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重华宫。缠在季如蕙脖子上的白绫越勒越紧,她的呼吸声也随着越发重,勒住她脖子的太监是个练家子,手劲奇大,一丝也不愿完全放松。季如蕙一直坚持了这么久,体力终于等到到了极限,手也就渐渐地有心无力地垂落。她明白自己就得死了……她不想死!她毕竟不想死!也没人比她更缠在季如蕙脖子上的白绫越勒越紧,她的呼吸声也随之越来越重,勒住她脖子的太监是个练家子,手劲奇大,一丝也不肯放松。。...

重华宫。

缠在季如蕙脖子上的白绫越勒越紧,她的呼吸声也随之越来越重,勒住她脖子的太监是个练家子,手劲奇大,一丝也不肯放松。

季如蕙坚持了这么久,体力终于到了极限,手也开始渐渐无力地垂落。

她知道自己就要死了……

她不想死!她当然不想死!

没有人比她更想活下去了。

而在季如蕙的身边,此时还躺着一个已经断气的女官,暴瞠着双目,被人用碎瓷片割喉而死,血流了一地。

“啧,不愧是武毅将军的女儿,喝过一杯下了‘恋清风’的茶,竟然还有本事杀我一个心腹,季如蕙,我平时真是小看你了!”

在季如蕙五步远的地方,站着一个穿着华丽宫装的少女,此刻正嫌恶地皱着眉头。

她是这座宫殿的主人——福安公主赵嘉祐。

“你快点去死吧!”

福安公主突然拔高了嗓音尖叫。

季如蕙苍白泛青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个冷笑,天之骄女、受尽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福安公主,竟然会千方百计设陷阱来杀她这样一个无足轻重的人,她的面子可真是够大的啊。

“你还想嫁平懋哥哥,就凭你也配吗?季如蕙,你早就该随你爹娘死在西北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京城本来就不是你待的地方!这是你自己找死,绪奴,快点勒死她!”

福安公主是这么迫不及待。

原来……

是她看上了自己的未婚夫啊。

季如蕙突然觉得有点可笑,季家累世忠良,大哥和父亲死在了前线,母亲来自种家,素来巾帼不让须眉,而她是皇帝钦封的仙惠郡主,竟然却是因为这种理由,死在了他的爱女手里。

“这世上可不需要你这种郡主,只要有我这个尊贵的公主就够了。”

福安公主的最后一句话飘进她的耳朵里。

是啊,她季如蕙只是一个皇家人施舍的“郡主”罢了,在真正的公主面前,她不过是只蝼蚁,对方想要自己的性命,如此轻而易举。

胸中滔天的愤怒和恨意在疯狂叫嚣,却只能被硬生生地哽在喉头,随着主人的断气而烟消云散。

……

不!

脸色苍白的女孩子被脑中回荡的尖叫声惊醒,倏然睁开了双眼,一双幽深的眼瞳中有浓烈的光芒闪过。

黑暗之中,一只粗糙的大手突然伸过来捏住了她纤巧的下巴:“哟!小娘们,大爷还以为你死了呢,没想到醒过来了,正好,大爷可不喜欢玩尸体。”

随着几声淫贱的笑声响起,那粗壮丑陋的大汉压在她身上开始上下其手,并解着她身上的衣物。

可他不知道,短短瞬息之间,这具躯体已经换了个新主人。

季如蕙——现在她叫做柳照影,知道自己没死的同时,立刻明白了眼前的状况。

她正在被这个贼人侵犯。

昏暗沉闷的屋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气,她侧过眼,就看到床旁边的椅子地上正横七竖八地歪着几具尸体。

禽兽!

这世上真有这么畜生都不如的人。

见身上的小娘们竟然连挣扎都不挣扎,那大汉倒是乐了,没想到刚才教训两下她还挺有用,本来以为不小心打死了,没想到是给打乖巧了。

他俯下身去啃女孩子白嫩的肩膀,却没注意到身上这个女孩子的眼神已经落到了他身侧的佩刀上。

柳照影屏息,趁他不备弯起右膝猛地向上一顶,随着一声闷哼,大汉蜷起身子,还没来得及破口大骂,柳照影就敏捷地一个翻身压坐在了他的身上,同时右手抽出了他身侧的佩刀。

大汉甚至什么都还没有看清,只觉得银光一闪,跟着自己的脖子一阵湿热,竟是喷涌而出一道血注。

血珠溅在女孩子苍白秀美的脸上,她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竟有种妖异的美感。

不、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这小娘们一招之内就反手抹了他的脖子!

大汉不可置信,这快很准,这行刀的路数,分明是练过的。

这还是刚才哪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吗?

柳照影镇定地将刀在他胸口衣襟抹了抹,微微有点喘气,皱着眉说了一句:“体力是真差……”

她是在说谁?

大汉没有时间知道真相了,他的血越流越多,嘴里发出了两声无意义的呻吟声,就一步步地踏向了阎罗殿。

柳照影听到了门外似乎有脚步声接近,是了,看这屋里的情况,肯定不会是一个人做的,这人必然还有同伙。

她轻轻推开张罗汉榻后的窗户,打算从这里钻出去,突然床边趴着的一个小身影动了动,是个男孩子,发出了一声嘤咛。

还有活人!

柳照影收回踏出的脚,扶起那男孩子。

他的额头上有伤,是被人重重地推倒后磕破的,可能是刚才那贼人下的手,但他急于办事,没有赶尽杀绝。

“……阿姐。”

那男孩子低声喊了一句。

柳照影浑身一怔,这声呼喊让她立刻想到了季槿,她那个尚在延州的弟弟,季如蕙已死,也不知家人何时能收到消息……

来不及伤怀,柳照影捂住那男孩子的嘴,轻声说:“我带你走,别出声。”

男孩子点点头,一双大眼睛里充满了信任。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响,还伴随着嬉笑谈话声:

“老三就是改不了老毛病,吃顿饭的功夫也不肯浪费,我看那柳家的小娘们确实生得标致,他怕早就忍得心痒难耐了。”

“他就是不着调,别是到现在还没杀,怜香惜玉留着条性命呢,那可就坏事了。”

“是啊,要是他们不死光,我们可拿不到钱……”

几人说笑着在外面开始喊:“老三,办完事了没有!”

柳照影把那短手短脚的男孩子费力地推出了窗外,自己已经是满头的薄汗,她刚才能杀了那人,完全是因为他对自己没防备,可要是对上外面那几个,以她如今这具身体,必死无疑!

“快走!”

她催促男孩子。

“老三?”

门外的人没听到回音,开始狐疑。

在他们一脚踹开门的时候,柳照影刚好缩回脚跳出了窗口。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