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驴车慢腾腾地顺着官道,向前面驶去。驴车虽慢,玉紫的心却终于踏实了。从发现自己穿越到现在,也不过是半天时间。可这半天,却比她前面的二十五年都要辛苦,都要惊心动魄。不管如何,总...

玉氏春秋

推荐指数:10分

《玉氏春秋》在线阅读

驴车慢腾腾地顺着官道,向前面驶去。

驴车虽慢,玉紫的心却终于踏实了。从发现自己穿越到现在,也不过是半天时间。可这半天,却比她前面的二十五年都要辛苦,都要惊心动魄。

不管如何,总算有个落脚点了,以后的事,以后再想吧。

拉着马车行走的两匹驴,着实是老了,那皮毛已经是稀稀疏疏,步履中带着一种疲惫,便如坐在驭夫位置上的老人。

两人走了一会,玉紫问道:“众人如何称呼父亲?”到了现在,她还不知道老人的名字呢。

老人笑呵呵地说道:“父亲奴隶出身,本是无名之人。然,上任国君在时,赐父名为宫。”

他说到这里,转向玉紫说道:“我儿乃妇人,应是没有称呼,为父得替你思得一名。”

玉紫连忙接口道:“父亲,我名玉紫。”

“玉子?”老人朝她看了一眼,摇头道:“‘子’之一字,乃贵称,当今之世,要有了大功德大学问的人,才可在名字后附上一个‘子’字。儿,你就唤玉吧。玉润而美,有贵人之气,与你倒也相合。”

玉紫连忙点头应了下来。

两人一边说,一边走,终于在太阳渐渐西沉时,来到了城门口。

石建的,斑斑驳驳的城门上,树着一根旗帜,飘舞着羽毛和牛尾的旗帜上,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大字“曾”。

玉紫盯着那个曾字,问道:“父亲,此是曾城?”

老人咧着干巴的嘴唇,呵呵笑道:“然也,此是曾国。”

问了几句,玉紫方才知道,这个曾国,现在是大国齐国的附属国之一。曾国方圆只有三百里,共有三座城池。眼前这座城池,是曾国的都城所在。

驴车进入了曾城。

曾城中很热闹,无数个赶着驴车,头戴着竹制高冠的士人穿来穿去,而在道路中趾高气扬地行走的,还有一些手握长剑,面露凶戾之色的武士。

夹在这两种人中的,也有一些消瘦而畏缩的庶民,那些庶民,都只是穿着最普通的麻衣,草鞋。

玉紫好奇地张望了一番后,她突然发现,这些人好似都不高,大多数人都只有一米六左右,只有那些佩剑的武士们,才勉强达到一米七。而且,这些人的肤色,大都带着一种憔悴的苍黄,似乎长期处于营养不良中一样。

奇怪了,在树林中遇到了美少年,那一行人可是个个都很正常啊,他们的身高,最矮的也有一米七,那个美少年更是有一米八左右呢。

玉紫却不想想,如美少年那些人,一看就是贵族出身,自小摄入的营养远远丰富过常人,自然也会长得高一些了。

玉紫和老人一进城,便引得不少人向他们看来。

当然,这些目光,多数是冲着玉紫而来的。

对于自己的相貌,玉紫在溪水中见到过,她肤色白嫩,身高约一米六左右,五官清丽端秀,在玉紫看来,她这个长相,与她前世时一样,走在现代的街道中,也就是个中等偏上的姿色。

可是,这一进城,便有好几十双目光聚集在她脸上,那毫不避讳的打量和惊艳,让玉紫觉得,自己还是一个长相不错的美人呢。

众人的目光太过灼热,玉紫有点不自在了,她微微侧头,目光转向她的父亲。

她的父亲,好整以暇的坐在驴车上,与刚才不同的是,他的腰背挺得笔直,浑浊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意,而且,他的右手,按在他腰间的佩剑上。

众目睽睽当中,驴车继续不紧不慢地向前驶去。

在驶出了二百米开外,一个手持长剑,长着一张国字脸,嘴角有着一道狰狞伤口的武士走了出来。

那武士挡在驴车的前面,抱着剑朝老人一叉手,笑道:“宫老丈,怎地出城一趟,便载回了一美人?”

老人抬起头,他淡淡地瞟了那武士一眼,微一点头,说道:“她是我新认的女儿,名玉。”

老人说到这里,似乎害怕众人没有听清,声音一提,嘶哑着强调道:“此是我女,名玉。”

说罢,他手按剑柄,一双浑浊的老眼,虎视眈眈地扫视过周围众人。

老人的目光到处,众人纷纷垂头,避开他的视线。

玉紫看到这里,大为吃惊:原来,她这个老朽之极的父亲,在这个地方,居然有点威严呢。

在玉紫寻思之时,一阵议论声纷纷而来,“此姝甚美,虽曾伯**亦不多见。”

“宫老从哪捡得这万中挑一的大美人为女?”

“咄!宫老为人古板,休得多言。”

“此姝名为玉。玉者,贵人之佩也,莫不成,此姝大有来历?”

众人的议论声,不断地传入玉紫的耳中。

听着听着,玉紫的嘴角已是不受控制地向上扬起。她低下头,悄悄的以袖遮脸,掩去一脸的笑容。

她得意地想道:我这个相貌,明明只是清丽而已,在这里居然是万中挑一的美人?哈哈哈,我也是万中挑一的美人了,真捧!

玉紫确实很得意,想她当初,看到这个明星那个明星整容啥的,也曾幻想过,有一天自己中奖中了几亿,也花个几百万整整。人生嘛,就这么几十年,怎么也得过一过大美人的瘾。

她哪里想到,就凭着这同样的清丽容颜,她在这个世界,居然是万里挑一的大美人?哈哈哈,真是好玩。

这一刻,玉紫突然觉得,穿越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

驴车继续向前驶去。

玉紫发现,围观她的人虽多,可是这些人也只是远远地看一看,偶尔有几个跃跃欲试的武士,也被身边人扯了下去。

看他们的眼神,似乎对她这个便宜父亲很是敬畏呢。

当驴车驶入一条破旧的巷道时,周围总算安静下来了。

忍了好久的玉紫,终于忍不住问道:“父亲,他们似乎有点惧怕你?”

老人笑了笑,他的腰背挺得更直了,那沟壑纵横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得意的笑容,“父在齐君身边,也是勇武之士。现在虽然年老体迈,但是在这小小的曾国,还是无所畏惧的。”

玉紫瞅着老人一脸的得意,不由抿着唇,笑弯了双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