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姜君泽自小到大有一张被天使吻过的脸,每一个人看见了他的第几眼都要被他的外表给被吸引,他不喜这样,更有甚者有些许憎恶。但人最求美好的的本性会因他性情而变化,即使它尽可能会地往坚毅那方面装扮,但阴柔的相貌永远是给他折了分。林嘉萱入门级时那不加缓和的眼神,让他但人追求美好的本性不会因他性情而改变,即便它尽可能地往刚毅那方面打扮,但阴柔的相貌永远给他折了分。。...

姜君泽从小到大有一张被天使吻过的脸,每一个人看见他的第一眼都会被他的外表给吸引,他不喜这样,甚至有些许厌恶。

但人追求美好的本性不会因他性情而改变,即便它尽可能地往刚毅那方面打扮,但阴柔的相貌永远给他折了分。

林嘉萱入门时那不加收敛的眼神,让他止不住青筋跳动,熟识他的人都知晓他心情的不悦,他以为今晚的聚会会一直像个猴那般受人观赏,或者招人觊觎。

但很快他错了,林嘉馨可不是借着这种聚会强行将自己妹妹带入这个圈子,她还是想要点脸面的,至少妹妹争的光也是给她争光,不是吗?

但老妹的破罐子破摔,那就没得法子了,掐也掐了,说也说了,那就随缘吧!总不可能当着外人面,暴揍自家妹妹一顿吧!

那时丢的不止是林嘉萱的脸,还有她林嘉馨的面皮。

这不争气的妮子,给了机会,也不想着往上爬,在场的哪一个不是金龟婿?哪一个不是可以保证她后半生衣食无忧?

但算了,都是人模狗样,连她身旁的这个也不是个列外。

攀登阶级的苦,她知晓。

既然妹妹没那个意愿,她也不愿强求,挂件就挂件吧!她这金大腿还是当得了的。

但姜君泽是怎么回事,虽然是在不经意间,但你看我妹的频率是否过于高了?这可不是个好归宿。

林嘉馨心下这般想着,不自主的微微侧身挡了挡妹妹的身形。

男人蹙起了眉,暗道那女人的敏感。

他怎会对这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四平八稳的女人感兴趣,更别说还是个小个子。

顶多,顶多……也就是好奇罢了。

好奇她怎么那么能吃?好奇她随遇而安的性子?更好奇她明明瞧见美色动了心,却依旧不付出行动?

她就没有感官吗?他瞧得频率那般高,这人愣是没发现,依旧是该吃吃,该喝喝,宛如身处两个空间。

哦,不!还有一点,时不时盯向她未来姐夫,防着他那做乱的爪子。

这让姜君泽不禁恍然,先前入门痴迷他美色的那个女人是否是她?

还吃?

这是没吃晚餐,还是饿死鬼投胎啊?

唉!真是!关注过高了,不就一普通女人,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长相,但还不比她姐惊艳,太普通了!

抛弃心下的烦闷,捏了一把女伴的屁股,嗯,这手感真棒!

但他的动作险些让他女伴惊出声,随之而来的是狂喜,热烈的就要扑向他怀中。

这才是女人该有的样子,姜君泽如此想到。

“君泽,你那边有最新消息吗?”这是徐御铭的声音。他们这次可不是单纯的聚会,单纯的玩,而是借着这样聚会的由头,交流彼此的信息。

姜君泽沉默的摇了摇头,手却是不断的摸向女伴,从腿部到腰,整个人都要埋入女人的香肩,直看的林嘉馨皱起了眉,她现在有些后悔带着妹妹参加今次的聚会。

到是另一位男士回应了徐御铭的话,“哪有什么消息?我是从今年年初起就没听到一个好的,这该死的天气。”

“是天灾!”李昊道,“也不知道那消息是不是真?我后天就要启程赶完S市,如若是真,也不知还能不能再见。”话到最后,李昊的面上不由染上了愁色,好似乌云遮住了太阳,让他丧失散发热量的光晖。

林嘉萱长了对耳朵,最先前的她没听明白,最后面的也听得个云里雾里,知晓自己的几斤几两,她一般不插足于他们的话题,到是姐姐和他们交谈甚欢,就是有一双狗爪子时不时想揩她亲姐姐的油,非常的不顺眼。

不顺眼就做妖,不经意,有意,故意,反正还不是我正式姐夫。林嘉萱如此想到,手下就更是不留情。

直让徐御铭暗恨,那精致小巧的脸是那样的面目可憎。

看向茶几上的红酒,他忍不住的勾起唇角,这使她显得更加温柔,端起一杯递给林嘉馨,“要不要给你妹妹尝尝?现在这酒是喝一瓶少一瓶,未来也不知道还有没有?”

“你这是什么意思?”林嘉馨下意识就想拒绝,但她准确的察觉到话语中的不对头,从这个聚会之初她就觉得古怪异常,几个人说的话也让她云里雾里,但总觉得不是什么好消息。

和徐御铭交往近半年,也是最近才知晓他的身份,不是一般的金龟婿,而是钻石王老五那个级别。

身份的不对等,使得她私下和他相处下意识就矮了徐御铭一头,做起事来也不再如先前的那般强势。

也是因此,害怕吃亏,最近都要带上个护花使者,以前是尹可莉,今夜是自家金刚芭比妹妹。

徐御铭顶着林嘉萱那灼热的视线靠近林嘉馨耳旁,男性独有的低沉回荡在她脑海,只余那句“一会儿私下跟你说,先照着我说的办。”

湿润的舌尖舔过林嘉馨的耳垂,霎时就红了面颊,晕乎乎的就将手中的酒递给了林嘉萱。

林嘉萱从小到大基本上没沾酒,但她喜爱酒的醇香,白酒尤甚,今夜得加上这瓶红葡萄酒,至于品牌,全英的它,恕她这学渣看不懂。

“尝尝!”徐御铭的声音宛如魔鬼,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这边吸引了过来,李昊先前还不振的神态,顿时有了精气神,连忙起哄道:“妹妹,怕什么?这酒可比你冰饮好喝着呢!”

李昊对这小妹妹可是一下子就看顺了眼,好似自家那小魔女,想要调戏,又想保护。

“可是……可是……”林嘉萱眼底有着好奇,也有些许的害怕,不自觉的就将眼神投向林嘉馨。

滴酒不沾的她不知道自身酒量如何,也不知道是不是一杯倒的体质,但醇香的味实在勾的她难受。

就这一晚吧!以后还有没有这个机会都难说?人生在世,不就是及时行乐嘛?

一看就知道这酒贵的离谱,她那小荷包连那零头都买不起。

“喝吧!你的眼珠子都快掉进去了,叫别个看见还以为我们虐待了你,那眼巴巴的小眼神,真是个小姑娘。”说话的人叫严珩,他与在场的三位不同,整个人多了些煞气,面上的疤破坏了他俊朗的五官,多上了冷冽。

“对呀对呀!你怕啥?你姐不是递给你酒了吗?这说明你可以尝尝,即便是醉了,这不还有你姐和你姐夫吗?总能把你送回家的。”

林嘉馨也从徐御铭的男色中清醒了过来,瞧见自家妹妹那眼巴巴的样,暗骂一句,不争气,也不知说的是自己还是林嘉萱。

真是个小可怜,林嘉馨终是开口道:“喝吧!喝吧!”老姐我能扛着你回去。

话说,妹妹喝醉后到底是什么样?安静不说话,还是吵吵嚷嚷,她也很是好奇。

自家妹妹从小就没碰过酒,纵容一次也无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