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杨瑾瑜惊慌中,忙抬腿想要逃跑,但是了来还来了。就觉得自己后背被这个家伙拽住,轻衣袂飘飘的悬在半空。“你个小猫咪,好大的胆子打搅本王练剑!”猫咪?杨瑾瑜被这家伙抓的后背好痛,脸颊被大手搓揉的变了形,忙大声地叫了一声:“你个流氓!”,一抬手打了上来。嗯?奇就感觉自己后背被这个家伙拽住,轻飘飘的悬在半空。。...

杨瑾瑜慌乱中,忙抬腿想要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就感觉自己后背被这个家伙拽住,轻飘飘的悬在半空。

“你个小猫咪,竟敢打扰本王练功!”

猫咪?

杨瑾瑜被这家伙抓的后背好痛,脸颊被大手揉搓的变了形,忙大声叫了一声:“你个流氓!”,抬手打了上去。

嗯?奇怪,居然从自己嘴里发出的并不是愤怒,而是一声细微的猫叫声。

在仔细看,自己抬起的哪是手,分明就是带着肉垫垫猫爪爪。

杨瑾瑜彻底懵了。

忙开始低头看向自己。

见自己真的是只小猫咪,浑身雪白的毛儿此时吓的已经炸开,正四爪朝天乱蹬着小短腿。

这黑夜中,眼睛所及之处,又是如夜视仪一样看的清清楚楚。

看那抓着自己的男人正端坐在一棵高耸入云的树下抓着自己,冷厉的呵斥道:“活的不耐烦了!”

正在这时,就见不远处跑过来一位高大的男人,弓手施礼。

“王爷息怒,都是属下的错,没清理好这后园,我一定将这野猫处死,扔出府邸!”

杨瑾瑜此时已经完全明白,自己真的又重生了,而且没重生成人,轮回到畜生道,变成只小猫咪了。

那男人还要将自己处死?

这怎么行?

看样子,自己是掉在一个王爷的后院里,那个狗腿子心太狠了,面对这么软萌的小可爱,居然也下得了毒手。

变猫咪就猫咪吧,也有命在啊,常言道:好死不如赖活着,更何况听人说,这猫有九条命,自己就不相信逃脱不了。

想罢,杨瑾瑜拼了全身力气,慌乱的扭动身子,使劲蹬腿想要挣脱那王爷的手掌,可是越是挣扎,这个家伙抓的越疼。

无奈,杨瑾瑜停止了挣扎,可怜兮兮的喵喵叫着求放过。

看来逃脱是没有指望了,可是不能刚刚重生在这小可怜身上,又被打死了。

这时,慕青的手伸过来,想要抓猫猫。

杨瑾瑜吓得声嘶力竭的叫着,呲牙奔着那双大手咬了上去。

想处死老娘,没门,今天我咬死你!

那双大手吓得缩了回去,恨恨的叫道:“哎呀,你这个笨猫,还咬人,今天我摔死你,直接给你炖了!”

说着就见那家伙,弯腰从地上拾起个树棍子,做成圆圈圈就往白猫头上套去。

杨瑾瑜吓得慌乱中蹬着王爷手臂,顺着袖子,往里面钻了进去。

外面那个家伙实在太残忍了,还要将自己炖了,没听说哪个馋嘴过了头还有炖猫肉的,那猫肉是红烧好吃还是清炖?自己是没吃过。

慕青见状,慌乱的喊道:“王爷小心!”

想要伸手帮纳兰羽在袖子里抓猫,又怕冒犯了这个铁面王爷。

谁不知道纳兰王爷是位脾气暴躁,杀人如麻,连皇上都敬畏三分的皇兄摄政王,自己可不想没事找抽。

纳兰羽忙抬手在袖子外面捏着猫头,右手伸进去又抓了出来。

杨瑾瑜悲催的吓的叫都叫不出声来,只能忍着疼痛,耍乖卖萌趴在那王爷细长有力的大手上,湿乎乎的小嘴巴拱了拱那温暖的手心,嘴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

纳兰羽眸光一暖,这雪团子还真是可爱,娇小的一团,可怜巴巴的趴在手心里,湿乎乎正舔自己的手指。

有点意思,自己一贯的生人勿进,今天却被这小猫咪抢了先。

慕青看见王爷这般,手忙在空中顿住。

“慢着,我先看看,一会再处理了!”

说着纳兰羽稀罕的将小猫又捧到眼前,掌心在猫儿的头上揉揉,脸上露出一抹玩味。

杨瑾瑜眯眼看着面前这位冷酷王爷,心都在颤抖,想要逃脱,却生怕这个家伙手一合力,将自己捏死。

没办法,只能任由这个家伙蹂躏。

慕青忙在一边扎着手担心的提醒道:“王爷小心了,这可是只野猫,要是喜欢猫儿狗儿的,回头我去找皇上要,那友邻国送来的波斯猫甚是好看。”

今天王爷是怎么了?居然看见这小猫,脸上有了一丝喜色。

“不必了,你先下去吧。”

慕青又看了一眼王爷手里的猫儿,有些担心的张嘴还想提醒王爷,现在朝廷内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了王爷的性命,这猫儿能不能是有人特意放进来的,身上有没有什么危险的东西。

可是看见王爷根本就没看自己,忙答应一声退后。

“凌王府上最近有什么动静?”

纳兰羽又满不惊喜的问了句。

“凌王府上最近有了喜事,听说是相府嫡长女杨瑾瑜赐婚凌王爷,王爷去狩猎时却带着相府庶女杨锦瑟,原因是杨瑾瑜大病,相爷又不能违背皇上圣意,只能将庶女杨锦瑟替姐姐和凌王订婚,订婚宴订在后天。其他的还有四皇子和三皇子争夺储君职位更加激烈,刘妃生产的皇子没出月子得了不治之症,听说请来大相国寺大法师前来做法,皇后阻拦也无济于事。”

“一群乌合之众,给我盯紧了凌王,必要时,当机立断除了那个祸害!”

杨瑾瑜看见那随从离开了,忙又往大手上贴贴脸蛋,喵喵的叫了两声。

刚刚听见两人的对话得知一个重要的消息,凌王,可是和原主有过婚约的,原主被庶母和妹妹陷害致死,就是为了将庶妹杨锦瑟嫁给那个英俊的凌王。

看来这个家伙和那凌王之间还暗斗。

那皇上的兄弟中,能和凌王爷抗衡的,就是那狠厉腹黑纳兰羽了。

难道这个家伙是那凶残腹黑的摄政王纳兰羽吗?

杨瑾瑜吓得头皮发麻,忙又颤抖的抬起前爪捂脸。

这真是欲哭无猫泪啊,怎么会落在这狠毒的家伙的手里。

不行,还是找机会逃出火坑,回到丞相府,给原主报仇,后天订婚,不能缺了自己,至于能不能再嫁给那才华横溢的振国大将军纳兰业,还是看看那个家伙的德行了。

纳兰羽今天是被这软弱的小家伙萌翻了。

忙又捏捏猫儿毛茸茸的小脑袋,起身将猫儿揣着怀里,转动轮椅咯吱咯吱的往前庭走去。

看来这残废还真是那变态摄政王纳兰羽。

杨瑾瑜感觉自己就像荡秋千一样,在王爷的怀里听着咚咚咚的心跳声,什么也看不见了。

看来什么人都喜欢卖萌装可怜的小团子,今天要是不想死,就要讨好这个残废王爷。

不一会,就听见有仆人问安声和开门声响起,应该是进屋了。

自己还真想要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想想自己因何好好的就变成猫了,想办法再变回人形,离开这里。

果然,自己被他从怀里抓了出来,直接放在软绵绵的大床上。

杨瑾瑜咕噜着嗓子,又在紫红色床单上打了个滚,抓上纳兰羽的衣襟抬起小爪子玩起来。

自己就要这个家伙放松警惕,然后伺机逃离。

纳兰羽看着自己床上的软萌小可爱,心里顿时高兴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可爱?我想扔了你都舍不得。”

说着,纳兰羽又抬手撸猫。

杨瑾瑜悲催的闭眼,心里暗骂:“别撸了,老娘的毛都要秃了!”

自己可是堂堂特种军医,最怕脏了,今天被这个家伙的脏手前后左右都撸个遍。

真是自己都嫌弃自己脏。

纳兰羽正边撸猫边想着心事,却突然察觉这猫儿嫌弃的眼神正瞪向自己。

忙手上一用力捏上猫儿的脖子。

“连你也嫌弃我?”

妈呀,不能让眼神出卖了自己,还是乖一点好。

想罢,又翻身在床上打滚卖萌,做着自己看见过萌猫的各种动作讨他欢心。

果然,那家伙嘿嘿一笑,起身开始更换衣服。

杨瑾瑜惊恐,这个家伙明明腿脚健全,还坐了个轮椅,真是个另类!

慌忙躲闪着跑到床里,脸背过去,不敢看他。

那个家伙也真不知羞耻,居然当着猫儿换睡服?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