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进了金陵城,第一件事情是要找住的地方,并且要规避各大酒楼和国内知名客栈。柳照影不明白柳家的仇人到底有太大的能力和势力,但他们那就要藏匿于行踪,当心起见,自然而然就不能够去那些有迹可寻的正店。“阿姐,这里……看出来像是黑店啊。”站在一家人迹罕至,更有甚者略柳照影不知道柳家的仇人究竟有多大的能力和势力,但他们既然要藏匿行踪,小心起见,自然就不能去那些有迹可循的正店。。...

进了金陵城,第一件事情是要找住的地方,而且必须避开各大酒楼和知名客栈。

柳照影不知道柳家的仇人究竟有多大的能力和势力,但他们既然要藏匿行踪,小心起见,自然就不能去那些有迹可循的正店。

“阿姐,这里……看起来好像黑店啊。”

站在一家人迹罕至,甚至略显荒凉破败的小客店门口,阿拴有点犹豫。

就是要看起来像黑店的才行。

老板娘是个寡妇,生得玲珑身段好相貌,妩媚风流俏模样,唇边还有一颗红痣,她见到眼前这两个嫩生生的小孩子眼皮也不抬一下,报出了一个价钱,要先付钱才能入住。

“老板娘,给我们一个单独小院落,临着后头巷子的。”

柳照影提出要求。

那样一个院落,必要时刻随时能够翻墙离开。

“哟,要求还挺高,出得起钱?”

老板娘笑眯眯地问。

“我们有钱!”

阿拴把小包袱往柜台上一拍,就要拿银票出来,真是的,他早说让阿姐先去票号把银票兑了嘛。

柳照影一只手赶忙按住小包袱,不动银票,拿出了里头的白玉带钩要递过去,却反被阿拴阻止:

“不行不行,阿姐这个不行的!”

柳照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

老板娘娇笑:“小兄弟,既然有银票,藏着掖着干什么,我这里可不是当铺什么都收,我只认银子的。”

她眼睛还挺尖。

柳照影淡定地抽出两张银票拍在老板娘面前:“金陵的规矩是什么?抽一成?还是一成五?”

“哟,看不出来,还是个混江湖的。”

“没有些底气也不会住你的店,明人不说暗话,老板娘,我这两张银票是正经大票号出的,童叟无欺,只一个要求,不能在金陵兑。”

还是一个道理,银票这东西虽然看着方便,但是一旦拿去兑了现银就是露了自己行踪,这也是柳照影选择这些江湖客店的原因,偌大一个金陵城,总有些银票来历不明不干净,所谓“黑银票”,在本地是花不出去的,要经由专门的人到其他地方去兑现,而这些店,多半有这样的门路,只是这样渠道兑到的银子,自然要打点折扣。

“哈哈哈哈小兄弟,原来是姐姐我看走眼了,你是个懂行情的。收你两成,把房钱也算进去了,一会儿就去给你称八十两银子。”

两张面额五十两的银票,兑出八十两银子。

柳照影点点头,没有异议。

八十两啊,看似不小的一笔数目,但是在金陵也生活不了几个月。

阿拴在旁边看得再次震惊,原来还能这么玩的?

回了房,柳照影就拿出刚才那个白玉带钩问阿拴:“这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她搜索了一遍记忆,发现原主根本就不在乎它,所以自己也没印象,不像那支玉管笔,是柳芝元的遗物,姐弟俩是绝对不会动的。

阿拴叹了口气,“阿姐,你是真忘了,还是死活不愿意承认啊?就算你再不想,这也是你亲生父母给你留下的,爹爹说了,往后你要靠它找回你亲生爹娘的,你再不喜欢也不能当银子给花了啊。”

原来是柳照影不愿意接受把自己抛弃了的亲生父母,就连带着也嫌弃这个白玉带钩,记忆里更是下意识地排斥它。

柳氏夫妇从来没有向两个孩子隐瞒过他们自己的身世,甚至,柳芝元是想帮他们找到亲生父母的。

“阿姐,你好像就是金陵出生的呢。”

阿拴又说。

金陵,又是金陵?

柳照影敏锐的直觉再次开启,原主是个天真浪漫的小姑娘,可她不是,她不觉得这几件事都是巧合。

柳芝元决定举家迁往金陵,姓陈的神秘访客来自金陵,柳照影出生于金陵……

三条线索都汇聚到了金陵。

将柳家灭门的人,或许和这三件事都有关联?

柳照影的手细细地抚摸上白玉带钩,玉色澄澈,上面的纹路精致古朴,这东西不是普通人家会有的。

她把它收进了怀里,阿拴看在眼里,以为她被自己说动了,悄悄扯了扯柳照影的袖子:“阿姐,现在爹和娘都死了,如果你要去找你亲生爹娘的话,他们、他们一定会接你回家的……”

“说什么傻话。”柳照影摸他的头,“我不是说了,我们要一起为他们报仇,何况,你怎么知道我的亲生父母会接我回家,而不是想我死?”

阿拴瞪大了眼睛。

是啊,谁说亲生父母就一定要认回她的?

另一种可能,他们也会千方百计地想要一个不该存在的人从这个世上消失吧。

******

只是出门吃顿饭的工夫,柳照影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样的麻烦。

“阿拴,别管她,我们走吧。”

阿拴却不愿意:“阿姐,不救她的话,她就会死的。”

柳照影看着这个倚在巷口半昏厥的女子,觉得一阵头疼。

“当初你昏倒在村口,也是村民们救了你呢。”

他又搬出了一个无懈可击的理由。

柳照影:“……”

“救……救我……”

女子的斗笠遮不住她半张如花似玉的容颜,一看就是烧得厉害,她正轻轻喘着气,一手还拉着柳照影的衣角恳求。

柳照影觉得神奇,难道她看起来是路人中最正义正直的一个吗?

看这女子的容貌气度,不似普通人家的女儿,救了她,可能会有点麻烦。

柳照影踟蹰了一下。

但是往往麻烦才会带来转机不是吗?

反正她现在已经举步维艰了。

“好,我们把她带回去。”

将女子带回了客店,柳照影给她抓了药喂她喝,一夜过后她就醒过来了。

一醒过来,她就赶紧朝两人道谢。

“道谢就不用了,你先说说看吧,你是什么人。”

女子犹豫了一下。

“不肯说的话,你就立刻离开吧。”

柳照影的声音平静冷漠,不含半丝语调起伏。

顾仪慧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个身量纤瘦、挺拔清秀的素衣年轻公子,一时有点回不过神。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男人。

他救了自己,却一点都不怜香惜玉吗?

为什么一点都不温柔?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