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萧野握着手机的手轻轻发紧,“那你明白是送进哪家医院吗?”孔士鹏摇摇头,“我也不明白。”刚说着便想出一件事情,“但是我哥们儿给我发了一个车牌号,萧医生你看一看这救护车你没见过没?”边说边把那个车牌号找出,萧野看了下,恰恰自家医院的救护车。声刚说完便想起来一件事情,“不过我哥们儿给我发了一个车牌号,萧医生你看看这救护车你见过没?”。...

萧野握着手机的手微微发紧,“那你知道是送到哪家医院吗?”

孔士鹏摇头,“我也不知道。”

刚说完便想起来一件事情,“不过我哥们儿给我发了一个车牌号,萧医生你看看这救护车你见过没?”

一边说一边把那个车牌号找出来,萧野看了下,正是自家医院的救护车。

声音有些哽咽,“是我们医院的。”把手机还给了孔士鹏,现在他完全是不知道要怎么办。

季唯一受伤了,要来他们医院治疗。

孔士鹏见萧野不为所动,赶紧起身推了推萧野,“那你赶紧去看看呀,你不是唯一的铁粉吗?正好看看唯一伤的重不重。”

作为一名爸粉,他是真的着急。他不是不想去看季唯一,就是身体不允许。

萧野点了点头,“你不要太着急。”说完后这才迈步走出了房间,孔士鹏看着萧野离开的背影对着另外的一个病号说道:“为什么我感觉萧医生好像不是很担心的样子?他真的是我们唯一的铁粉?”

萧野并不知道现在季唯一的情况,也不知道现在救护车是到了哪里。

他唯一知道的是,他快要担心死了。

这部枪战片是季唯一的转型之作,这还是当初季唯一跟他说的。季唯一的原话是,“只要这部戏成绩好的话,我就可以摘掉流量的标签了。”

季唯一好像是很讨厌流量这两个字。

等萧野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走到急诊大厅了,按照惯例,季唯一炸伤,首先送往的科室就是急诊。

急诊科可以说是全医院最忙的一个科室,每个人都是忙的脚不沾地,甚至就连走路有时候都是要用跑的。

只是刚刚走到急诊就看到一大群记者拿着长枪短炮对着里面就是一顿猛拍,急诊室门口围满了人,门口还有好几个保安。

之前还有一点侥幸的心理,出事的那个人不一定就是季唯一。结果现在看到这阵仗,估计是十有八九了。

明明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今天突然就出事了呢。

是在惩罚他吗?

惩罚他说了离婚。

萧野并没有去护士站,直接去了急诊的手术室。在门口他看到了孙锦洲,还有季唯一的经纪人,葛冬。

说起来也是唏嘘,跟季唯一结婚五年,知道她的经纪人和生活助理,偏偏没有他们两个人的联系方式。

葛冬先看到的萧野,对着萧野点了点头,“萧医生。”

听到声音的孙锦洲这才扭过头看向萧野,眼里有些不悦,似乎是不太高兴为什么萧野现在出现在这里。

不是都跟季唯一提离婚了吗?现在这又是在干什么?

萧野被两人看的有些局促,放在白大褂兜里的手握成了拳,“我听说唯一她受伤了。”

葛冬点头,“炸伤,现在不知道具体情况怎么样,得等到手术完成后才知道。”

虽说萧野跟季唯一是隐婚,不过季唯一身边的人都知道,所以葛冬的态度只能说是不卑不亢。

倒是孙锦洲,看着就好像是想把萧野吃了一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