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杨瑾瑜面前泛黑,惊惧的体会自己身体的变化。不多时,体内的灼热感就慢慢的退却,意外发现自己完全变回了人形。忙激动的上下上下打量这一身白嫩如霜的肌肤,垂落下去的乌黑长发,嫩葱般的指尖掠过吹弹可破的小脸颊。凤眸流转中看向还在熟睡中的摄政王爷纳兰羽,慌忙站起身,不多时,体内的灼热感开始慢慢退去,发现自己完全变回了人形。。...

杨瑾瑜眼前发黑,惊恐的感受自己身体的变化。

不多时,体内的灼热感开始慢慢退去,发现自己完全变回了人形。

忙兴奋的上下打量这一身白嫩如霜的肌肤,垂落下来的乌黑长发,嫩葱般的指尖划过吹弹可破的小脸颊。

凤眸流转看向还在熟睡的摄政王爷纳兰羽,慌忙起身,悄无声息爬到床下。

杨瑾瑜既高兴又不安,高兴的是自己终于又变回了人形,不安的是,自己这一变成人,要怎么才能出去?

这要是让床上那狠毒的摄政王看见自己变成人,岂不是把自己当做妖精处理了。

想到那个家伙手段的残忍,就浑身颤栗的上牙直打下牙。

想罢,杨瑾瑜忙悄无声息的爬下床,来到刚刚吴妈给猫儿洗澡的那浴室,看见挂着的一大块麻布方巾,忙拽下来裹在身上,头发又用清布方巾包住,直接往拐角处摸去。

透过院子外射进来的光亮,摸索着开了小门,心情豁然开朗。

总算逃出王爷的屋子,可是看见外面明晃晃的后宅院,杨瑾瑜又发懵了。

这可是摄政王府的后园,深更半夜的一定会有人暗中巡逻。

连只猫儿都不放过的王府,自己要怎么样才能逃出去?

杨瑾瑜看看自己这一身装束,转头看向旁边下人的休息室,忙弯腰四处搜寻。

这里堆放着盆盆罐罐的洗浴用品,几件侍女换洗的衣物让杨瑾瑜欢喜万分。

这可是救命的衣服,不管是谁穿过的,赶紧套上离开这可怕的府邸。

忙套上衣服,穿上敞口布鞋直接出来,迅速的辨别方向,直接往暗影处跑去。

“站住!什么人,大半夜的不睡觉干什么去?”

正当杨瑾瑜弯腰拽着宽大的侍女的衣服往前跑,却在暗影处闪出来两个侍卫低声质问自己。

杨瑾瑜吓得一抖站住,又灵机一动,忙低头慌忙捂起肚子,哎呦哎呦的低声叫了起来:“哎呦我这肚子拧肠疼,应该是临睡前吃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看着面前的侍女模样的妇人,其中一位矮个子的侍卫摇头低吼:“这么热的天,你可悠着点偷吃,你吃坏了不要紧,别传染给王爷,当心我们要了你的命!”

另一个侍卫手按上身后的剑柄,低吼道:“赶紧快去快回,别惊扰到王爷的安歇!”

杨瑾瑜慌忙点头,猫腰呲牙往前面拐角处跑去。

心里暗骂:“两个秃尾巴驴,跟老娘横什么?小心日后有老娘跟你们算账!”

借着月色,杨瑾瑜发现自己又跑到刚刚掉落在这摄政王府的那棵高大的树下,心里暗喜,看来这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

忙小跑到树下,拽着树枝,抬脚刚要往树上攀爬,却发觉不远处的高墙上跳下来一个人。

这可把杨瑾瑜吓了一跳,自己还没出去呢,外面又进来一位,忙闪身躲在大树后面观看。

见那人穿戴夜行衣,头都包在黑色幕篱内,手中握着弯刀,顺着墙根悄无声的往前庭迅速的跑去。

看样子,一定不是什么善类,不是刺杀王爷的,就是来打探王府消息的。

自己就别在这虎穴看热闹的,还是快速离开,赶回那相爷府上为好。

想起那狠心的庶母和庶妹,陷害原主手段及其残忍,居然用棍棒狠狠的打死原主,杨瑾瑜这身皮肉就不自觉的抽痛。

反正自己重生过来,一个弱女子在这古代也没有一个好去处,还不如回到相爷府上,去享受一把当那千金大小姐是什么滋味。

在现代无数次的想像过,自己成为古代大小姐是什么样子,今天真的实现了,只是这原主真是悲惨,还要顺便帮助原主报个血海深仇。

想罢,杨瑾瑜抱着大树直接往上爬去。

爬到树中间,又顺着树枝跳到高墙上往下看去。

这王爷府的外面是陡峭的悬崖峭壁,自己应该是在那悬崖上面掉落在这王府后园的。

杨瑾瑜见此情,悲了个催啊,这峭壁自己要如何爬上去啊?就是现代自己练就的一身武艺也要想想办法。

想想自己要能够变回那小猫咪,也能顺着岩壁爬上去,可是现在又变回了人,怎么才能变回猫儿?

刚刚可是自己头脑一热,亲了那头狠厉的猪猪,可是现在身边也没个人,亲谁去啊?亲自己吗?

于是杨瑾瑜在高墙上使劲来个飞吻,停了几秒钟,还是活脱脱的美少女一枚。

讲真,自己现在可是穿了宽敞大袖的杨府大小姐,算了,也别变回猫儿了,还是赶紧逃命吧。

正在这时,就听见自己身后有喊叫声四起:“抓刺客啊!”

杨瑾瑜忙转头往王府看过去,见那刚刚跳墙进来的那黑衣人,已经触动了王爷府上的机关,顿时,无数支箭奔着那黑衣人射了过去。

再看那黑衣人,晃动几下手中的弯刀,终究没能逃过,身上跟个刺猬一样直挺挺的栽倒了下去。

杨瑾瑜吓得出了一身冷汗,幸好,刚刚出来的时候,走的应该是那王爷回前庭的老路,要不然现在那黑衣人就是自己的下场,这摄政王爷府看来不能久留,杨瑾瑜忙回头,可一个没站稳,直接掉到院墙外面,顺着墙根往下滚去。

杨瑾瑜慌乱的抓着身边的蒿草,栖身贴在墙根停住,手上却多出来一件衣服。

杨瑾瑜慌乱中,刚要扔了衣服,却想起刚刚从高空坠落在摄政王爷府里变成猫时,自己出王爷府穿的衣服哪去了?

忙借着夜色往手上看过去。

还好,这衣服正是原主那一身墨绿色的衣物,忙贴着墙角,爬到一处安全地带,将衣服套在身上。

顺着陡坡缓缓往旁边绕路上缓坡上去。

身后的摄政王府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亮子油松,将整个王爷府照亮。

纳兰羽已经被外面的喊叫声弄醒,慌忙跳起来喊了声:“什么情况?”

外面的侍卫忙开门进来,“回王爷,不知道是哪家派来的刺客,触动了后园机关,侍卫们已经过去查看了。”

纳兰羽眸光一紧,转头又往回走。

狠狠的丢下一句:“问出是谁家的替死鬼?如果不说,直接砍头,挂在最显眼的位置,让那帮有心之人看看这人的下场。”

侍卫慌忙称是,转头往外走去。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