个手持长剑的大汉。

就在玉紫朝着他们打量之际,她的身后,传来了那老虎的一声惨嚎!

老虎死了?

玉紫连忙回头看去。

她一回头,便看到那个最先出现的青年,把血淋淋的长剑横举在头顶,他似乎没有注意到,那剑上的鲜血,滴滴哒哒的顺着剑锋流下,沁入他汗迹淋淋的头发上,溢入他血迹斑斑的衣襟间。

那青年这般横举着长剑,朝着马车上的少年高声叫道:“主,绊今日以一人之力,杀得大虫。愿改名为虎!”

那俊美少年闻言,点了点头,沉声回道:“可,从今往后,你的名字便是虎!”

少年的声音一落,虎已欢喜地跳了起来。

玉紫见虎和绊弯下腰,准备抬起老虎动身,连忙提步,向那少年走去。

在玉紫现身时,那美少年身边的众剑客,都已肃然而立,朝她虎视眈眈地看来。

玉紫走到离那少年只有三十步的地方,便站定了。她咬了咬唇,求道:“诸位,请带我回城。”

这少年用那双明澈无情的丹凤眼,毫无感情地打量着玉紫。

这时,一个青年走出一步,他盯了玉紫一眼,朝那美少年说道:“此妇人很是怪异,见到主,不知行礼,不知问侯。”

那美少年点了点头,他声音冷冷地问道:“你一弱质女流,怎地孤身现于荒野?”

玉紫一怔,她不知道要如何回答了。

难不成,她告诉他,自己是被人抛尸荒野的?如果不说实话,她一时之间,还真是想不出完美的说辞来。

那少年瞟了她一眼,纵身跳回马车里,车帘晃动间,他冷漠的声音传出,“回城!”

众人应诺,同时转身。

玉紫见到这些人理也不理自己,便要离开,不由大惊,她急急追出几步,带着哭腔说道:“求诸位相助。”

回答她的,是扬尘而起的马蹄,隐隐中,一个声音飘了过来,“这个妇人甚是可疑。速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