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提着菜刀的老林在前面领头,猫着腰,鬼子入村像,贴着脱落下来的墙面,一级一级往楼下迈步走去。跟在后面的林昱,换了一件黑色的卫衣,这里要比之后的那个世界温暖的许多,他手里的拎着一把剔骨刀,没了绣花帽子的解开封印,身高腿长的小伙子看出来精神多了。林安脱跟在后面的林昱,换了一件黑色的卫衣,这里要比之前的那个世界温暖许多,他手里同样拎着一把剔骨刀,没了绣花帽子的封印,身高腿长的小伙子看起来精神多了。。...

提着菜刀的老林在前面打头,猫着腰,鬼子进村一样,贴着脱落的墙面,一级一级往楼下缓步走去。

跟在后面的林昱,换了一件黑色的卫衣,这里要比之前的那个世界温暖许多,他手里同样拎着一把剔骨刀,没了绣花帽子的封印,身高腿长的小伙子看起来精神多了。

林安脱了羽绒服,换了一套轻便的蓝色运动服,双手拽着背包带子,紧跟在林昱后面,水润的大眼提溜转悠,猫儿般轻巧小心地避开地上碎裂的玻璃渣子。

林母最后收尾,轻轻带上门锁好之后,紧挨成一串的四人不紧不慢的向楼下行进。

他们所在的楼层并不高,落在地上的楼牌锈掉了,依旧能看出写着“五”,但这短短的距离,几人却走了将近十分钟。

压抑狭窄的楼道除了轻缓的脚步声,再没有任何其他声响,这种落针可闻的寂静,着实令人不安。

按捺着无声的恐慌出了楼,看着头顶空旷碧蓝的天,几人才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

“这里怎么半个人都没有啊,想问问情况都不行。”林昱摸了一把鼻唇冒出的细汗,燥热的拽着衣领子敞气散热。

楼下原本应该是一条公路,但现在已经被半人高的杂草,异军突起的绿植彻底侵占,水泥路面被生生撕裂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纹。

“不管什么情况,都警醒点,林昱,你给我老实点别乱窜听到没有,按照之前说好的,大家集体行动!”林母举着手里的砍刀扬了扬,明晃晃的冲他警告。

自知理亏的林昱,挠了挠脖子,低眉顺眼道,“哦,知道了。”

站在楼下观察了一会儿,最终几人商量,选了一个看起来比较空旷的方向。

“那就往那边走看看吧,虽然咱们这趟是出来找吃的,但还是要以安全为主。”

林母又反复交待了几句,再次敲了遍警钟,这才踏上那条荒草丛生的公路。

林安想起之前看过的一个纪录片,如果人类从地上消失,世界会演变成什么模样。

看着两侧被藤蔓缠绕包裹的建筑,几乎看不出原本模样,和纪录片中所推演的一致,人类留下的痕迹被自然之力侵蚀冲刷,再卓越辉煌的建筑,也会沦为颓垣坟场。

而人类眼中毫无反抗之力的植物,却以强韧不屈的姿态,向死而生,彻底抹掉那些自以为是的永恒印记。

起初几人还提着心,惴惴不安,但在这绿色建筑构造的丛林中,走了半个小时,只感受到暖阳清风,满眼苍翠,半点异样没有,几人不免慢慢放下心来。

老林咕嘟嘟灌了几口水,抹掉头上的汗,“不得不说,这里的空气真的不错啊。”

干净的草木清香,吸进肺里,就像喝了一口醇香的好茶,忍不住回味余韵。

“不过也是奇怪,咱们走这么远了,居然一个活物都没看到!”林安也喝了几口水,润了润嗓子,纳闷的四处观望。

这么一想,之前觉得平静无波的荒城,似乎又闻到了一丝诡异不安的气息。

“再往前走半个小时,如果依旧没有收获的话,那就先返回,换个方向找找看。”

这里也不知被荒废了多久,就算有食物保存也肯定不能吃,只能指望看有没有意外的收获。

似乎是感应到他们的期盼,沿着主道又走了十来分钟,林安最先看到那棵独辟蹊径的橘子树。

“你们看!”林安指着不远处的楼顶,有些激动,“——那儿有棵橘子树!”

在一片翠绿之中,那团灿烈的黄艳艳特别明显,虽然长在楼顶,但是这棵橘子树挂果非常好,枝头累累,甚至有几枝垂落在围墙上,快要被扯断了。

“走走走,这一树橘子搞回去,咱们今天这一趟就没白跑!”

林昱撸着袖子,像点燃了斗志的蛮牛,埋头就要往楼里面冲。

林母一把拽住他后脖子上的卫衣帽,勒得他连呛了几声,及时把他刹住了车,“等等!你个臭小子,硬是不长记性,急什么,它长在那儿又不会跑!”

“咳咳——妈,这里半根人毛都没看到,还等什么啊!”

林昱扯回自己的帽子,觉得她有点过度谨慎了,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你妈的,小心点总没错。”老林在旁边帮腔,提着菜刀走在了前头。

这一栋楼之前估计是办公写字楼一类,虽然家具、装潢都已经烂得看不出样子,乌糟糟一团甚至有些地方都长了苔藓,但根据内部格局,肯定不是居民住宅楼。

踩着地上一掌厚的泥渍污垢,避开头顶脱落悬挂的墙皮,几人重整队伍进到楼内。

刚上二楼,就看到中间的地面不知为何破了霍大一个洞,“小心脚下!”

老林带着大家沿着墙根,绕过那个洞,担心还有其他松脆的地方,老林每一次下脚都非常谨慎,毕竟这些房子可比危楼稀脆多了。

绕到三楼楼梯,老林突然止住了脚步,往上看了一眼。

“怎么了?”最后面的林母看队伍突然停下,压着嗓子轻声问了一句。

“没事,楼上光线有些暗,大家都小心点!”

楼梯间的窗户,只破了一小块,但是却被外面的爬山虎密密麻麻掩盖,漏出微弱淡薄的日光。

老林一边招呼着留意脚下,一边提步缓慢往上走。

到了三楼,这层楼被植物吞噬得更加厉害了,墙角虬结着两团膨隆的褐色植物根系。

老林往里走,刚走了几步,就闻到了一股子腥味,开始他以为是屋子阴暗潮湿,散发的水腥气,但是越往里走,味道越浓!

“你们有没有闻到一股怪味。”老林停了下来,后面跟着的几人闻言都耸了耸鼻子。

“嗯,有股恶心的味道!”

林安对味道非常敏感,她从进这栋楼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潮气,而且越往上越强烈。

林安拧眉用手背捂住鼻子,这味道简直无处不在,她难耐的扭过头,冲着楼下想缓口气,一张侧掩在楼梯后面血红的脸,与她直直对视,然后瞬间缩头消失。

嘭——!

倒吸了一口凉气的林安,猛地向后退了一步,直接撞在了墙上。

“安安,怎么啦!”跟在她后面的林母,见她突然惨白了脸,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后面,她往后看了一眼,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

“怎么啦?”前面的林昱二人也转过头,围了过来。

林安抬起手抖得厉害,指着楼下的转角处,哆嗦道,“那、那里刚才有、有个人。”

一听这话,几人都哽了一下,最先反应过来的林母,提着刀往楼下走,老林见此,马上要跟过去,却听到后面嘭咚一声。

倏然扭头的林昱这时也看到了,一个四脚着地的红色生物,从对面的屋子一闪而过!

——这里不仅仅只有他们!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