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最后一场镜头是季唯一在爆炸中向着镜头缓缓走来的画面。爆炸是真的爆炸,并不是用特效来完成。就光是这一场爆炸就投入了几十万,特意找的一个废墟来完成拍摄。只是谁也没想到季...

最后一场镜头是季唯一在爆炸中向着镜头缓缓走来的画面。

爆炸是真的爆炸,并不是用特效来完成。就光是这一场爆炸就投入了几十万,特意找的一个废墟来完成拍摄。

只是谁也没想到季唯一前一秒还在闲庭漫步的走,结果下一秒直接是把季唯一给炸飞了。导演赶紧喊了卡,毕竟镜头已经完成。

只是等走过去看季唯一的时候,发现季唯一浑身都是血,脸上也是乌漆嘛黑,双眼紧闭,气息有些微弱。

导演心道完犊子,这可是一个宝贝金疙瘩,结果现在出事了。

虽说这戏是拍完了,但是导演觉得自己也完了。

赶紧打了个120,过了二十来分钟120才出现在现场,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跟着120去了医院。

萧野连着做了三台手术,下手术的时候手都是抖的。其实他只用做一台的,想到季唯一,反正也睡不着,干脆把晚上的手术都安排到自己头上。

一旁的护士问道:“萧主任,你没事吧?”

萧野摇了摇头,一边用烘干机烘着手一边对着护士说道:“没事。”三台手术都很成功,也不知道是不是上了年纪,连着做三台手术居然感觉有些累。

也是,他现在都已经三十一了,确实也不年轻了。

换了衣服,在路过病房的时候听到里面的病人说道:“我天,刚刚我哥们儿给我发微信说唯一拍戏的时候被炸伤了。”

另外一个人问道:“真的假的?”

“真的,说是一身都是血,导演一群人正把她往医院里送呢。”

萧野感觉自己耳朵快要失聪了,扶着墙的手有些发抖。手指下意识的从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颤抖着手拨打了那个自己很久没有拨打的号码。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住在这个病房里面的人他知道,两个都是季唯一的粉丝。一个是铁粉,另外一个是散粉,是被那个铁粉按头粉的。

一个白血病,一个是肾衰竭。一个四十来岁,一个十来岁,偏偏两个人还处成了忘年之交。

萧野重新又打了几次,依旧是提示关机。深吸了一口气,推开门,然后就听到两声,“萧医生。”

萧野走到稍微年长一点的病床前,脸色有些凝重,“孔大哥,刚刚你说唯一被炸伤,这是真的吗?”

被叫孔大哥的人直接把手机拿出来,把哥们儿发给他的照片翻了出来,“萧医生,给你看。”

对于萧野的话孔士鹏并不惊讶,因为萧野也是季唯一的铁粉。

说起来这还是因为一个乌龙,有一天萧野查房的时候正好是被孔士鹏看到他手机屏幕是季唯一的照片。以为萧野也是季唯一的粉丝,所以每次遇到萧野过来查房的时候孔士鹏都会跟萧野说很多关于季唯一的事情。

看着眼前的照片,讲真,还真的看不出来那个就是季唯一。毕竟一身都是血,甚至就连脸也看不太清。

不过季唯一身上的那一套衣服萧野倒是很眼熟,因为他已经在孔士鹏手机上看过无数次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