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爸!什么事?你快讲吧。”江石头不在乎的坐定。江小小也坐在大哥身边。她明白是什么事情。这一次的家庭谈话上辈子也有。那是家里正面临的最非常严重的现状是。他们家要有一个孩子上山下乡去。而父亲惟一也可以做的是让他们自己可以选择谁去。毕竟上辈子三哥江石头,江石头不在意的坐下。。...

“爸!什么事?你快说吧。”

江石头不在意的坐下。

江小小也坐在大哥身边。

她知道是什么事情。

这一次的家庭谈话上辈子也有。

那就是家里面临的最严重的现状就是。

他们家必须有一个孩子下乡去。

而父亲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让他们自己选择谁去。

当然上辈子三哥江石头,后来改名叫做江磊的哥哥,为了不让自己这个妹妹吃苦,自告奋勇去报名下乡。

然后一辈子留在了那个地方,英勇的献身给了那片土地。

父亲本来准备让她顶替自己进纺织厂工作。

结果她被亲妈找上门来了。

各种的理由,就是说江老实两口子当初是为了让他们的孩子享福,才把孩子抱错了。

两个女孩子追根究底!

是江老实两口子算计他们才这么做的。

她也就真的信了。

可是也不想一想,既然如此,亲妈那么心疼自己,为什么不把那个方小慧送回江家来。

反而既要把方小慧留下来当做亲生的孩子照顾,还要她这个亲生的女儿顶替自己的大哥去下乡。

什么便宜都让他们方家占了。

最重要的是,自己这个亲生的女儿没享上福就算了,居然被亲妈一通诉说居然傻傻的以为终于可以和大哥他们建立深厚的感情。

该补偿的那一方,难道不是该方家补偿她吗?

凭什么她要去补偿讨好方家的人?

反正上辈子脑子不太清楚。

江小小觉得大概率和自己一门心思把江家人都当做了居心叵测的混蛋,自己是被人陷害,所以对亲生的父母深信不疑。

其实想一想,所谓的亲生父母做过什么事情让她会感觉自己是亲生的啊?

活生生连一个养女都不如啊。

自己上辈子那么惨,其实和自己好高骛远,轻易相信别人有很大原因。

江家父母可是对自己几乎是掏心掏肺的好。

就算是知道不是亲生的,父母也努力的想要给她一个良好的生活环境。

想要保护她。

可惜她一直都是有眼无珠啊。

“爸,您说吧!”

江老实很欣慰。

“是这样,街道通知了,咱们家必须出一个孩子下乡插队,你们兄妹两个肯定要去一个,我和你妈的意思是……”

“当然是我去,就小小那个小身板,去了下乡,那还不哭死啊!我去!爸,别说了,我是个男人,家里遇到这种事情,当然是我去。”

江石头没等父亲说下去,自动自发的就开口。

和上辈子一样。

江石头想要护着妹妹。

江小小眼底湿润。

她可爱的家人啊。

范秀英一听,满意的笑了,“你爸也真是的!这种事情还需要问啊,我就说石头是当哥的,就该石头去,小小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你让她下乡种地,她能行啊。你爸还非要问问你们的意思,看看我说对了吧?”

顶针狠狠地顶着针鼻儿,从另外一头把针线抽出来。

“哎,我就是不想孩子们有怨言,既然石头你说了,那你就去,你是当哥哥的,你去合适,爸也不是偏心,你妹妹身子骨不强,去了,恐怕也……”

江老实倒是没意外,江石头很懂事,这孩子一向护着妹妹,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不,爸,妈,三哥,我去。”

江小小大声的打断了江老实的话。

全家人都沉默了。

“小小,你争什么啊?这是去下乡,不是平时你参加的那些什么好玩的郊游,去了可是要干农活儿,你?还是算了吧,到时候哭鼻子都找不到家里人,那地方人家可不会把你当亲人的疼爱,你可别想不开。”

江石头一脸的看不起人的样子。

他是真心以为妹妹想差了,估计以为下乡就是去吃吃喝喝玩一玩。

这小妮子不知道下乡意味着什么。

“别胡闹了,小小,你哥去,你留在家里。”

江老实同意儿子的话。

范秀英也劝道,“小小,你在家里陪着妈,咱不去那乡下去,咱不吃那个苦。”

江小小心里一痛。

是啊,母亲这个话一点都不觉得偏心。

可是未尝不是对她的偏心啊。

她去了苦,三哥,去了难道就不苦?

只不过他们都觉得她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不应该受苦罢了。

父母哥哥姐姐努力的保护她,却护出来一个吃里扒外的白眼狼。

她的眼上辈子到底有多瞎啊。

会以为这样的父母会是想要把自己的孩子送去别人家,占了人家便宜的贪图富贵的混蛋啊。

就父母把她当做眼珠子一样疼爱的架势,还需要她回去受罪去?

那方家一向重男轻女,她就是回了方家又能有什么好日子呢。

她太把自己当回事了。

方家因为资本家的黑背景,可是重点打击对象,她要是真得在方家长大,恐怕早就被下放到农村去了。

还能好好的在这里享受好日子?

“爸妈,三哥,我说了我去下乡,你们别当我胡闹,我知道下乡意味着什么。我想去,我都十八岁了,不是小孩子了,我在家里又不上学!还不是在家里吃闲饭,我去了那里也能好好的劳动,再说了,不是都说了,这一次去的农场,是按照公分计工资,是实打实的发工资。

我想去工作。”

“傻丫头,爸妈有没有嫌弃过你吃白食,再说了,你想做工作,爸也快退休了,到时候实在不行你顶爸的工作去上班,在厂子里上班可比农场好多了。

你别心急,三哥去农场,三哥身体这么壮,比你能受苦,你都知道不能吃白食!三哥也像你学习,三哥也要工作。”

江石头苦苦的劝着妹妹,就怕妹妹不开眼真的去下乡。

“三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爸的工作是开货车,要是顶班,也该是你去,我去了最多就是车间里的纺织女工,再说还不一定能有位置给我,谁不知道纺织厂一个萝卜一个坑,我去了,就要有人让位置,谁心里能愿意啊。

到时候咱爸得罪了人,人家还不一定怎么说闲话,与其那样,还不如我去农场,你去顶班,这样爸妈也不至于日子过得艰难。

你们都放心!我知道下乡要干什么,还有我的几个小姐妹也一起去呢,我们说好了,在一块不分开。爸妈,你们就答应了吧。”

一时之间家里人都以为自家的这小丫头这是又是意气用事。

谁不知道江小小那几个小姐妹也都到了家里要下乡的时候。

他们家要出人,别人家也要出啊。

都不知道该怎么劝。

自家这个闺女脾气那个倔啊。

一言不合就会哭的和发大水一样。

家里就没人惹得起。

可是就这样吧。

父母心里难受。

这孩子就是被他们惯坏了,根本不知道世道的艰难啊。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