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灼热的红日将它的热量,尽情地的肆意挥洒在整片大地,脚下的每一步,热气直钻脚心,使穿行在街上的人,每一个都神情不振,宛若要干不干的咸菜。处在半死不活的状态,神态甚至麻木,看出来是个人,却仿若行尸走肉。往昔热闹的场面的商业街,此时但是肉眼由此可见的冷冷清清。是外放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神态麻木,看起来是个人,却好似行尸走肉。。...

灼热的红日将它的热量,尽情的挥洒在整片大地,脚下的每一步,热气直钻脚心,使得行走在街上的人,每一个都神情不振,宛如要干不干的咸菜。

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神态麻木,看起来是个人,却好似行尸走肉。

往日热闹的商业街,此时可是肉眼可见的冷清。就是外放的音乐,也空旷的那般诡异,要不是时不时出现的路人,整条街都可能没得人气。

林嘉萱打着黑伞,手上提着个小小蛋糕盒,步履匆匆,与街道上的路人简直是两个物种,仿若不在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日头下行走。

可再是神采的人,在这烈阳下也倍感难受,她只提着一口气,顾不上面颊上的汗液,也在乎不了背后被浸透的衣襟,整个面颊呈现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

“呼哧!”“呼哧!”的喘息声逐渐加重,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被晒成个干鱼时,她终于瞧见她的目的地——有客来超市。

“咔嚓!”

厚实的玻璃门被一把推开,迎面就是沁人心脾的一股凉气,林嘉萱好似溺水的鱼,这一刻终于回到属于自己的领地。

只她还没来得及感概自己终于活过来时,一略带粗糙的手掌就直接拽住了她的耳朵,“林嘉萱,这大热天的,你给我跑哪去了?不知道外面的是什么鬼天气吗?怎的外边的日头不把你直接晒成个干鱼呢?一天天的就知道不省心,放了假了,也不得清闲,非得晒成个黑炭才甘心不成?”

“瞧瞧这皮肤糙的,我看日后还有那个不长眼的男的要你。”林母的话如同机关枪,噼里啪啦一通猛射,口水直溅在林嘉萱面颊。

真真是来自亲妈的亲切问候,那么热情。

唾沫子她是挡不住了,抽着脸不断的迎合林母的动作,嘴上止不住的叫唤:

“疼疼!疼!老妈你下手要不要那么狠?我可是你亲亲女儿啊!”

“疼才好,只有疼才能让你长教训,你是真不知道外面的温度,还是假不知道外面的温度啊?仗着皮厚就出去溜达,晒脱皮都是轻的。”

“近五十度的高温啊!你是非要把你老妈气出心脏病是不是?我告诉你呀,没水!到饭前都没水!口渴就给我憋着!”

林嘉萱听到“水”这个字,就不自主的咽了口唾沫,艰难地从林母的魔爪下挣脱,心里暗想:老妈这是早有准备,不然怎的那么准时就蹲守在大门口,只为抓她这只小虾米。

眼看得了自由就想溜之大吉,走为上策,只很快就又被林母拽住了后衣领子,“去哪?去哪?你又想跑?”

“怎么就不学学你姐呢?坏毛病那么多!遇事就躲,挨上事就跑,你老妈我还没说完呢!”

“妈——”声音拉长,带上了撒娇。

但没用,林母不吃这一套,后面看了好一阵戏的林父更是装聋做哑,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蒲扇,悠哉游哉。

好半晌,还是二楼下来的姐姐止住了林母的攻势,“妈,妈!停一下,大妹知道错了,要是实在不成就叫大妹回来写份检讨,让她今夜从内到外的认清自己的错误。”

林嘉萱:你可真是我亲姐!

“现在!现在!你把大妹借给我!她男朋友的事也交给我,我今晚上就带她出去长长见识。”

话罢!不等林母的意见发表,林嘉馨就拉着林嘉萱“踏踏”的上了楼。

二楼,林嘉馨卧室。

“嗯!这衣服不行,你这小身板子撑不住。”

“这件?矮了!”

“不成不成!”

一件件衣服,一件件比划,一件件被抛至床上,兴致满满的林嘉馨也颇有些丧气。看着林嘉萱不停“吧唧”“吧唧”嘴,一口又一口蛋糕不停往嘴里塞,直看的她脑门子冒火,忍不住就朝着林嘉萱脑门子点。

“你瞧瞧,你瞧瞧,哪有当我妹妹的样子,连打扮自己都不会,一个衣柜来来回回就那些衣服,事到临头还得靠你姐我,你说你?我要你有何用?”

“当挂件!”林嘉萱仰起脸傻乎乎一笑,这话说的还颇是自豪满满,一勺小蛋糕就直接递到林嘉馨红唇前。

“吃!”

嗷的一大口,心头的烦闷就消了一大半。“真是美得你,想当我挂件的人多了去了,少你一个不少。”

“多我一个不多!大姐最好了。”林嘉萱的甜嘴也是不逞多让,直甜入嘉馨的心底。

“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林嘉馨再一次斗志满满,她今天非得把她妹打扮成个小美人。

林家有三姐弟,大姐林嘉馨,二妹林嘉萱,还有个弟弟林嘉宸,林父林母经营着一家小超市,本来以这条街的地理位置生意还不错,只老天爷不给力,从今年年初起就没下过一场雨,温度更是直线上升,大范围闹旱灾,不是一地,是一球,即便有雨也是人工降雨。

但人力有时穷,终究只是饮鸠止渴,内陆的地表开裂,本是绿意的季节,不少植被都是奄奄的低垂着脑袋,叶片耷拉,唯有夜间才能好好喘上口气。

这样的鬼天气,她们这临海城市还算不错,即便大批的淡水支援内陆,但她们这边依旧是好过许多,至少饮用水不愁。

全球上下倡导节约用水,每个人都有了忧患意识,故现在是能不出门就尽量少出门,减少消耗。

林母那么气恼的原因一是上面所述,现在用水皆受到管控,二则是,在日头低下热晕的人可不算少,被晒脱水的人更是屡见不鲜,她可不想某一日迎回来的二女儿是一只干尸。

大姐是林家的骄傲,弟弟的优秀也只能让身为老二的林嘉萱仰视,可她并不羡慕,能当一条葛优瘫的咸鱼没有什么不好的!

一层不变的日子,新的一天,永远复制着前一天,但林嘉萱依旧快活,做着简单的工作,每天有着大把属于自己的时间,可以打游戏,可以逛美食,可以追国产长剧,这日子每天都过得有盼头,除了这该死的鬼天气。

“姐,盛丽有饮料喝吗?”

“有!”

“奶茶,冰饮,冻可乐有吗?”

“有,有,有!都有!保管你喝个尽兴。”还有酒呢!林嘉馨心下嘀咕。

“那烤串,水果,还有夜宵是不是都有啊?”

“呀!你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你姐夫的场子还能饿着你,渴着你不成?”

“那说不定,上一个就挺抠的,属于有钱人的抠门!”林嘉萱小声嘀咕,但她这话终究没逃过林嘉馨的耳朵,一个脑瓜崩就赏了过去。

“能比,能比吗?那个死抠门连你姐夫的半个脚趾头都比不上。话说你不是见过你姐夫吗?”

“见过人又没见过财力,也没见过是否大方,谁知道是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啊!”

“就你机警,你就那么不相信你姐的眼光啊?我好歹也是b大优秀毕业生,能在同一个坑里连摔两次?”

林嘉馨目光逼人,是非要林嘉萱说出个一二三来,没有法子,林嘉萱只能屈服在大姐的拳头下,不停的在违心称赞大姐的英勇神武,大姐的美丽霸气。

直至走下楼,两姐妹都是黏黏糊糊好似一人般。

但打开玻璃门,迎面而来的热气瞬间致使两人分开,那个粘糊劲儿彻底在空中消散。

真是互相嫌弃的,不要不要的。

隔着厚实玻璃门,都还能听见林母与林父的唠嗑声,“别说,我的基因就是强大,二妞子打扮起来也是个人模人样,真是平时可惜了她这张皮,由得她折腾。”

“话怎可这样说?里面至少有一半是我的功劳。”林父不服道。

“是是!尽往老脸上贴光……”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