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十来分钟后,一阵呻呤声响了,林安立刻站了出来,疾步奔到床前,很紧张的盯着二人。老林一睁开眼睛眼就看见哭得像个泪人的林安,趴在床边,泪眼汪汪,这丫头怎么了,林昱那臭小子被欺负她了?“怎么啦,安安,怎么哭啦?”老林坐出来,宽慰的摸了摸她的头。林安也再说老林一睁开眼就看到哭得像个泪人的林安,趴在床边,泪眼汪汪,这丫头怎么了,林昱那臭小子欺负她了?。...

十来分钟后,一阵呻吟声响起,林安立马站了起来,快步奔到床前,紧张的盯着二人。

老林一睁开眼就看到哭得像个泪人的林安,趴在床边,泪眼汪汪,这丫头怎么了,林昱那臭小子欺负她了?

“怎么啦,安安,怎么哭啦?”老林坐起来,安慰的摸了摸她的头。

林安也不说话,就一个劲儿的掉眼泪,这把老林急的,赶紧下床就要去找林昱的麻烦。

林安还没来得及说话,心疼女儿的老林就已经健步如飞冲到了门外,自从懂事之后,已经好久没见这丫头哭成这样了,林昱这臭小子是不是皮痒了。

“林昱!林昱你给我过来,你是不是欺负安安了,躺在地上装死也没用,给我起来!”

老林刚准备用脚叫他,林安赶忙拉住他的手,“爸,爸,不是哥哥的原因,是因为、因为......”林安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们身上的异状。

“怎么啦?”醒过来的林母听到外面的动静,也走了出来。

“妈——!”

“怎么啦这是?”林母看着扑到自己怀里的小女儿,拍了拍她的肩膀,“林昱这小子怎么在地上躺着呢?”

看到家人都没事,林安总算定下心来,抬头忧虑道,“妈,你和老爸刚刚昏迷了。”

“昏迷?”

“嗯,我叫了你们好久都没有反应,而且、而且你们昏迷的时候身上缠绕着一层黑气,哥哥也是,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敢动你们,还好那些奇怪的黑气消失之后你们就醒了。”

似乎是为了验证她说的话,躺在地上的林昱哼了一声,揉着脖子慢慢坐了起来。

林安赶紧蹲下来,凑过去抓着他的胳膊,“哥,你没事儿吧。”

“啧,别碰我,脖子疼,好像落枕了。”说着烦躁的皱着眉,慢悠悠转了转脖子。

突然想起什么,林昱揉着脖子的手放在林安的额头上,过了几秒,“哎?不烧啦,不是,不烧了你哭什么啊,娇气。”林昱看着她红肿的眼睛,嫌弃的扯着她胳膊站起来。

“发烧?”林母把手贴在林安的额头上摸了摸。

“是啊,之前你们都发烧倒在客厅了,我把你们背到床上,还没来得及给你们喂药,就不知道怎么躺这儿了,哟哟哟,我这脖子。”

老林两口子对视一眼,这话放在以前他们自然不会信,但如今这个境地,什么奇怪的事他们都要严肃正视了。

“又是发烧,又是黑气的,来来来,你们两跟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儿?”

老林扯着两个孩子往客厅沙发走,还没坐下,三个人突然顿住,老林撒开两人,快步朝着阳台上跑过去。

两兄妹也紧随其上,站在阳台外的三个人,看着外面的场景,眼里不断闪过惊诧和疑问。

“这是哪儿啊?”

“怎么又换地方了?”

凋敝破败的高楼,被绿色的藤蔓紧紧缠绕,像是被无数条绿蛇勒住的巨人,暗黄斑驳的墙面被侵蚀得坑坑洼洼。

放眼望去,这座城已经荒废很久,各类植物浩浩荡荡返土重来,重新占领了城区,冲破水泥和钢筋,扎根在死气沉沉的建筑中,显得生机勃勃。

颓废的旧城死气,与破土而生的旺盛生命力纠缠,构造出一种异样的末日美景。

他们所在的这栋楼,同样也在劫难逃,小臂粗细的褐色藤蔓,从楼下的室内扭缠而上,伸到阳台上的绿色阔叶,精神奕奕的靠在围栏上。

绿叶油面反射着阳光,与微风相送,招摇的赞颂着生命与光明。

林母扶着阳台围栏往四周看了看,他们所在的楼层不高,户外的连廊已经坍塌,徒留两截光秃秃的断层。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睡了一觉,又给我挪窝了!”

手贱的林昱戳着伸进阳台的绿叶,浓眉蹙到了一块儿,显然十分郁闷。

“林昱,现在什么时候了?”林母脸色也是凝重如水。

“啊?时候......”不明所以的林昱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一看时间,双眼瞪大叫了一声,“我靠,十点半了!”

“——晚上十点半!”

“不可能吧!”看着头顶明晃晃的阳光,老林掏出了自己的手机,结果屏幕上赫然亮着“22:32!”

“怎么到晚上了?明明......”

再次陷入沉默的四人,脸色都不好看,快速眨着兔子一样大红眼的林安,像是在思索着什么,然后开口戳破了这种假象的宁静。

“我想,这里的时间,应该和我们之前去的那个地方的时间,并不是同步的。”

“我们又被传送到了另一个新的世界,可是,原理是什么?目的是什么?”

林安说完,旁边的林昱插了一句,“我觉得,我的身体可能出现了问题。”

一听这话,低眉沉思的林母,焦急的刚要询问,就听到他不敢置信的说,“这个点儿了,我居然还不饿!”

“我中午才吃了三个包子!晚饭也没吃,但我现在一点都不饿,甚至还感觉有点饱!”他摸着自己的肚子,砸吧一下嘴,真是奇了怪了。

担心的林母提上的一口气,咻的就漏了,没好气的捶了他一拳,“除了吃,你脑子能不能想点有用的。”

林安抿嘴笑了一下,转眼又皱起了眉头,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然后,嗝——

她刚刚打了个饱嗝!?

虽然这个饱嗝很秀气声音也不大,但是却引起了其余三人的注意。

“安安,你也很饱对吧,是不是感觉像是吃了五份加量的鸡腿煲仔饭!”林昱像是找到知己一样,搂着她的肩膀摇了摇。

老林两人疑惑的看着两个孩子,那点儿担心还没冒出头,心下一忖,结果发现自己居然也有同样的感觉!

“这,有点奇怪啊!”老林捂着肚子,脸上纠结得像是刚刚得知自己怀有身孕的未婚女子,“没吃东西怎么还这么饱啊!”

猜不出为什么,比起这种不重要的小异常,显然眼前这个陌生的世界更加需要他们费精力去思考。

“既然不饿,那等会儿一起出去看看吧!”

这次林母主动提出出门,也是形势所迫,异像依旧不断,既然不能退而偷生,那就得想办法进而找到求生之道。

最关键的是,家里存粮不够了啊!

之前打算找食物的计划已经泡汤了,这次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找到吃的,毕竟,家里还有一只一顿能吃五份煲仔饭的神兽!

她这一提出来,林昱自然拥护叫好,而多思多虑的林父和林安,纠结一番过后,最终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选择顺势而为。

需要准备的东西并不多,之前出门的装备也还在,林母给大家换了几把新的刀具,老林趴在门上听了一会儿,又隔着猫眼瞄了瞄,才轻手轻脚的慢慢拧开门锁。

开了门,老林像只试水的王八,谨慎的探出头,空荡荡的楼道,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但光线充足,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什么异样,老林这才招呼身后的几人一起出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