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青柠丫鬟竭力劝解悲恸的织銮,切记进闺房看大小姐。她心知肚明,昨晚她了偷偷的的和仆人生子打晕小姐,将其装在麻袋里,趁着夜色从后门扛出了王府,和仆人成子汇合,按照庶夫人的吩咐,转卖那个永远是也出不来的怡香院里。但是青柠万万想不到没想起那两个仆人色胆包天她心知肚明,昨夜她已经偷偷的和仆人生子打晕小姐,将其装在麻袋里,趁着夜色从后门扛出了王府,和仆人成子会合,按照庶夫人的吩咐,卖给那个永远也出不来的怡香院里。。...

青柠丫鬟极力劝说悲痛的织銮,不要进闺房看大小姐。

她心知肚明,昨夜她已经偷偷的和仆人生子打晕小姐,将其装在麻袋里,趁着夜色从后门扛出了王府,和仆人成子会合,按照庶夫人的吩咐,卖给那个永远也出不来的怡香院里。

可是青柠万万没想到那两个仆人色胆包天,想要欺辱杨瑾瑜,那生子可是和自己山盟海誓过的。

这也给穿越过来的杨瑾瑜提供了时间,让其免去送到那腌臜之地。

织銮边哭边挣脱青柠:“不,相府里,大小姐对奴婢最好了,她现在病重,我不能不见她最后一面,请你让开!”

说完,杨瑾瑜就听见门外有纷乱的脚步声,夹杂着重物掉落摔碎的声音。

“织銮!我都是为你好,你不知好歹,还推我!”

那青柠坐在地上,吃痛的爬起来,青柠的脸上闪现出阴狠的杀气。

昨晚上,车夫人就已经下了死命,这织銮可是要将其打死,替代大小姐躺在那棺椁里掩人耳目的。

青柠等了那生子一夜也没回来,自己几次本想着织銮能睡着,给她一闷棍,可这织銮就像是中了邪一样,瞪眼就是不上床睡觉。

青柠实在挺不住睡着了,可是醒来,这织銮又出来想见大小姐。

杨瑾瑜努力支撑身子起身,看样子自己不起来,有被二次陷害的可能。

起身刚要下床,却想起和自己穿越过来的药箱子,转头看向床边,那药箱子已经不见了。

杨瑾瑜下意识的往屋子四周看了一圈,又下地穿上原主的鹅黄色软底绣鞋。

看着那吴妈的衣服鞋子想要藏起来,却一眨眼不见了。

杨瑾瑜愣眼,这衣服哪去了?

可下一秒,杨瑾瑜脑海中又浮现出熟悉的实验室来,那衣服鞋子,包括那小药箱都在实验室的电脑旁放着。

杨瑾瑜已经明白了,存在自己脑海中的实验室,应该就是所说的空间。

自己穿越过来,从原主变了猫儿,又变回原主外,跟大多数穿越者一样,都自带空间来的。

这时,又听见门口有撕扯的声音,和恨恨的低声叫骂声。

杨瑾瑜忙转头,几步跑到门口,拽开房门往门口看去。

门口处,那青柠看样子已经使出浑身的力气,脸涨得通红的将那身子单薄的织銮按倒在地上,恨恨的低吼道:“你这样就是找死!我说了你不要过来,偏不听!今天你就先行一步,等着和那大小姐汇合去吧!”

说着,一只手掐着织銮的脖子,另一只手拾起地上摔碎的花瓶,就往织銮的头上砸去。

“住手!你这个狠心的家伙!”

杨瑾瑜看着地上奋力挣扎的丫鬟织銮,心里如油煎车碾般的难受,原主的情绪使然,直接冲上前,抬腿踢飞青柠手里马上落下去的花瓶,又一个反手,直接给了青柠几巴掌。

“我看你这是才是找死!老娘今天就替织銮好好教训教训你!”

说着又拽着那丫鬟的头发,又给了几巴掌,转头拽着旁边一个布袋子将其反手绑了起来,扔在地上踢了两脚。

“在这给我老实点!”

青柠发蒙,这眼前的大小姐明明昨晚上已经被自己和心爱的男人打晕弄出府了,这会不出什么意外,都已经被老鸨逼着接客为她挣银子了。

可这,这咋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看杨瑾瑜红了眼的架势,真不像原来那懦弱的遇见事情只会哭,不会反抗的那个嫡女大小姐。

难怪生子到现在都没回来,不会是半路出事了吧?

想罢,青柠大声喊道:“救命啊!夫人快来救...”

还没等青柠喊完,杨瑾瑜忙在怀里抓出手帕塞在她嘴里。

“我让你叫,我暂且留你一条性命!”

在地上被那青柠掐着脖子的脸色青紫的织銮,拼命的咳嗽两声透过气来,忙爬起来,往大小姐身边跑了过跑来。

“大小姐啊,织銮可看见你了!青柠和前厅丫鬟们都说你活不过今天了,呜呜呜...”

织銮边说边投到杨瑾瑜的怀里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杨瑾瑜忙安慰织銮:“别哭,我这不是没事了吗?”

从刚刚织銮提供给自己的信息知道,这相爷府上应该都让原主庶母散步谣言,说自己不久于人世了。

杨瑾瑜忙走到青柠面前,直接拽着她的头发,从地上慢悠悠的拾起刚刚那块花瓶,对准了青柠的眼睛恶狠狠的问道:“你说!这一切都是谁让你们这样做的?”

杨瑾瑜想,既然原主将这一身皮囊让给自己,那自己也不能做忘恩负义之人,先给原主报个仇,查出害死原主的凶手,顺便再将原主娘的死因查出来,让原主和娘亲在地上安息。

青柠本来粉嫩的小圆脸,被杨瑾瑜刚刚几巴掌打下去,竟然又大了一号,成为妥妥的大饼脸,眼睛肿胀的成了两条缝隙。

看着大小姐手上的玻璃碎花瓶马上要扎进自己的眼睛里,吓得颤抖着呜呜叫了起来。

杨瑾瑜忙将堵在她嘴里的手帕拽出来,“快说!是谁想害死我!”

吸入一口新鲜空气之后,青柠看着回廊的劲头,想着这前面也不来个人救救自己。

杨瑾瑜低吼:“今天你要是再和我耍花招,我就直接弄死你!”

“大小姐饶命,这事都是庶夫人吩咐奴婢们做的,我们还以为小姐您真不能医治了,所以才...”

“少跟我打哑谜!昨晚上你和那生子打晕我,是谁的主意?”

说着杨瑾瑜又往前走了一步,碎花瓶直接扎在她的脖子上。

吓得青柠仰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出了。

“大小姐饶命啊,这你要去问庶夫人,都是她让我们这样做的!”

杨瑾瑜不想和她废话,直接拽着青柠,往前厅走去。

看来自己这一突然出现,应该给原主庶母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身后跟着的丫鬟织銮看着自己从小侍奉大的大小姐这样,虽然高兴,但是又疑惑起来,这瑾瑜小姐怎么变化这样大?

只一宿的时间,就像变化了个人一样,以前的唯唯诺诺的性格不见了。

好吧,不管怎么说,自己这条小命是大小姐救下的,自己就陪着小姐和那帮恶毒的人奋斗到底!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