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初春时节,春寒料峭。夜幕降临到。京城杨丞相府后宅门轻轻地再打开,从里面探出个头来,鬼鬼祟祟四下四处张望了会,便费力的扛着个麻袋径直墙外拐角处跑去。“往哪走?瞎猫还过去的了!”拐角处,一个瘦高男人捏着嗓子,轻声唤着刚跑过去的的男人。那人也不说话的,扭头将肩夜幕降临。。...

早春时节,春寒料峭。

夜幕降临。

京城杨丞相府后宅门轻轻打开,从里面探出个头来,鬼鬼祟祟四下张望了会,便吃力的扛着个麻袋直奔墙外拐角处跑去。

“往哪走?瞎猫还过去了!”

拐角处,一个瘦高男人捏着嗓子,低声唤着刚刚跑过去的男人。

那人也不说话,转头将肩上的麻袋扔进旁边停放着的独轮车上。

两个人合力急急的往前面一片密林推了过去。

“我说,我们要趁着夜色,赶紧将这大小姐送到怡香院去,晚了,老鸨关门,这丫头醒了再一喊叫,我们可就完蛋了!”

来到一片树林,刚刚出来的仆人打扮的男人见那瘦高个不动了,便急急的催促着。

那男人伸手摸摸独轮车上鼓鼓囊囊的麻袋,喉头咕噜一声咽了下口水。

抬手迫不及待的将那麻袋口打开,从里面露出一个女子的头来。

借着月色,那男人凑过去,在女子脸上使劲嗅嗅,嘿嘿笑道:“谁不知道京城中这杨丞相府上的大小姐天生国色天香,我做梦也没想到,老子这辈子还能摸到这高高在上的大小姐。”

说着那人直接将麻袋拖到地上,伸手将里面的女子拖了出来,迫不及待的欺身而上。

旁边仆人模样的男人见状,心里也开始痒痒,也忘记了刚刚临出门,青柠大丫鬟的嘱托。

自己垂涎大丫鬟青柠很久了,刚刚还想要伸手摸摸那丫鬟水嫩的浑圆的小脸蛋,却被她打了手羞涩的躲开了。

“你快点,老子在娶那丫鬟之前,也想要尝尝这女人的味道。”

那男人正抬手,摸着身下浑圆的香肩,由于兴奋,说话声音有有些颤抖。

“急什么,老子过了今天,可就要去那怡红院了,还要给那老鸨子几吊钱。趁着这大小姐没侍奉过男人,我先尝尝鲜。”

突然,就听见这女子哼哼两声,把旁边的男人吓了一跳。

此时,杨瑾瑜就觉得头痛欲裂,身上似压着千金重物,有双大手在肩头游走。

“嘿嘿,美人,有感觉了?”

这时,一股热气伴随着辣眼睛的臭味,喷洒在杨瑾瑜的脸上,使她本能的侧脸强忍着恶心,慢慢地睁开眼睛。

可眼前的一切让她惊呆了。

夜色中,自己躺在一处林间,见身上压着个男人。

“只要你侍奉好了大爷,爷一高兴就不送你去那腌臜之地,和我夜夜快活不比如那种地方强多了。”

她眸光一寒,耳边听着污言碎语,女性本能的保护意识,让她忘记了浑身的疼痛,抬手拼了浑身力气,啪啪啪狠狠的给了男人几巴掌。

那男人触不及防,晃晃打晕的头喊了声:“贱人,你敢打老子!”

我打的就是你!竟敢欺负老娘?

杨瑾瑜一翻身直接将那男人骑在身上,一顿拳打脚踢过后,跳起来,又给了他裆下一脚。

那男人就这样被活活的踢折了,鲜血顺着裤子流到草地上。

旁边那仆人刚要上前帮忙,却冷不防被杨瑾瑜扔过来的石头打中头颅,顿时血流到眼里。

还没等那仆人回过神来,杨瑾瑜窜过来,飞起一脚也踹在仆人的裆上。

那男人疼的撕心裂肺,佝偻着身子栽倒在地。

只见地上两个男人手都捂着命门,呜呜叫着那叫一个惨烈。

杨瑾瑜发怒,自己本来是名特战队医学博士,岂能容人这等欺负,老娘练就的一身功夫不是闹着玩的!

上去又是几脚,再见那两个人已经躺在地上熄火不动了。

看着地上团灭的两个渣男的穿着,又低头看看自己浑身上下,杨瑾瑜发懵。

怎么回事?自己不是去秘密研究所路上被人陷害,车被人动了手脚,车上包括自己六名科研人员都丧生在熊熊的烈火中了吗?

此时,杨瑾瑜才感觉浑身疼痛,伸手摸摸快要断裂的肋骨,头痛难忍,忙捂着头蹲坐在树旁,一股股不属于她的记忆灌入脑海。

渐渐明白了眼前情况。

杨瑾瑜以为自己死了,却不想居然重生到大庆王朝,成了相府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千金小姐。

又因为相爷杨洪,曾经在朝廷内乱时,救下皇上纳兰基。

皇上一高兴便下旨,为相爷的已故嫡夫人张氏所生的女儿杨瑾瑜,赐婚给了皇上弟弟凌王爷纳兰业。

相爷自然高兴,纳兰业可是享誉京城内外的才子,文韬武略不在皇上上下,又是振国大将军。

杨瑾瑜虽然从小没感受到娘亲关爱,但是爹爹为自己讨得这样优秀的夫君,在心里感激爹爹。

可是不久相府传出嫡女病重,又不想违背的圣意,将庶母车喜平所生庶女,和姐姐瑾瑜相差一岁的杨锦瑟,代替姐姐杨瑾瑜嫁给凌王。

实则杨瑾瑜是被庶母陷害,今晚打晕死塞进麻袋准备卖进怡香院,永远翻不了身的小可怜。

杨瑾瑜理清头绪,怒不可遏,为这具身子鸣抱不平。

多年的特战生涯让她意识到自己身处的险境,忙转身又看看那两具死相难看的尸身,自己不能让这两个家伙影响到原主。

忙起身,吃力的将两个恶棍扔在一处,随手在原地找锹镐想要将这两具尸体埋了。

这时,却感觉到自己浑身难受,一股股热浪侵袭五脏六腑。

杨瑾瑜大脑飞速运转,难道是自己被那庶母打成重伤昏死时,又让人陷害喝了不该喝的东西?

此时早春夜里本该寒冷,杨瑾瑜却感觉浑身冒火,忙扔下那两个死鬼,往林子里奔去。

耳边传来呼呼的风声,夹杂着旁边树叶的沙沙声,杨瑾瑜曾记得这林间有一处清泉水蜿蜒曲折,自己要能在水中泡上一会,也能熄灭浑身的燥热。

可是自己头昏脑涨一不留神,直接跑到一处陡坡上,随着枯枝败叶直接掉了下去。

杨瑾瑜此时大脑急速运转,不能自己刚刚重生过来,就这样又交代了。

那样既对不起原主留给的这具身子,也不知道下一世还能不能投胎为人。

杨瑾瑜懂医理,但也不明白这具身子因何这般狂躁。

身体在经过几个翻转过后,直接掉落在一棵树上。

杨瑾瑜慌忙睁开眼睛,伸手胡乱的抓着身边的树枝。

这棵树高的离谱,自己便卡在树冠上,正摇摇欲坠的,晃得杨瑾瑜头晕目眩,忙抱头要做翻身一百八十度,防止掉落,哪怕是屁股先着地,也比碰到头好。

完了,这下要交代了!

可是下一秒,觉得自己直接砸在一个硬物上,杨瑾瑜又是一阵眩晕,眼前都是小星星。

勉强睁开双眼,却见一双大眼正死命的盯着自己,那冰冷漆黑的眸子里仿佛蒙上了一层寒霜,挺直的鼻梁,仿佛是那两潭死水的分界线。

更可怕的那男人的薄唇微启,抬起大手奔着杨瑾瑜摸了过来......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