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咚咚咚”“咚咚咚”一声然后一声的敲门声响了,林芷清迷迷糊糊的醒回来,她感觉浑身冰冷,脑袋里一片空白,她还还来细想,只听“哐”的一声,门被外力踹开了,一阵冷风吹来,冻得她直打浑身哆嗦。“死丫头,还不赶快出来,和王婶走。”林芷清还没反应时回来这什么情“死丫头,还不赶紧起来,和王婶走。”林芷清还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情况,就被一把从床上拖到了地上。“还给我装死,装死也没用,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咚咚咚”“咚咚咚”一声接着一声的敲门声响起,林芷清迷迷糊糊的醒来,她感觉浑身冰冷,脑袋里一片空白,她还不及细想,只听“哐”的一声,门被外力撞开了,一阵冷风吹来,冻得她直打哆嗦。

“死丫头,还不赶紧起来,和王婶走。”林芷清还没反应过来这什么情况,就被一把从床上拖到了地上。“还给我装死,装死也没用,今天你走也得走,不走也得走。”

“她奶,你可轻点,摔坏了,人家可不要的。”

林芷清揉了揉被摔疼的胳膊,抬眼望向面前的两个人,一个一身靛蓝色的布衣,身材矮胖,头发略微斑白,那布满皱纹的脸上,说不出的精明之相。

另一个,一身红色的绸衫,一脸笑嘻嘻的望着她,那张脸,看得她不经打了一个冷颤,鸡皮疙瘩掉一地,雪白的脸,两坨大腮红,活像纸扎铺里的纸人,鬓角还带着一朵大红花,说不出的诡异。

什么情况?她明明刚被车撞飞了,怎么来到了这里?她,这是穿越了?

环视了四周,除了一张床,一张桌子,啥也没有,这也混得太差了吧,人家穿越不都是霸道王爷爱上我的节奏,再不济也有个什么随身空间在手,怎么轮到她了,就土坯破床嫁掉我的节奏呢?

“闺女啊,赶紧起来,地上凉,收拾收拾跟我走吧,今天可是你的大日子,误了时辰可不好。”说罢,就上前一步,将林芷清拽了起来。

“你们这是干什么?”突然一道稚嫩的男声自门口传来,只见他几步走到林芷清的跟前,“姐,你没事吧?”

“没,没事。”望着眼前一脸担忧的脸庞,林芷清忍不住的伸出手,想抚平他紧皱的眉头。

“奶奶,我们可是已经分家了,你今天来,又为了什么事?”林昊哲一把挡在了林芷清面前,转身问道。

“咋了,分家了,我还不能管我孙女的婚事了,你姐姐都15了,我找王婶子给你姐姐说了门好亲事,今天就送过去拜堂成亲。”林刘氏中气十足的说道,说罢,她就一把抓住林昊哲的手,想把他推开。

“奶奶,我们二房已经分家出来单过了,我姐姐的婚事自有我们二房做主,奶奶就不用操心了。”林昊哲一把挣脱了林刘氏的手,定定的站着,纹丝不动。

“瞎说,儿女亲事,自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父母双亡,自然由我这个奶奶说了算。”林刘氏说罢,再次上前,想推开林昊哲。却见林昊哲依旧纹丝不动,不由怒火中烧,大声喝道:“给我让开。”

“不让,奶奶,我们二房的的户籍已从家中迁出,您是没权利替我们做主的,您若还要闹,我只能请村长爷爷来了。”

“别呀,昊哲啊,王婶子可是替你姐寻了户好人家,你们家现在什么情况,你也是知道的,难道你不想姐姐有个好归宿?”王婶子听闻要找村长,忙出来打圆场。

“你且说说是哪户人家?”林昊哲有一点动摇,分家的时候,他们二房等于净身出户,除了这间破屋子,还有娘留下的嫁妆,也就2分地,根本养不活他们姐弟两个,姐姐也是因为找吃的才上山,不慎跌下了山坡,在家躺好几天了,他也没钱请大夫。如果真是户好人家,嫁过去总比饿死在家强。

“就下河村的沈家,沈家老二,家里有十几亩田,还是个读书的,将来如果考上了,你姐姐可就是秀才娘.....”

“滚”王婶子话还没说完,林昊哲怒吼一声,不由分说的把两人往门外推。

“我道是奶奶有这么好心,给姐姐寻门好亲事,原来是沈家那个病秧子,谁不知道那个病秧子病得快死了,在四处找人冲喜,我宁可我们姐弟饿死在家,都不会推姐姐入火坑,去给那病秧子陪葬。”

听到这里,林芷清好像有点明白了,敢情是把她送去冲喜丫,说得好听是冲喜,其实是要卖她吧。

父母双亡,净身出户,跌落山坡,不治身亡,原主的身世不是一般的惨啊,这是什么苦情戏的节奏,不幸中的万幸,至少还有一个疼她的弟弟,既然她来了,那么就替她好好活下去吧,反正她也回不去,既来之则安之。

“你个不孝顺的东西,还敢推我,小心我去衙门告你不孝。”林刘氏被林昊哲推出了屋子,还不死心的在门外叫骂着。

“就你家这个破落户,谁会娶那个死丫头,克死父母,天生孤寡命,有爹生没娘教的东西,还当自己是小姐呢?”

什么玩意,说她克死父母,有爹生没娘教,这小暴脾气说来就来,骂她可以,骂她父母就不行。

她慢慢的站起来,适应了一下这个身体,弱,不是一般的弱,感觉身无三两肉,大概是因为摔下山坡的缘故,一动就全身疼。

她默默的走出门,四下里寻了一番,只见墙角立着一把锈迹斑斑的柴刀,一把将柴刀操在手中,静静地走向林刘氏。

“把你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林芷清一手握着柴刀,指着林刘氏轻声道。

“姐。”

“你站一边去,小心伤着你。”林芷清一把将林昊哲拉在身后,一步上前指着林刘氏道,“你把刚才说的话再说一遍。”

林刘氏被林芷清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眼前的林芷清似乎和以前不一样了,以前的她总是唯唯诺诺的,哪敢这般和她说话。

但是她欺压他们惯了,今天不但林昊哲推了她,连这个死丫头都敢举着柴刀和她说话,简直是反了。

“咋了,就说你呢,克死父母,天生孤寡命,没人要的下作东西,还敢拿柴刀指着我,吓唬谁呢,有本事你砍丫。”

林芷清二话不说一柴刀就向林刘氏劈去,眼看就要劈中了,身后的林昊哲一把拉着她,林刘氏没想到她真的敢劈下来,吓得一下坐倒在地,随之一股骚臭味传了出来。

王婶子见眼前情况不妙,撒腿就跑,些许是吓着了,没跑几步就摔了个狗啃屎,在地上哼哼唧唧的。

林芷清也顾不上她,又举起柴刀指着林刘氏,“奶奶,你不是说我克死父母嘛,要不今天,我也顺道的把奶奶克死吧,嗯?”

“你,你想干什么?杀人是要偿命的,你,你也没有好下场。”林刘氏真的被吓到了,说话都开始不利索。

“你要把我嫁给病秧子冲喜,也没打算给我留活路,既然都是死,那当然要拉着你垫背了,不然我不是白死了,嗯?”林芷清又把柴刀往前伸了伸,眼见得快抵着林刘氏的脖子。

“杀人啦,快来人呀”林刘氏吓得往后一仰,倒在地上,嘴里大声的呼喊着。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