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后面也有!”林昱迅速一扭朝后,把刀立他身前,整个人绷紧得如张弓。“走!”林母没回过头,依旧朝着楼下走去,这个地方不能够呆了,要立刻走。才往上走了两个台阶,察觉到到他们的退意,之后藏匿在暗处的生物,竟从楼梯后面爬了出,拦下了他们的去路!纵然光“走!”林母没回头,依旧朝着楼下走去,这个地方不能呆了,必须马上走。。...

“后面也有!”林昱迅速扭身朝后,把刀立在身前,整个人紧绷得如张弓。

“走!”林母没回头,依旧朝着楼下走去,这个地方不能呆了,必须马上走。

才往下走了两个台阶,察觉到他们的退意,之前隐匿在暗处的生物,竟从楼梯后面爬了出来,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纵使光线并不充足,但它可怖的面目还是完全暴露在众人眼前。

像是被活活扒了一层皮的生物,猩红的身躯,露出一匝匝血红的肌肉。

后肢着力,身体前驱,仰头看着他们的脸,跟人脸的五官分布别无二致,只是,没了一层肉皮,如火烤的脸,黑漆漆的眼珠冰冷的盯着他们。

双方陡然陷入对峙,最前面的林母猛然看见眼前的怪物,丝毫不敢再妄动,横刀在身前的手,止不住的有些颤抖。

凝滞几秒钟后,老林试探性的往下走了一步,“哧哧——”,那怪物立刻拱起了腰背,嘴里发出悚人的恐吓声,倏然鼓起来的肌肉,做出进攻的姿势。

“丽珍——”在它扑上来的瞬间,老林纵身挥着刀朝它砍过去,林母也反射性的横刀拦截。

不知是不是绝境之下迸发的力量,二人砍出去的两刀,一刀落在了它的肩上,一刀砍到了它的腹部,将它成功击退回原处。

但那红色肌肉跟石块似的,铛铛两声脆响,除了流了一点血,那两刀根本没对他起到多大的伤害,反而彻底激怒了那个怪物。

听着它嘴里发出愤怒的嘶鸣声,见势不对,林母当机立断,拽着呆住的林安就转身往楼上飞奔,“往上跑——!”

被后面怪物紧追不舍的几人,顾不上脚下是否安全,卯足劲在楼梯上开始狂奔。

期间林昱扭头往后看了一眼,发现那个怪物的行动方式极其怪异,不是四肢奔跑,而是在楼道内疾突弹跳,跟个跳蚤似的。

一口气上七楼的林母几人,除了喘气急促些,居然半点没有腰酸腿软,体力不支的表现。

幸运的是通往阳台的铁门是开的,几人如百米过线冲刺上了楼顶,“快点快点,把门关上!”

等到最后的老林扑进楼顶,林母反手就把大铁门嘭的一声拍上了。

林昱和林安合力一起死顶在门后面,林母赶紧用力扭动生锈的铁栓,想把铁门锁上。

砰砰不断的撞击,震得几人不停抖动,帮着林母一起关门的老林因为使力脸涨得通红,“还差一点点,马上就可以了!”

这铁栓锈得厉害,发出嘎吱嘎吱牙酸的响声,老林拿出挖油田的气势,揪着杆子使劲上下摇,终于一点一点把铁栓磨了进去。

但就算如此,几人也不敢大意,门后的怪物依旧气势汹汹的在撞门,顶着门的几人满头都是豆大的汗。

如此严防死守了十几分钟后,门后的动静终于消停了,林安瓷白的小脸余惊犹在,小声问道,“妈、妈,那个怪物是不是走了啊。”

林母半边身子还抵在门上,头发凌乱,凝重的摇了摇头,“不知道,再等等。”

又等了好几分钟,就在几人祈祷着那怪物赶紧离开的时候,背顶着门的林昱,突然爆了一句粗口,“卧槽——!”

从楼外面翻进来的怪物,已经趴在了围墙上,紧接着另一边墙上又翻进来一只,而之前被老林两人砍伤的那只怪物,并不在其中。

怪不得林昱要爆粗,老林转头见此也忍不住想骂娘,这玩意儿是属壁虎的么!还能飞檐走壁!

堵门已经没用,他们如今无路可逃,因为那两只怪物已经朝他们包围而来,早知道刚才锁门的时候,就不拧得那么紧了!

在日光的照射下,慢慢爬过来的怪物,看得更加清晰,也更加恐怖!

通红的肉身,每一块赤色肌肉随着它动作的牵扯,伸缩起伏,如此鲜明又直白的告知它所蕴含的惊悚力量。

下意识拽着两孩子往自己身后塞的林母,看得眼皮直颤,却举着刀挡在两人面前。

之前的安静都是假象,这些世界果然都是危机四伏,来者不善!

但是无论如何,她都必须把这两玩意儿给杀了!

林母咬牙攥紧了手里的砍刀,被逼上绝路的恐慌,被压制到极限,就会反弹出一种鱼死网破的狠劲儿。

右边的怪物扑过来的瞬间,林母硬着头皮举刀迎了上去。

跳蚤一般敏捷的弹跳力,嘶叫时扯开半张脸的大嘴,暗黄腥臭的尖牙布满了整个口腔,红色暗影挥舞着锋利的尖爪,直取林母面门!

在如此速度面前,林母动作明显一滞,挥出去的刀落空,衣服像是一张纸,轻而易举被撕破,应激防卫的左臂登时三道深可见骨的抓伤,瞬间血肉模糊。

力量的差距太过明显,这一爪下来,她踉跄退了好几步。

“丽珍——!”

从旁边冲出来的老林,也不知哪里来的猛劲儿,唰唰唰连劈了三刀,逼得那跳蚤人不禁后退了几步。

还没来得及缓上一口气,捂着胳膊的林母扭头就看到令她肝胆俱裂的一幕,左边的跳蚤人从天而降,双爪直插林昱胸口。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一瞬间,她根本来不及阻止,而林昱因为她受伤,扭头看了她一眼,便被跳蚤人偷袭成功!

“林昱——!!”

“哥——!!”

在意识到被偷袭的同时,林昱当即便挥臂去挡,但比他刀更快的是跳蚤人血红的尖爪,已近在眼前!

众人以为的胸膛被撕破的惨烈画面,并没有出现,闷声一响后,那只凶煞夺命的跳蚤人——被反弹砸了出去!

咕噜噜滚到橘子树下的跳蚤人,撞在树上,啪啪砸下几个黄澄澄的橘子。

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林昱,看着自己身体上覆盖的一层黑色半透明铠甲,整个人都懵了!

这、这是什么东西啊!

他刚刚是被这玩意儿保护了么?

“哥!你没事吧——”

被林昱挡在身后的林安,脸都吓白了,想抓住他仔细看看,伸手却只摸到一层冰凉坚硬的黑甲。

林昱愣愣的摇了摇头,“我没事,这个......”

林昱举起双臂,想看看自己到底怎么了,而被他反弹出去的怪物,咳了一口血后,蹬足运力,发了疯一般冲他弹射而来!

林昱下意识双臂交叉护头,挡在胸前,而这一次全力冲击的跳蚤人,刀削般砍下来的利爪,成功将他逼退了两步,但也仅此而已,落在他身上凶狠的攻击,依旧半点没有伤害到他的皮毛!

那两只无毛畜生似乎也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愣了一瞬之后,再回过神,他们居然不退反进,彻底陷入了狂躁状态。

不停挠地的双爪发出咯咯刺耳的响声,像是势必要将他们撕成碎片,高高耸立的脊背绷紧如弹簧,准备随时发动攻击!

林昱身上的奇怪黑甲,虽然不知为何,但有此护身,倒是暂且无碍,可老林那边此时却是性命堪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