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林芷清很欣喜的摸着林昊哲的头,最关键时候,这弟弟但是挺不靠谱的哈。“二狗子,你去趟林家,叫林二生回来一趟。”“好咧”二狗子砰然就去,风风火火的。“村长,村长,这可使不得丫,怎么能断亲呢,我不征得。”林刘氏想也不想的直接表示拒绝道,断亲了,这以后的孝“二狗子,你去趟林家,叫林二生过来一趟。”。...

林芷清很欣慰的摸摸林昊哲的头,关键时候,这弟弟还是挺靠谱的哈。

“二狗子,你去趟林家,叫林二生过来一趟。”

“好咧”二狗子应声就去,风风火火的。

“村长,村长,这可使不得丫,怎么能断亲呢,我不同意。”林刘氏想也不想的直接拒绝道,断亲了,这以后的孝敬钱都没有了,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她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等你家男人来了,自有分说,你且别闹。”村长也不管她,径直走到林家姐弟跟前,“你俩起来,别跪着了。”

林芷清摇摇头,不肯起身,装了这半天的弱势群体,当然是有多可怜装多可怜了,不然不是前功尽弃了。

反正跪也跪了,多跪一会少跪一会有什么区别,还是等事情解决了,一劳永逸。

万一再发生今天这样的事,难不成还要她跪来跪去的,她才不干。

村长见拗不过她,也只能随她去,哎,这两个可怜的孩子,没了爹娘,还被分家赶了出来,现在又差点被逼死,作孽呦。

不一会,只见二狗子又匆匆忙忙跑来,“大家让让,林家爷爷来了。”

只见一个佝偻着背,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村长,你叫我来有什么事吗?”

“二生啊,你家二房的2个娃子,要求断亲呢,我这才叫你过来,听听你的意见。”

“断亲,这好端端的咋要断亲呢,不是已经分家单过了嘛?”林二生还不知道今天发生的事,有些莫名其妙的问道。

村长把林二生拉近了些,把今天发生的事,和他说了一遍。

林二生老脸一红,开口道:“村长啊,断亲这事,我不同意,我会管好我家婆娘,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了,”

说完他怒视了一下林刘氏,林刘氏不由的打了个冷颤。然后转身看着跪在地上的两姐弟,

“清丫头,二小子啊,断亲是万万不能啊,断了亲,你爹娘可就没有祖宗了,我会管好你奶,以后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爷,若您还记着我爹娘的情分,今天就让我们断亲吧,若您真管得住我奶,我们二房也不至于分出来,还净身出户,今天乡亲们在,救了我姐弟两条性命,若下次,奶偷偷的将我卖了,我和弟弟还是会落得这样的下场,我是真的怕了,若您不同意,今天我就带着弟弟一起去地下找我们的爹娘,总比日后我被卖,弟弟饿死强,就算要死,我也要和弟弟死在一起。”

林芷清话一说完,就作势要夺刚才放在一边的柴刀,众人大惊,忙上前阻拦。

“哟,清丫头的,你可不能这样啊。”

“就是,就是,你还年轻,以后的路还长呢?”

“这老林家真是作孽哟,真真的事要逼死这两孩子丫。”

周围围观的村民们,你一句,他一句的,直说得林二生羞愧不已。

原本只是家事,这闹得人尽皆知的,叫他以后还怎么见人?

只见他一步上前,一个大耳瓜子扇在林刘氏脸上,“闹,闹,闹,当初分家我就不同意,你在家闹,现在分家了,你还闹,你看看你闹得。”

林刘氏被突如其来的一耳光,打得有些懵,见林二生真的发火了,她也不敢再闹,只能捂着被扇红的脸不吱声。

“二生啊,你也看见了,清丫头是铁了心的一定要断亲,我看不如就此断亲了,清丫头说得也有道理,万一下次再闹,咱还真不一定救得了他们丫。”

村长私心里是想帮这姐弟,上次分家,是林家的家事,家里老人的东西要怎么分给子女,都由家里的老人说了算,他虽然是村长,也实在不好说什么,这回既然事情闹开了,也索性帮这姐弟俩彻底脱离林家,日后他再帮衬点,总不能真叫这俩孩子饿死。

“爷,求您让我们断亲吧!”跪在地上的林昊哲重重的给林二生磕了个头。

“哎,那就断亲吧。”林二生叹了口气,终于松口同意断亲了。

“这断亲书,得找个读书人写一下,我们这。。”村长环视了一下四周,“好像没有识字的人”

“村长爷爷,不用这么麻烦,我识字,我会写。”林昊哲突然出声道。

“昊哲,你识字丫,那你来写。”林芷清也有些意外的看向林昊哲,她是识字,但是她怕自己的简体字在这里暴露了,没想到原主的弟弟,竟然识字,那正好省事了。

“村长爷爷,我家没纸笔,可否借笔墨纸砚一用。”

“好,我家有,我叫二狗子去拿。”

“村长,我这就去。”二狗子也不用村长吩咐,麻溜的就去了。

接下来的事就比较顺利了,断亲书一式三份,林二生和两姐弟分别按了手印,村长和村里的一位族老作为见证人,也分别按了手印,一份给了林二生,一份给了林芷清姐弟,另外一份放在村里存档。

“好了,林家二房从今天起就正式和林家断亲了,往后就再也没有关系了,林刘氏,你以后莫要再来闹了,否则,你可别怪我开祠堂代表林家休妻了。”村长深怕林刘氏死心不改,故意严重的警告她。

“是,是,村长,我记住了。”林刘氏虽然在家霸道惯了,这一听说休妻,还是有些害怕的,一但被夫家休弃,不但她,连她的子女们,往后都在村里抬不起头,还会影响婚事。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大家见热闹都看完了,也就各自散去了。

“清丫头啊,这里有二两银子,这些你先拿去,先把日子过下去,以后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村长爷爷,谢谢您,这银子,我日后会还的。”林芷清有点感激的接过银两,她虽然满脑子的赚钱点子,奈何她没有本钱丫,这正好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没事,不着急,以后有了以后再说,。”

“不,村长爷爷,这钱我以后一定会还的,谢谢您今天帮我们姐弟。”林芷清拿起边上的纸笔,写了一张欠条,递给村长。

“这,这咋还写借条了。”村长有些意外,原来清丫头也是个识字的。

“要的,村长爷爷,这是我对您的承诺,真心感谢您今天帮了我们。”

“哎,好,是个有骨气的好娃。”村长看着手中的欠条,若有所思,这两孩子,是个有骨气的,日后必然有出息,不知道老林家将来会不会后悔啊。

“好了,事情解决了,我就先回去了,一会你们先来我家拿点口粮,先过了今天再说。”

“好,谢谢村长爷爷,村长爷爷慢走。”

见村长离去,林芷清拉着林昊哲回到了破屋里,“昊哲,姐今天要断亲,你可怪我?”

“姐,我不怪你,我知道你是为我好,爹娘在的时候,我们也是成天吃不饱,还要干一堆活,现在爹娘不在了,爷,奶直接把我们赶出来了,一点都不管我们死活,就算死,我也要和姐死在一起。”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