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二天一大早,按照昨天上探讨的分工,醒过来后的四个人洗簌之后,立马行动中出。林母先去准备早饭,想起以后要省吃俭用,精打细算的林母把昨天的剩饭剩菜统统留了下去,做了个大杂烩炒饭。虽然是剩饭剩菜,虽然经林母的手做出,但是非常美味,并且昨天上大家吃林母先去准备早饭,想到以后要省吃俭用,精打细算的林母把昨晚的剩饭剩菜全都留了下来,做了个大杂烩炒饭。。...

第二天一早,按照昨晚上讨论的分工,醒来后的四个人洗漱过后,立刻行动起来。

林母先去准备早饭,想到以后要省吃俭用,精打细算的林母把昨晚的剩饭剩菜全都留了下来,做了个大杂烩炒饭。

虽然是剩饭剩菜,但是经林母的手做出来,还是相当美味,而且昨晚上大家吃得少,今早一锅炒饭吃了个干净,当然一半都进了林昱的肚子。

吃完早餐,老林到杂物间拖出一个大包,作为一个夜钓爱好者,照林母的话说,鱼没钓到几条,装备倒是买了一箩筐。

老林翻了翻,各种型号的钓具、夜光漂、荧光棒,这些东西估计用不上,他也就没拿出来,夹层里面的驱蛇粉、驱蚊剂,还有LED夜钓灯、打火机,这些他都掏了出来,一股脑全带上,塞进了包里。

林昱和林安也各自准备了一个背包,林昱包里装了一卷尼龙绳和家里的小药箱,以备不时之需,林安包里只放了些暖宝宝和两条吸水巾,用于保暖防寒。

在大家各自收拾的时候,林母锅里的包子也已经蒸上了,等全部准备妥当,厨房里也散发出阵阵包子的香味。

“我给你们都准备了三个包子,一壶水。”

林母把包子和保温瓶塞进各自的背包里,看到光着脑袋的林昱,赶紧问道,“我给你的帽子呢?怎么不戴上?”

林昱不好意思的后退了一步,抹了把自己的脑袋,“妈,算了吧,你那帽子上面还绣了花,我一个大老爷们儿戴那个太娘了。”

“娘?现在还管得了娘不娘!臭小子,拿来!”说完,从他兜里把棉帽子拽了出来,摁着他的脑袋,强行给他戴上了。

早已乖乖戴上白色棉帽的林安,看着她哥脑袋上的帽子,两朵姹紫嫣红的牡丹花,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然后屁股就被某人用力踹了一脚。

看见两人还在那打闹,林母叉腰厉声道,“好了,东西都带齐了吗!”

犹如老鼠见了猫的兄妹两乖乖的点点头,林母扫了他们一眼,指着餐桌上的刀具说,“自己挑一把顺手的。”

林昱看着桌上的菜刀、剔骨刀、水果刀、砍刀,心想这怎么搞得跟上阵杀敌一样,不过这话他没敢说,摸了摸鼻子,挑了把砍刀,默默的站在了一边。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天高云淡,很适合郊游,站在门口整装待发的一家四口,模样打扮像是要外出野游,但神情却冷峻严肃,看起来有些怪异。

老林最先迈出第一只脚,足足等了十来秒,他才迈出第二只脚,站在旁边扶着门等待的林安不知怎的想起了——这是我的一小步,却是人类的一大步。

老林出去后,然后是林母,又等了一会儿,感觉没有什么异常后,才允许林昱和林安走出来。

脚踏实地的站在外面,看着自家房子孤零零的静立在这片荒原之上,有一种说不出的荒谬感。

“咦,居然能用。”

林昱拿着手机,屏幕上的指南针左右摇摆,“不过,只有方位,没有经纬度哎。”

他拿着手机,在原地转了一圈,发现手机上只有表盘,并没有显示这里的经纬度是多少。

而房子所在的位置,在表盘的刻度上是东南125方向。

除了林昱的手机外,其他三人的手机都没有这个软件,全都围了过去盯着他的手机看。

老林拍了拍林昱肩膀,“嘿,这个好,不愧是花大价钱买的,等一下咱们回来也不怕迷路了。”

按照之前的打算,为确保安全,大家先在房子周围查探了一番。

一览无遗的荒原,视线极其辽远开阔,林昱和林安在附近转了转,发现除了自家大门对着的那边,有片看不清的密林外,其余尽是看不到头的荒野。

老林绕着房子走了一圈,发现除了和老李家相连的那面墙,以及连着电梯的那面墙是土黄色的外,其他地方倒是没什么变化,还是原来的外型装饰。

林母把早上扔出去的拖鞋捡了进去,锁上大门后,把钥匙放在贴身衣服的口袋,用手拍了拍,招呼几人道,“好了,那咱们走吧!”

印有17A门牌号的房子前,凝神远望的一家人心绪万千,满怀忐忑的朝着黑色荒原走去。

褐黄泛黑的野草,踩在上面会发出清脆细碎的声响,滋滋声在空旷的原野上特别明显。

走了不到一里,穿着一身浅黄色羽绒服的林安,就出了一声细汗,“怎么这么安静啊?”少女瓷白的小脸透着健康的红晕,一双圆溜溜的杏眼四处打量,像只刚出洞警惕的小兔子。

嘎啊——!

似乎是为了反驳她的话,一声不知名动物的长鸣,从前方的林子里乍然响起。

“这、这是鸟叫吧?”

止步不前的四人,听到声音的瞬间集体停了下来。

“——应该是吧,动物世界里面好像说过,有些鸟的叫声比较奇怪。”

林昱嘴上如此说,但脚步却半分没往前移,眼睛不住的扫射远处树林,想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发出的声音。

又等了几分钟,确定没有什么异常后,一家人才继续往前,不过并排行走的四个人靠得更紧了。

像探地雷一样,紧张的四人又走了十来分钟,此时,距离那片树林已经不足百米。

走在林母右侧的林安,挽着林母手臂,若有所思看见眼前的树林,“妈,这林子看起来感觉有些奇怪。”

“哪里不对劲么?”林母一听这话,立刻拽着旁边的林昱停了下来,老林也握紧了手中的菜刀,看着自家丫头。

“你们看,这些树长得并不怎么茂盛,但里面却黑漆漆的,按理说这么大的太阳,里面应该光线充足,不应该这么黑啊。”

如此一说,其余几人也发现了端倪。

再次停下来的四人,已经能清楚看到外围的树木,有点类似白桦树,树干修直纤细,枝叶扶疏,并不茂盛,但是不像白桦树洁白的树皮,这些树的树皮、枝干甚至连树叶都是暗黑色的。

分布并不密集,枝叶也不繁茂,本该透亮的林子里,却暗沉沉,可视度极低。

“确实有点奇怪。”林母皱眉犹豫起来。

林昱虽然也心里打鼓,但他不想就这么回去,“咱们都已经走到这儿了,还是进去看看吧,爸,你不是带了手电筒吗?”

老林从包里把夜钓灯取出来,打开灯,LED灯的白光聚在地上,“对啊,丽珍,咱们出来不就是打探情况的么?”

纠结的林母此时也拿不定主意,如今发生的一切,完全是在挑战她四十多年的认知,尤其涉及到一家人的安全问题,她就更需要慎重斟酌了。

“现在八点不到,时间还早,等一个小时,看看情况再说。”

话语权在保守派那边有什么办法,作为冒险派的林昱撇撇嘴,晃悠了会儿,无聊的一屁股坐在地上,薅着地上的野草,心想女人真是麻烦,特别是上了年纪的女人。

漫长的一个小时,期间除了之前那种奇怪的鸟叫声外,林子里再没有其他的动静,光线依旧暗沉,日光似乎被阻隔在了树林之外。

九点钟一过,“妈,咱们走吧,进去看看,要是见势不对就撤呗。”跃跃欲试的林昱,经过一个小时的等待,早已磨光了那点害怕,只剩下浓厚的好奇心在鼓动。

林母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心里仍不放心,但她知道现在情况特殊,适当的冒险也是有必要的。

再次动身的四人,终于踏进了那片神秘的树林,刚一进去,明亮度瞬间降低了不少,越往里走,光线越暗,走了不到五十米,老林就不得不打开夜钓灯。

“大家都跟紧点,林昱你慢点儿,别往前蹿。”林母招呼着,生怕有人走散。

林安从一进来就觉得心慌,她的一只手被林母紧抓着,另一只手掏出了兜里的手机,打开了手电筒,照着身侧不足一米的范围,灯光所到之处,全是黑色,没有一点色彩。

黑色落叶,黑色的树,黑色的土地连荒草都不生,从没见过的怪象,让林安心里很忐忑,而且她总觉得这里面有股奇怪的味道。

同样感觉不妙的还有林母,只是林昱那小子,一个劲往前冲,果然是让他吃得太饱了,力气多得没地方使!

“林昱!给我站住!!”

“怎么了?”突然被叫停的林昱一脸懵的转过头来。

“你一个人往前冲个什么劲儿!”林母凑上前去,拍了他一巴掌,“我感觉这里有问题,咱们先出去。”

“啊?就这么出去啊,说不定再往前走点儿,咱们就能走出去了!”林昱不死心,他想走出这片黑色的树林,看看对面是什么。

“不行,今天先回去。”林母霸气的一把拽住他的胳膊,用力往回拖,拽了一下没拉动,手顺势滑到了他的手腕处。

手掌湿滑的触感让林母愣了一下,意识到不对劲后,她猛地转过身,一把抬起林昱的手臂,借着微弱的灯光,几人看到鲜红的血液,正沿着他的手背不停往外流。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