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第2章黄花梨木的妆台前,丹红一双巧手在顾明萱黑亮墨发间穿行飞舞,不一会儿便盘了个好看的凌虚髻。她从匣子里取出来个珍珠如玉八宝簪,比了比,又摇了摇摇头放下自己,“小姐熬了一夜,脸色有些并不大好,我看要用浓妆遮遮才行,可妆面倘若浓了,簪子也不能够太过素雅。她从匣子里取出个珍珠玲珑八宝簪,比了比,又摇了摇头放下,“小姐熬了一夜,脸色有些不大好,我看要用浓妆遮遮才行,可妆面若是浓了,簪子也不能太过素净。我记得去岁大姑太太回来省亲时,给了个麻姑献寿的鎏金簪,既喜庆又华贵,老夫人见了定然高兴。”。...

佳媳

推荐指数:10分

《佳媳》在线阅读

第2章

黄花梨木的妆台前,丹红一双巧手在顾明萱乌亮墨发间穿梭飞旋,不一会儿便盘了个漂亮的凌虚髻。

她从匣子里取出个珍珠玲珑八宝簪,比了比,又摇了摇头放下,“小姐熬了一夜,脸色有些不大好,我看要用浓妆遮遮才行,可妆面若是浓了,簪子也不能太过素净。我记得去岁大姑太太回来省亲时,给了个麻姑献寿的鎏金簪,既喜庆又华贵,老夫人见了定然高兴。”

顾明萱点了点头,“既这样,那你去库房里寻了来。”

华贵漂亮是其次,祖母喜欢才是重点。

大姑母岚娘是祖母朱氏唯一的嫡出女儿,嫁的是陇西李氏的家主平昌伯李濂,李家是周朝大族,这些年虽渐渐从朝事上退下来了,但族中事务繁多,大姑母脱不开身,好几年才能回盛京一趟,祖母嘴上虽不大提起,心里却是挂念得紧的。

她不想嫁给暴虐成性的鳏夫,唯一的指望便是祖母的怜惜,祖母爱屋及乌,看到大姑母赐的簪子,想必会多一些考量吧。

雪素掀了帘子进到内屋,笑着回话,“经书尽数交给了严嬷嬷,按小姐吩咐又称了五十两银子请嬷嬷添作香油钱,装了金锞子的荷包嬷嬷也收下了。”

顾明萱心上略松,严嬷嬷最得祖母看重,为人又素来精明,昨夜月锦阁的事一出,她还肯收下那荷包,这便意味着事情尚没有雪素猜测的那样糟糕。

幸许只是一场虚惊。

丹红手中捧着个紫檀木盒子进了内屋,“孝期既已过了,小姐便该换些艳色的首饰来戴,我在库房里挑了一些,您看看如何?”

她打开盒子,满匣玲珑,一室珠光。

顾明萱笑了笑,“衣饰妆扮,我一向都仰仗着你,你说是好的,自然便是好的。”

初来乍到时害怕出错,索性万事都由着身边丫头折腾,后来渐渐了解到这时代的法则,便更不敢自作主张。雪素丹红都是侯府的家生子,论规矩礼仪不知道要比自己熟捻多少,为人又都本份可靠,她便安心做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主子。

放手和信任,能收获到绝对的忠诚,这是前世里学来的御人之道。

等打扮停当,顾明萱脸上的苍白黯颓已经悄无踪迹。

褪净素色后的脸庞娇嫩鲜艳,明眸闪亮,容色华美,与先前的清淡截然不同,她在铜镜前略照了照身姿,觉得万事妥帖了才开口说道,“去安泰院。”

安泰院位于侯府的西侧,南临荷塘,北依竹苑,东面是牡丹园,是个清净安谧的所在。自打永宁侯承袭了爵位,老夫人便坚持要从主屋搬过去,侯爷至孝,生怕老夫人住得不舒畅,将安泰院扩建了两进,四周又新造了许多亭台楼阁,将府里的小姐们一个个地挪了过去,这才罢休。

漱玉阁便是离得最近的一座小院,走过去不过三分之一柱香便能到。

老夫人信佛,每日晨起都要做早课,她素爱清净,早两年将掌家的玉印交给侯夫人后,就免了府里众人的晨昏定省,只在每月十五设一回家宴,阖府的儿孙都聚在西苑花厅,也就算是享了天伦之乐。

但明萱却是每日都算准了时辰去请安的。

祖母卯初起身,卯时一刻做早课,卯时三刻用早膳,她卯末时前去请安再合适不过。祖母有时让她读些佛经禅语,有时与她闲话家常,有时也会让她帮着捏捏肩膀,若是遇到兴致好时,也会留了她用中膳。

祖孙感情,便是在一点一滴中慢慢加深的。

青石子铺成的路面经过一夜霜冻有些打滑,尽管有雪素扶着,明萱还是走得有些吃力,扫雪的婆子见状便讨好地上来也要扶,“七小姐是要去给安泰院给老夫人请安吧?奴婢搭把手和雪素姑娘一块扶您到前头好走点的道上。”

她卖力地扶着,口上不停,“昨夜霜冻地特别厉害,晨起的时候,月锦阁的墨葵姑娘就在这滑了一跤,将八小姐进献给老夫人的一柄长生玉如意摔碎了,真真是作孽,听说那柄如意价值千金呢。若不是老夫人寿诞在即,府里不宜见血光,墨葵姑娘的小命算是丢了。”

这婆子压低声音,继续说道,“侯夫人慈悲,将她送到了南郊庄子上,等老夫人寿辰过了再作处置,奴婢家那口子在二门上当差,刚才送了她出去呢。”

顾明萱神色微顿,等到了安泰院门口,才问道,“不知道嬷嬷怎么称呼?”

那婆子一喜,忙回答,“可当不起七小姐称一声嬷嬷,奴婢夫家姓葛,大家都叫我葛家的。”

顾明萱笑了笑,“原来是葛嬷嬷。”

雪素会意,摸出几个大钱递了过去,“方才多亏了葛嬷嬷。”

葛家的千恩万谢地去了,明萱和雪素的神情却都有些郑重。

墨葵是八小姐顾明蔷的贴身丫头,月锦阁昨夜闹出那样大的动静,墨葵不可能不知情。侯府在室的小姐投缳,这件事何其严重,让有心人散播出去,不仅侯夫人落到刻薄庶女的名声,有不慈之罪,也会牵累阖府顾氏女的风评。侯夫人就算不为了自己,也要杀鸡儆猴让那些知情的人俱都闭上嘴的。

墨葵这条命恐怕真的是保不住了。

安泰院守门的婆子听到动静,直接引了明萱和雪素主仆进内院。

朱老夫人近身的一等大丫鬟绯桃迎了出来,“老夫人昨夜睡得不安稳,晨起没有精神头,连早课都没有做,早膳要了杏仁糙米粥,也只进了一口,奴婢着急,正等着七小姐过来劝劝呢。”

顾明萱解下大氅,露出月白色用银色丝线勾绣着牡丹花图案的小袄和嫣红色的罗裙,她沉吟着,“早膳拿去热一热,等下再拿进来我试试看。”

绯桃的脸上露出喜意,忙唤了个小丫头吩咐下去,然后挑开暖帘,请了明萱进去。

朱老夫人闭着眼歪在炕头,看起来精神不大好,想来也是一夜未睡的缘故。

明萱只装作什么都不知晓的模样,还与往常一般行了礼,“祖母。”

朱老夫人睁开眼,见到膝下最疼爱的孙女换了妆扮,脸上不由自主便浮现出笑容来,她拉过明萱的手,笑着说,“萱姐儿穿这样衣裳真漂亮,发髻也梳得好,这簪子是去岁岚娘赐下的吧?这样一套搭着,真真好看。”

她转头对着绯桃说道,“上两月东平太妃送过来的云锦料子,挑几匹颜色艳嫩的包了,送到金针坊去,让绣娘们拿七小姐的身量再做几套衣裳。顺便再取些南珠来交给雪素,我前儿看到芳姐儿和荷姐儿的鞋尖上都缀了那么一颗,想来如今盛京正行这个。”

东平太妃与朱老夫人是嫡亲的堂姐妹,自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密,东平王府得了什么好东西,老太妃总想着要给朱老夫人匀一份。

云锦衣料产自蜀南,因工艺考究,一年只得千匹,皆上供给周朝皇室,很是难得;南珠产自极南之海,因路途遥远,售价甚巨,品相好圆润又大颗的南珠是千金也买不到的。

明萱想要推辞,“祖母疼惜,是孙女儿的福气,可南珠珍贵,您留着串成佛珠不是更好?或者用云锦做一幅抹额,用金线绣个福寿如山,再镶上南珠,别提有多好看了。祖母若是不嫌弃孙女儿的绣技,不如就由孙女儿做吧。”

平素里,祖母对她多几分关照,多赐几件珍钗首饰,已经惹了其他姐妹许多不满,若这回再拿了云锦和南珠,怕是要惊动几位伯母了。

她如今只盼自保,实在是不想再生事端。

朱老夫人见明萱苦着一张脸,哪里还不懂她心里所想?便只好依了她,“那萱姐儿可要着紧了做。等十八那天,祖母就戴了萱姐儿亲手做的抹额,也好给各家的夫人太太们瞧瞧,咱们家萱姐儿不只品性好,手也巧。”

明萱心中一动,望向朱老夫人的眸光里便闪动着期盼希翼。

朱老夫人朝她轻轻颔首,“云锦和南珠都是东平太妃所赐,,老太妃素来喜欢你,这三年你有孝在身不能出门,但每回老太妃见着我,总是要惦记起你来。萱姐儿,若是赶得及,你再给老太妃也做一个,也算是咱们借花献佛了。”

明萱忙不迭点头,“来得及,来得及的。”

祖母的意思,不仅仅是要戴着她做的抹额过生辰,还会想办法令东平老太妃也如此,这是多么大的信任和宠爱啊!各家夫人纵然还忌讳着三房的往事,但看在东平王府和辅国公府的面上,门第稍次一些的人家说不定就会对她有所打算。

建安伯夫人一天不曾咽气,侯夫人就一天不会明着提起继嫁的事,只要在这之前找到户清白的人家嫁出去,她就不必再担心嫁给施虐狂了。

她不必嫁给公卿侯府的,对方是不是继承人都无关紧要,没有本事也无所谓的,但却绝不能是虐杀女人的残暴凶徒。这年代婚嫁不由自己,她明白的,也早就做好了盲婚哑嫁的准备,丈夫的宠爱是奢望,她从不祈求,她只要下半生平安地过日子罢了。

如今,眼前有这样一个机会,她怎会容许错失?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