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啊!我手怎么破了?”林昱本人是一脸吃惊。老林把灯聚在儿子的手上,鲜血淋漓的手背,被拨拉出一个大口子,“你自己什么时候伤的不明白?”林昱摇了摇摇头,“不明白啊,完全没感觉!”“安安,快把药箱拿出。”“哦,好的。”呆住的林安赶快去翻林昱的老林把灯聚在儿子的手上,鲜血淋漓的手背,被划拉出一个大口子,“你自己什么时候受伤的不知道?”。...

“啊!我手怎么破了?”林昱本人也是一脸惊讶。

老林把灯聚在儿子的手上,鲜血淋漓的手背,被划拉出一个大口子,“你自己什么时候受伤的不知道?”

林昱摇了摇头,“不知道啊,完全没感觉!”

“安安,快把药箱拿出来。”

“哦,好的。”愣住的林安赶紧去翻林昱的背包。

帮他缠绷带的林母疑惑道,“不痛吗?”

“不痛啊,一点感觉都没有,真神奇!”

“傻小子,你以为这是什么好事吗。”林母恨不得揍这个傻儿子一拳,真不想承认是自己生的。

“妈,你快看!”

安静站在一边的林安突然大叫,顺着她手机的灯光,几滴落在地上黑色落叶上的鲜血,正一点点渗透进去,短短几秒钟,已经看不见滴落在上面血液的痕迹。

这是......吸血!?

见到此状,围在一起的四人都大惊失色,如果说连落叶都吸血,这是个什么地方可想而知了,这根本不是什么树林,而是一个会吸血的魔窟啊!

“走走走,赶紧走!!”胡乱把绷带缠了一下,林母匆忙的拖儿带女往来的方向走,只不过,刚才来的时候还挺松散的树林,此时却变得拥挤起来。

“有没有觉得这些树变密了。”

走在最前头打着灯的老林,扫视四周,这下连他也意识到不对劲了。

“儿子,看看你的手机,咱们走的方向是不是不对啊。”

依旧往前走的四人,像是一群暗夜中秉烛的游人,惶然的四下观望。

林昱打开手机,手机上的表盘指向的方向并没有错,“没错,是这条路。”

可是越往前走,树越来越密集,牵着一双儿女的林母三人,甚至要侧着身子才能走过去,这明显不是他们刚才走过的路。

“刚才来的时候这些树并没有这么密啊,哥,是不是你的手机坏了,咱们走错方向了吧。”

“应该不会。”林昱低头看着手机,随着他左右摇摆,表盘跟着左右转动,“会不会是这些树在移动啊?”

“怎么可能!”林安立刻反驳,树怎么可能会动,这是三岁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

嘎啊——

突兀的怪声一响,林母三人瞬间陷入了漆黑——刚才走在前面的老林不见了!

“丽珍!!”

从两棵树中间挤过去的老林,在听到那个声音时,立刻就转过头,看到后面的树完全闭合成一堵树墙,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大叫出声。

“听得到么老林!”

“爸——!”

树墙后面传来了三人的声音,“你们没事吧!”老林扑倒那堵树墙上,用力的拍打漆黑的树干。

林母这边,林昱和林安都打开了手机的手电筒,但是灯光十分微弱,看来这个树林不仅吸血,还吸光。

“这些树真的能动,妈,怎么办啊?”林昱一砍刀劈到树干上,愤愤的用力拔下来。

“老林,这些树能动,咱们得想个办法出去。”

说话的过程中,林昱又砍了两刀,但并没有给它造成多大的伤害,漆黑的树干上只留下了几道不深的痕迹。

很快对面也传来了砍树的声音,“这树还真硬”,还没砍上几刀,老林就发现手里的菜刀卷了刃。

林昱大开大合的猛砍了半天,喘着气凑上去一看,才砍了拇指粗个口,“这样不行,等会儿树没断,刀先断了。”

林安举着手机,看着面前黑漆漆的树墙,“哥,要不用火试试吧。”

“对对对,用火烧死这丫的!爸,打火机在你那儿吧!”

“等等,这要真燃起来,咱们也会被烧的。”林母赶紧阻拦道。

老林从包里掏出打火机,听到这话,先捡了地上的一片黑色树叶点燃了。

滋啦,被火一燎,黑色的叶子打着旋,迅速扭曲成条被点燃,冒出一股有怪味的黑烟。

“叶子很易燃,这玩意儿应该怕火!”

老林把打火机对准其中的一棵树,带着腥味的黑烟很快升腾弥漫,烧了还没半分钟,又是嘎啊一声,被烧的那棵树像是终于耐不住,往旁边移开了!

看到从对面透过来的光,林母高兴的大呼一声,“太好了,老林你没事吧!”

透过树的缝隙,老林满脸都是汗,“没事,你们等等,我再烧几棵。”

过了几分钟,那排树墙终于露出一人宽的缝隙,被隔绝在另一边的三人赶紧跑了过来,重新聚在一起的四人难掩激动。

“咱们得做个火把,有了火,就不怕这些树作怪了。”老林举着灯,看着前方依旧密集的树林。

话虽如此,但做个火把并不容易,因为地上除了零落的树叶,根本没有树枝之类的易燃物,而长在树上的树枝,最少离地五米,根本够不着。

不过这对林母来说不是什么大问题,“安安把吸水毛巾拿出来,林昱,药箱里面酒精给我,还有尼龙绳。”

围成一圈的四人,看着林母将毛巾用尼龙绳绑在砍刀上,然后在毛巾上淋上医用酒精,很快一个短小简易的火把就做好了。

老林把灯递给林昱,接过林母手中的砍刀,把火点燃,橘色的火光跳动,将这个阴暗的树林衬得鬼影重重。

做好火把,一家人不再耽搁,老林举着火把,依旧走在前面开路,林昱给他打灯,林母拿着林昱的手机,林安跟在后面像只警惕的小兔子,四处观望。

一遇到紧凑的树,老林就举着火把一烧,于是树林里不时响起嘎啊嘎啊的怪叫声,想来他们之前听到的怪声,根本不是什么鸟叫,应该是这些树在搞鬼。

好在四人本就没走多远,有了火把相助,出来的速度快了不少,等看到远处的日光时,一家人都有种逃出生天的喜悦。

“我靠!终于出来了——”再次站在那片贫瘠的荒原之上,林昱高举着双手,痛快的大叫,也不管会不会被老母亲揍了。

林母此时也没心情搭理他,坐在地上长吁了口气,虽然逃了出来,但是心里的那颗石头依旧沉甸甸。

这个地方连树都这么古怪危险,他们到底到了一个什么地方啊!?

休息了一刻钟后,回家的路上,一家人讨论起刚才遇到那个黑色怪树林。

“那个树林感觉跟个陷阱一样,先诱惑猎物进去,然后关起来吸血,跟成了精一样,真是可怕。”老林拍着胸口,摇头感叹。

“对啊,而且被吸血的人都没有感觉,最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林昱看着自己缠着绷带的右手,照到太阳之后,开始有刺痛的感觉。

听到这话,林母用力的在他的后脑勺拍了一巴掌,痛得林昱啊呀大叫,“你还敢说,说了别冲得那么快,跟个脱缰的野马一样拉都拉不住,这下长教训了吧。”

“对,哥,以后咱们得更谨慎一些,这里,毕竟和我们之前......不一样了。”

一路上大家七嘴八舌,当熟悉的家门出现在眼前时,林安体会到了什么叫归心似箭,清亮的大眼看着紧闭的家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

今天这一趟心惊动魄的出行,让她清楚的意识到,那个安全熟悉的世界正在离她远去,陌生而古怪的新世界令她感到不安。

坐在沙发上的四人,都有些神思不定,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到那个古怪树林的惊吓,林母感觉脑子有点迷迷糊糊。

“林安,去房间睡。”

啃着包子的林昱,推了一把靠在自己身上的林安,但没推动,他扭过头去看,发现林安已经顺着他的胳膊倒在了他身上。

林昱嫌弃的又推了两把,还是没动静,“醒醒,自己去房里睡啊!”

“喂,林安,林安——”林昱拍了拍她的脸,我天,好烫啊!意识到不对劲,林昱立刻喊林母,“妈!林安发烧了!”

最先昏倒的是林安,然后是老林,林母,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不知所措的林昱,先后把几人放到床上,还没来得及给他们喂退烧药,就两腿一软,栽倒在客厅中。

最先清醒的也是林安,不知道自己昏迷过的林安,打着哈切走出房间,看到四仰八叉躺在客厅中的人,整个人一愣。

她没认出林昱,因为他周身被一层黑雾包裹,黑雾随着他的呼吸舒张,像是裹着一层会呼吸的膜。

认出林昱后,林安吓得赶紧大叫爸妈,叫了半天,却无人回应。

当慌张的林安推开爸妈卧室的门,看到床上同样的两团黑雾时,指尖颤抖,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

怎么回事?他们怎么都变成这样了?

自从莫名其妙来到这里之后就惴惴不安的林安,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跪在床前不敢碰他们,只能一声声的低泣呼唤。

一刻钟后,抱膝坐在门口的林安,眼睛肿得像核桃,声音也哭哑了,发泄一通之后,整个人渐渐冷静了下来。

她看着包裹的那层雾气,越来越小,之前还像个茧,如今却像一层淡淡的薄纱盖在他们身上。

林安有种预感,这些黑雾完全消失之后,他们就能醒过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