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拿下船票,林嘉馨就迫不及待的查询,是这东西!是这东西!和她深入了解到的一般无二,而已上边写着名字的地方是空白。她的圈子倒不如徐御铭那般广,自上一次聚餐后,她就有意识的搜集关于大洪水的消息,船票更是会放过我。消息未扩撒,明白船票的人更是非常有限,故她但是她的圈子不如徐御铭那般广,自上次聚会后,她就有意识的收集关于大洪水的消息,船票更是不会放过。。...

拿到船票,林嘉馨就迫不及待的查看,是这东西!是这东西!和她了解到的一般无二,只是上边写着名字的地方是空白。

她的圈子不如徐御铭那般广,自上次聚会后,她就有意识的收集关于大洪水的消息,船票更是不会放过。

消息未扩散,知道船票的人更是有限,故她还是费了好大劲才在别人手机上见过一眼船票的图片。

而和徐御铭交换的七彩米石,则是她上司,一个背景深厚的官二代处偷来的,说来可笑,两人算是相交莫逆的异性朋友,是林嘉馨的博乐,也偏偏是她这朋友,千里马干出了盗窃之事。

但一切都是为了更好活着,况且,况且他也并不知道七彩米石是何物,不是吗?林嘉馨这样想到。

就仅仅是当丢失一个艺术品吧!

或许是这样的想法起了作用,又或许是将脏物交出,减轻了属于她的罪孽,这让深陷愧疚之海的林嘉馨也不在如先前那般难受。

不由开始升出了好奇心,“徐御铭,这是什么东西?”

徐御铭不答,仅是笑,但她明显能感觉到他的愉悦。就在林嘉馨,以为等不到答案时,徐御铭开了口:“一个神奇的,可以颠覆的宝物。”

云里雾里,她更感兴趣的还是船票。只是一次,两次……手里的动作不停,她的面色逐渐煞白,惊惧与怒意共同交加,“怎么会?”

“怎么会?”

“徐御铭,怎么只有四张?”

她家中有五人,怎么可以只有四张?怒气溢满了她的眼眶,欲待喷发的怒焰持续积攒。

她在等待徐御铭的答案,徐御铭于七彩米石上收回了注意力,将它贴身收起,看向林嘉馨的眼中染上了愧色,“抱歉,嘉馨,我尽力了。”

尽力了?

尽力了!

怎么会是这么简单,这么轻飘飘的几句话。林嘉馨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裂开了,眼底先前留存的爱意瞬间消散无影,只留下深深的怀疑与不信。

徐御铭沉默的将林嘉馨拥入怀中,“嘉馨,你知道的船票并不好弄,所有的东西都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如果这是我能决定的事,那我免费赠予你又有何妨?”

“可这东西不是我点名要的,这票我也没能力拿到那么多。”

“可是……可是……你明明答应过我啊!为什么只有四张?”林嘉馨说出的话都不由带上了哭腔,她费了力的挣脱,她想好好看看面前的这个男人,想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愧色。

但没用,男人厚实的肩将她牢牢锁于怀中,“嘉馨,嘉馨,是,我答应过你!我言而无信,我能力不足,可是嘉馨,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你还有什么可说?没有票,我们就上不了船,没有票,我们就是这天灾下无处遁形的蝼蚁,人类个体的力量有多弱你是知晓的呀!会死的,会死人的……”

呵!肯定要死人啊!

徐御铭冷漠的想:能生存下来的名额就那么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将是大洪水到来之前的另一场人祸。

“我还有一个名额,只是和纯粹的船票不同,一个需要牺牲奉献的名额,姜君泽你知道吧?就是上回我们见到过的那个人,他是一个有权威的生物学教授……”

“教授,教授?他妈的还来逛夜店,他简直是侮辱这个尊称。”林嘉馨情绪有些崩溃,现在的她满脑子回想的就是那四张船票,关于徐御铭的话她是半点也听不进耳。

“林嘉馨!”这一声带着怒气,他忍受不了眼前女人的胡搅蛮缠,在他印象里,林嘉馨永远是一个理智高雅的人,他面前崩溃的这个人是谁?

是谁?

是一个有血有肉,有亲情有爱情的一个普通人,她会痛,她会悲伤,她还有忧愁。

眼看怀中的女人冷静了下来,徐御铭也收敛了情绪,他接着上面的话继续道:“我们冷静的谈一谈,虽然只有四张船票,但姜君泽那里我为你争取到了一个名额,可能你现在无法接受,对你来说很残忍,但即便是那种事,那种名额,都会是人们抢着要的……”

林嘉馨是怎么回到家的,她已经记不清了,妹妹开心的笑,母亲因一场雨驱散了眼底的忧愁,老父亲还为此多喝了一杯酒,即便是醉了还在为这场雨下的叫好。

眼前的他们谁又知道即将到来的灾祸呢?

或许,或许……那些专家的预测并不准,我们会因为这一场雨回到从前,没有天灾没有人祸,大国也是有限制的竞争,这颗蓝星依旧和平……

“姐姐!姐!”

“大姐!”

林嘉馨回过神,意识到原来是自家妹妹在唤她,她勉强的扯出一丝笑回道:“怎么了?”

“大姐你有点不对头,浑浑噩噩像个游魂。”板着脸,用着极认真的表情说着孩子气的话。

林嘉馨还没怎样,林母的灭绝师太吼就传了过来,“死丫头,你说什么呢!”

随之而来的还有被林母扔来的一糖果,让林嘉萱灵巧的避了开来,俏皮的朝林母吐了吐舌头,直看的林母好气又好笑。

林嘉馨捡起了地上的糖果,整了整神态,她依旧是这个家的大姐,“有话说话,是不是还想讨一顿打?竹笋炒肉的味道你是不是已经忘了?我不介意给你回忆回忆!”

大姐果然是那个大姐,落寞果然还是不适合她,林嘉萱一屁股就从林嘉馨屁股底下挤出一个人的位置。

“姐姐,我们的小老弟是不是该回来了呀!”

“这都下雨了,老妈总是不会再抠搜那一两杯水啦!”

又一个糖果扔来,林母宝刀未老,这一次没叫林嘉萱给避过,但好巧不巧林嘉馨偏偏动了一下,替妹妹挡了灾。

林嘉馨揉了揉额头,无奈的对着林母道:“妈,火气要不要那么大?你想听直接搬个凳子坐过来就是。”

“才不,谁要听你们小女生的话!”话落,一直杵在一旁的林母回身上了楼,嘴上咕哝道:“我还得上去看看那老头子,也不知吐没吐,林家的就没一个争气的,个个都是一杯倒。”

也不知含沙射影谁?林嘉萱到是躁红了面颊。

没理会林母,点了点妹妹额头,“就你一天天的惹老妈生气,我看真是欠打了。”

哪有!林嘉萱委屈啊!她这不就在林太后眼皮子底下讨活嘛!反正怎么做都是错?要是哪一天没听到林母训她的话,可能耳朵都不得劲!

还没从自身走出就听林嘉馨幽幽道:“弟弟啊!他是该回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