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柳照影前天在路上骑着马的时候,实际上就了暗自勘查过了,这地方比她想像的要繁华热闹。虽然驿馆是靠着山涧建的,虽然出了那座山基本上是宽敞的丘陵和平原了,路上的村落也很密集程度,表明这也不是什么荒芜的州府。“原来前面是江宁县了……”听老夫妻叙说之后,她才虽然驿馆是靠着山涧建的,但是出了那座山几乎就是低矮的丘陵和平原了,路上的村落也比较密集,说明这不是什么荒凉的州府。。...

柳照影昨天在路上骑马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暗暗勘察过了,这地方比她想象的要繁华。

虽然驿馆是靠着山涧建的,但是出了那座山几乎就是低矮的丘陵和平原了,路上的村落也比较密集,说明这不是什么荒凉的州府。

“原来前面就是江宁县了……”

听老夫妻叙述过后,她才知道这里离江宁县竟然只有一两天的路程,而到金陵城,也不过七八天。

也就是说,柳家人死在那里,是因为那里是最后一个盗匪能够劫杀他们的地点,越靠近金陵,盗匪就越难动手。

没错,柳照影知道,这根本不是一起谋财害命的杀人案。

她没有忘记自己当时躺在罗汉榻上听到外面人说的话。

他们说:没有杀光柳家人就没有钱。

这批盗匪是被人雇佣买凶的。

要知道从全州通往金陵的商路是繁华且治安良好的,盗匪们也有自己的规矩,没几伙人会在官府的眼皮下顶风作案,那伙贼人分明是重赏之下的勇夫。

柳家的事,比她想的麻烦……

虽说她答应了原主的残念要替柳家报仇,可现在的她什么都做不到。

她也有自己的仇要报,可她又凭什么去找一个公主报仇呢?

大楚讲究“民安于籍”,她现在甚至连去京城的资格都没有,除非也铤而走险学那些盗匪冒着被抓的风险冒籍混进京城去,可即便那样,她也还是没办法去暗杀公主。

柳照影别无他法,她只能先替原主解决麻烦,让自己活下去,才能利用柳照影的身份东山再起,毕竟季如蕙已经是个彻彻底底的死人了。

“阿姐,我把这个带出来了。”

阿拴打断了她的思绪,把一个一直紧紧裹在胸前的小包袱拿了出来,这孩子在那样的时候,竟然还记得带这个。

小包袱打开,里面有他们的户籍、通往金陵的路引,还有两张银票,一支玉管笔,一枚白玉带钩几样杂物。

有了这些,他们起码能够进金陵城了。

柳照影认真地问眼前的男孩:“阿拴,你想过报仇吗?”

阿拴咬着嘴唇,眼睛里闪着泪光,决绝地点点头:“我一定会替爹娘报仇的。”

“那你怕吗?我们可能还没找到他们就先死了。”

阿拴却一点都不怕:

“阿姐,爹爹以前说过,躲避永远不是最好的办法,只有转守为攻,才能有胜算。”

这个柳家爹爹,倒是在这方面和她的想法很相似,所以他才会在明知有危险的情况下动身北上吧,只是最后还是输人一步了。

“好,阿拴,你听着。”柳照影握住他的肩膀:“昨天那些强盗,是有人特地安排来杀我们的,我们不死,背后那个人就不会收手。”

阿拴的眼睛越睁越大,柳照影继续说:“想要活命,现在有两件事要做。第一,我们必须一起想,找到他们一定要杀我们的原因,这样我们才不会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第二,我们要动身去金陵,因为那伙盗匪是没有那么容易进城的,但是问题是——要杀我们的人同样知道我们的目的地是金陵。”

她指着那张路引。

前进或者后退,都是危险,这样的情况她需要跟对方讲明,哪怕这还是个孩子。

阿拴突然浑身泛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他既震惊于这一层层无比理智的分析,又震惊于这样一个镇定冷静的过分的阿姐。

她真的是阿姐吗?

以前连看杀鸡都怕的阿姐,昨天杀了两个盗匪啊!

盯着柳照影幽深沉静的双瞳,阿拴搓了搓手臂,不管如何,阿姐是不会伤害他的,昨天要不是阿姐他早就死透了,他怎么能怀疑她呢?

“好,阿姐,我都听你的!”

******

告别了收留他们一晚的老夫妇,柳照影带着阿拴出发到了江宁县,为了方便,她换了一身男装,明明是一样的容貌,可是阿拴觉得眼前这个阿姐有了一种说不上的飒爽磊落气质,往那里一站,就是真正的男人都会逊色三分,待在她身边,他总觉得充满了安心。

两人不敢明目张胆地戴孝,选了几身素净的衣衫,碎银子用光了,柳照影阻止了阿拴动用银票的想法,反而把自己手腕上仅剩的一个金镯子当了。

进金陵的路很顺畅,柳照影带着阿拴往人多的地方走,那伙贼匪再也没有出现过,但是他们两个逃走的消息,她相信盗匪们背后的雇主肯定知道了。

这几天,在养伤的同时,柳照影仔细地和阿拴筛选过了一遍记忆想找出一点关于凶手的蛛丝马迹。

毕竟柳芝元请镖队保护,就说明他其实是有些预感的,他大概知道会是什么人向他们动手,可他不会在两个孩子面前提起这些。

最后柳照影把嫌疑锁定在了一个姓陈的人身上。

这个人是在柳家离开全州前半个月造访的,据说是柳芝元的老友,柳照影并没有和他碰面所以记忆并不深刻,但阿拴却是见过他的。

这个姓陈的人,是从金陵来的。

而他走后,柳芝元就决定变卖家产北上金陵,所以他一定是说了什么促使柳芝元做了决定。

“阿拴,你还记得他的相貌吗?”

毕竟是将近两个月前的事了,阿拴也只记得一个大概,他在画纸上尽量描绘出这个人的相貌,出乎柳照影意料,阿拴对于画技有一定的掌握,画纸上没有出现一个四不像,反而是比较清晰的一张人像。

“没有阿姐和爹爹画得好,我才学了几年。”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柳照影当然是会画的,她提起笔,将阿拴画纸上的人像重新润色完善了一些,效果意外的好,原本的季如蕙画技就不错,可原主竟是胜过了她几分,画上的人立刻就得到了阿拴的认可,说有六七分像了。

阿拴和柳照影的画技当然都是父亲教的。

所以为什么一个药材商拥有这么好的画技呢?

柳家,果然充满了秘密。

柳照影把画像收了起来,提醒阿拴到了金陵一定要格外小心,不能离开她半步,因为他和姓陈的见过面,他能认出对方,对方也一样能认出他。

其实如果不是阿拴强烈抗议,柳照影觉得把他打扮成女孩子会方便很多。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