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刘氏惨嚎的呼喊声一瞬间被吸引了附近邻居,好多村民都循声而至。本来冷冷清清的叶家门前一下子围满了人,大家见林芷清举着柴刀,都敢见状,争相劝解道:“叶家侄女,你可不能够塌啊,杀了人是要抵命的。”“是呀,是呀,叶家丫头,可不能够犯塌丫。”“赶快的,把柴原本冷清的林家门前一下子围满了人,大家见林芷清举着柴刀,都不敢上前,纷纷劝慰道:“林家侄女,你可不能糊涂啊,杀人是要偿命的。”。...

林刘氏凄厉的呼喊声瞬间吸引了附近邻居,好多村民都闻声而至。

原本冷清的林家门前一下子围满了人,大家见林芷清举着柴刀,都不敢上前,纷纷劝慰道:“林家侄女,你可不能糊涂啊,杀人是要偿命的。”

“是呀,是呀,林家丫头,可不能犯糊涂丫。”

“赶紧的,把柴刀放下,有什么事,咱好好说。”

林芷清也不知道说话的那些个都谁是谁,见周围的邻居都出来了,她的目的也达到了,她又不傻,还真的砍了这个糟老太婆,然后自己一命赔一命嘛。

“各位父老乡亲,我也实属无奈,大家都知道我们二房已经分家了。

我奶竟然想把我嫁给下河村的沈家二公子,说得好听是嫁过去,谁都知道沈家二公子病得快不行了,正四处找人冲喜,这不是把我往火坑里推嘛。

这冲喜若是成了还好说,如若不成,我就得守寡一辈子,万一沈家老爷要我陪葬,我岂不是把命都搭进去了?”

“我们二房怎么分家的,想必大家都是知道的,一间破屋二分薄地,其他粮食银两什么的都是没有的,日子已经过得很苦了,朝不保夕的,不然我也不会为了一口吃的,从山坡上滚落下来,差点丢了性命,但是我不怕,我只想替爹娘好好守着昊哲,想他一个半大的小子,离了我,是要怎么活下去,我死不要紧,昊哲该怎么办?我不能让我们二房就此断了香火,日后死了,我怎么有脸去见爹娘。”

话一说完,她就掩面哭泣起来,怕自己哭得不够伤心,她还偷偷的掐了一把自己,这回真是哭得凄凄惨惨的,好不伤心,我去,真心疼。

“林婶子,你这做得太过了吧。”

“你好歹也是他们的亲奶奶,你这不是要逼死这俩孩子丫。”

“就是,就是。”

周围的邻居三三两两的出声指责林刘氏的不是。

“死丫头,这不是为你好,你在家都快饿死了,嫁过去,冲喜成了,不是还能补贴你弟弟,好让你弟弟活下去。”

林刘氏见周围那么多人在,胆气也大了一点。“你这个不孝的东西,敢拿柴刀对着我,我要去告你不孝。”

“奶,你也说若是成了,若是不成呢?若是沈家要我陪葬呢?你是要弟弟活活饿死在家嘛?”言罢,她转身对着林昊哲说“昊哲,你过来。”

林昊哲几步走到她面前。“姐,怎么了?”

林芷清一把举起柴刀,对着林昊哲的脖子,“昊哲,姐没有本事,奶要逼死我们,姐反抗了就是不孝,不反抗只能等死,姐没有办法,与其将来你饿死在家,不如跟着姐一起去地下和父母团聚,你别怪姐啊!”说完她抖着手,作势要砍。

“这可使不得丫,林丫头。”刚才说话的一位大娘一把抓住了她的手,夺走了她手上的柴刀。

“林丫头,你可不能这样啊,你爹娘若是知道了,该有多伤心。婶子从小看你们姐弟长大,这事咱找村长,会有人替你做主的。”

林芷清顺势倒在了地上,掩面痛哭,“爹啊,娘啊,女儿不孝啊。”林昊哲也抱着她,两人一起抱头痛哭。

“二狗子,你去,把村长找来,咱也不能看着这姐弟就这么死了。”

“好的,娘,我这就去。”

“哎,别,别找村长,这是我们家的家事,就不用麻烦村长了。”一听要找村长,林刘氏有些心慌,忙出声阻止。

这死丫头平时唯唯诺诺的,本来心想这点小事顺顺利利的就该给办了,谅她也不敢反抗。

今天居然和变了个人似的。万一村长知道了这件事,哪里还有她好果子吃。

林刘氏见二狗子根本不听他的,已经去找村长了,她不由的心慌,忙起身,作势要去追二狗子。周围的村民们见状都把她堵在里头,不让她走。

“你们这是做什么,挡着我的路干啥?”

“林婶子,今天这事,还是等村长来了再说吧,你们家的家事我们管不着,但是今天是要闹出人命了。”

“就是,出人命可是大事,还是等村长来了再说吧。”

“这老林家真是,二房就剩这两姐弟了,还都这么小,就这么分家,把这两姐弟给赶了出来,就给了这么个破屋子,口粮啥的一点没有,要这两个小娃娃怎么活哦,真是作孽。”

“就是,林家老二也是个实在的人,干活也勤快,他媳妇也勤快,喂鸡喂鸭喂猪的,每天一早就见她在河边洗衣服,一家子的衣服都是她洗。”边上的几个村民轻声的议论着,林芷清一声不拉的全都听进去了。

“都让开让开,村长来了。”刚才跑出去的二狗子已经带着村长过来了,村民们纷纷的给村长让开了道。

“这是怎么了?二狗子说要死人了,谁要死了?”村长听说要死人了,就急急忙忙的跑来了,跑得太急,气息都有些不稳,说完就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村长爷爷,你可要替我们做主啊。”林芷清也不起身,就这么半跪在地上,把今天发生的事细细的说了一遍。

“简直胡闹!”村长一听完就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林刘氏问道,“清丫头说的,可是真的?”

“村,村长,我这不是想着这死...他们在家都快饿死了,清丫头出嫁,可以贴补一下她弟弟嘛?”林刘氏讪讪的说道。

“你也知道他们姐弟快饿死了,当初分家的时候,怎么不多给点东西,现在来装好心?既然二房已经分家,他们姐弟的婚事也轮不到你做主了,当初可是你要他们迁出户籍,不再往来的,难道你忘了?”

“没忘,没忘,我...我...”林刘氏知道自己不占理,一时也不知找什么理由,支支吾吾的说不出话。

“今天这事,是你的不对,以后不要再来找二房的麻烦了,你若再犯,别怪我开祠堂了。”今天这事,毕竟没有闹出人命,村长也只能口头警告一下林刘氏。

“是是是”林刘氏连声应是。

林芷清见今天的事,村长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打算了结了,忙出声道,“村长爷爷,请您做主,让我们二房和林家断亲吧!”

村长一听,不由心惊,“清丫头啊,断亲不是说着玩的,若是断亲了,以后二房可是连祖宗都没有了,你爹娘怎么办?”

“村长爷爷,今天这事,你也看到了,我奶他们根本没把我们当一家人,今天若不是婶子拦着,我和昊哲就是两具尸体了,我怕日后再发生这样的事,我们姐弟还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怕,我是真的怕呀。”

说吧,林芷清拉着林昊哲一起跪在了村长的面前,“请村长爷爷做主,让我们断亲吧。”

“哎,”村长叹了口气,“你们姐弟当真想好了,要断亲?”

“是,想好了,要断亲。”

“昊哲,你呢?也同意你姐说的,要断亲?”

林芷清有点担心的看着林昊哲,深怕这个便宜弟弟会反对。

“村长爷爷,我也同意断亲。”他只有姐姐一个亲人了,家务事人家管一次可以,多了,也不见得乡亲们还会管,万一再发生今天的事,他们就当真没有活路了,他还是选择站在姐姐这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