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柳照影望着眼前的女孩子直拧眉,她毕竟不明白顾仪慧这时的想法。放下自己茶杯,她淡淡地说:“你所以是金陵勋贵家的小姐吧,身份不低,何苦作出这些离开家远走的闹剧,外面的世界比你想的危险,你但是快点儿回家去吧。”顾仪慧突然红了眼眶:“你都猜到了……是,我是离放下茶杯,她淡淡地说:“你应该是金陵勋贵家的小姐吧,身份不低,何必做出这些离家出走的闹剧,外面的世界比你想的危险,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柳照影看着眼前的女孩子直蹙眉,她当然不知道顾仪慧此时的想法。

放下茶杯,她淡淡地说:“你应该是金陵勋贵家的小姐吧,身份不低,何必做出这些离家出走的闹剧,外面的世界比你想的危险,你还是快点回去吧。”

顾仪慧突然红了眼眶:“你都猜到了……是,我是离家出走的,因为我家里要把我嫁给一个纨绔子弟!”

柳照影低头喝了一口茶,神情古井无波,仿佛对别人来说天大的事在她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那么……你觉得离家出走以后,能改变什么呢?”

顾仪慧愣住了。

她没想过这个问题,反正,她一心想的就是要和家里对抗!

柳照影很清楚这种对抗的结果,要不就是被家里人抓回去教训一顿继续嫁给那个纨绔,要不就是被家里人抓回去教训一顿继续嫁给一个并不会更好多少的男人。

总之就是自己受苦。

所以柳照影当初还是季如蕙的时候,对于宫里把自己指婚给广平侯长子谢平懋,唯一的感觉就是:哦。

“反正那个人是个流连花街品德败坏的纨绔子弟,靠着家里的荫蔽作威作福,我是绝对不会嫁给那个人的!”

顾仪慧嚷嚷着。

柳照影不想再听她的抱怨了,只说:“我替你去抓药,药钱会问你家里要,你现在告诉我你家里的地址,我去通传一声,不然的话,你不能留在这里,我收留你,不是为了被你拖累的。”

她的话很不客气,可是又很有道理,顾仪慧是身家不凡的大小姐,他只是市井里最普通的男人,甚至住在这样的地方……

一旦她被找到,那他就必然受自己牵连。

顾仪慧泄了气,终于松口:“宋国公府。”

宋国公,柳照影没什么印象,因为在金陵的勋贵,都基本上是快被遗忘的角色,他们是太祖朝固守留都的一批人,甚至祖祖辈辈都无法进京,早被历代皇帝忽略了。

柳照影抓过药后雇了一个街边的小童去宋国公府通传,但她没想到,这么快人就来了。

一个十七八岁年纪的少年公子,一身华服锦衣,带着侍从不客气地闯进了客店。

老板娘是个有眼色的人,知道拦不住就立刻不拦了,所以他们一直冲到了柳照影的小院里。

这少年生就了普天下难觅的一副好相貌,脸若云间月,眉如三月柳,更有难得一见的一张唇珠诱人的菱唇,举手投足间风流尽现。

只是富家公子身上难免染些风月习气,略见几分轻佻,此时他嘴角微扬,藏着三分讥诮邪气,眉间更是薄染怒意。

柳照影听到动静就让阿拴和顾仪慧躲在屋里别出来,她打开门,见到来人登时愣在了当场。

不是因为此人美貌,而是因为她没想到这么快会遇到故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京城一霸、混世魔王鬼见愁孟眠春孟小国舅,他的长兄孟仲毅刚刚封了候,长姐孟皇后执掌后宫多年,地位稳固,他又是老国太老蚌生珠四十二岁时才生下的,被家人宠得无法无天,横行嚣张,霸道无忌,在柳照影死之前,听说他还刚把蔡太师家的宝贝儿子给打成了猪头,被皇帝叫进宫大加斥责。

柳照影和他不熟,更谈不上交情,谁不知道孟小国舅最喜欢温柔可意的女子,自己在他眼里大概算一个男人吧——也可能是两个。

孟眠春见到在门口站着的柳照影,冷笑一声,马鞭就不客气地甩了过来,柳照影侧身避开。

孟眠春气得跳脚,指着柳照影大骂:“就是你这个混账东西,死娘娘腔,是你给小爷带绿帽了?你别跑,看小爷不打断你的狗腿。”

柳照影明白了一件事。

原来,顾仪慧嘴里口口声声不愿意嫁的那个纨绔,就是眼前这个人啊。

真是应了一句话,人生何处不相逢。

孟眠春只能沦落到和金陵的勋贵定亲了,是了,在京城他的名声已经被他败光,朝中清流们不愿意和外戚扯上关系,而得势的勋贵知道孟眠春这副德行的,也少有肯把女儿嫁过去的。

所以是一片鱼塘里捞不到鱼了,只能换一片捞。

柳照影忍不住笑了一声,自她重生醒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觉得一件事情有意思。

孟眠春不可置信地问左右:“刚才这小子是在嘲笑我吗?”

左右侍从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案:“是的,少爷。”

孟眠春冷笑一声吩咐:“把这小子的腿打断,我是说每一条!再把他扔进小倌儿馆里去,看他还敢嚣张!”

柳照影后悔自己刚才的一时失态,实在她是没见过这么四处嚷嚷自己戴绿帽的男人,这个孟眠春,简直让人无话可说。

她解释:“误会,都是误会,顾小姐好好的,我也并没有给孟公子……戴绿帽子。”

这时候顾仪慧忍不住跌跌撞撞地跑出来了,见到孟眠春立刻脸色一白,但还是拦在了柳照影面前说:“你们不要伤害柳公子。”

这一拦之下,孟眠春更是火冒三丈:“把他们这两个恬不知耻的都拖去沉塘,快点!”

他一脚揣在一个小厮屁股上,小厮委屈地回头:“少爷,这可是两条人命,您、您别这样……”

他忘了自己现在还是在受惩罚的阶段?

之前把人家蔡太师的儿子打成猪头,屁股被打了十板子疤痕还没消呢,这会儿又想着草菅人命了?

“何况您和顾小姐还没定亲呢,算不上……呃,绿帽子。”

另一个小厮提醒他。

“那我看着也碍眼!”

孟眠春完全不听劝。

“国舅爷,手下留情,留情啊!”

宋国公府世子顾辞安终于收到柳照影的口信赶到了,也怪他回家晚了一步,反而被孟眠春的人先找到了自己的妹妹。

孟眠春将马鞭一甩,朝顾辞安横了一眼,“你们顾家打算给我个什么说法?”

顾辞安满头冷汗:“国舅爷……您想要什么说法?”

孟眠春笑了笑,笑容中充满恶意:“我要他们两个的命就好了。”

命……就好了……

顾仪慧脸色煞白,柳照影眸光闪了闪,神色不变。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