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你不能怪我就好,姐是没办法。”实际上她是有私心的,第一,她不想刚复活就被转卖人家冲喜,中国古代的女子地位是很又低的,她怕要是真的被拉去陪葬。第三点,她是再次穿越而至的人,原主的记忆,她但是半点也没,她怕穿帮了了曝露了自己,要是被当做妖怪,那可都是有死其次,她是穿越而来的人,原主的记忆,她可是半点没有,她怕穿帮了暴露了自己,万一被当成妖怪,那可都是有死无生的,好不容易再活一世,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再死一次。。...

“你不怪我就好,姐也是没办法。”其实她是有私心的,第一,她不想刚刚重生就被卖给人家冲喜,古代的女子地位是很低下的,她怕万一真的被拉去陪葬。

其次,她是穿越而来的人,原主的记忆,她可是半点没有,她怕穿帮了暴露了自己,万一被当成妖怪,那可都是有死无生的,好不容易再活一世,她可不想莫名其妙的再死一次。

“昊哲,姐前几天摔下了山坡,很多事都不记得了,你能和姐说说嘛?”

“姐,你没事吧,以前的事,你不记得了?”

“姐没事,你和姐说说,姐可不想在外人面前漏了怯,让人家欺负了去。”林昊哲看着眼前的姐姐。

说来,今天的姐和平时的是很不同,平时的姐姐在家中被奶从小欺负到大,从来也没像今天这般胆大,敢反抗,都是奶说什么她做什么,虽然今天的姐姐很不一样,但是他很喜欢这样的姐姐。

原来,这是大雍国,现在是大历十五年,三月,他们所在的村子叫上河村,上河村大部分的村民都姓林,也有一部分外来的人口。

林家一共有五房人,大房林海柱,妻严翠儿,育有二子一女,大儿子林立胜,二儿子林立强,小女儿林丽芸,林海柱现在在镇上的一家杂货铺做事。

二房就是他们家了,爹叫林海成,娘叫齐明慧,他们的娘是爹救回来的,好像是一位落魄的小姐,无处可去,最后就嫁给他们的爹。因为娘识字,所以他们姐弟俩都识字。

三房林海明,妻张小红,育有一子一女,大儿子林云,小女儿林燕。

四房林海勤,妻王美娟,育有三个女儿,大女儿林草儿,二女儿林花儿,小女儿林叶儿。

五房林海礼,他是林家唯一送去念书的孩子,现在还在书院念书,尚未婚配。

大房因为在镇上有活计,又是家里的长子,地位是最高的,五房是个读书人,林刘氏一直盼着这个儿子能出人头地,将来能当大官,所以她最宠爱这个小儿子。二房,三房和四房都是在家侍候田地。

但是二房和四房是家里地位最低的,他们家没地位是因为当初林刘氏不同意他们爹娘的婚事,她看不上他们的娘没有娘家,是他们的爹非要娶的。

至于四房,则是因为没有儿子,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至于村长,名叫林永福,刚才夺柴刀的大娘,是王大娘,也是他们分家后,唯一帮助过他们的人,王大娘有2个孩子,王二狗和王小妹。

“昊哲,爹娘是怎么死的?”听了林昊哲的介绍,林芷清大致的了解了情况,但是她很好奇,既然其他几房都健在,为何独独他们的爹娘过世了。

“姐,爹娘其实都是被林刘氏害死的。”说着爹娘的事,林昊哲默默的流着泪,自从断了亲,林昊哲就不愿意再叫林刘氏奶了。

“什么,爹娘是被林刘氏害死的?你快和我说说。”林芷清有点震惊。

“前些年,衙门来征苦力,林刘氏不愿意出钱,就把爹分去当苦力,爹走了之后,爹的活都落在了娘的身上,加上吃不饱饭,娘累病了,林刘氏又不肯请大夫,就这么一直拖着,直到,直到爹累死的消息传回来,娘已经油尽灯枯,也跟着去了。”说完,林昊哲就趴在桌上大声的哭泣起来。

林芷清有些心疼的抱着林昊哲,一只手在他背上轻轻安抚着,“别难过了,昊哲,以后有姐在,不会再叫人欺负你了。”

林芷清有些感叹原生的身世,还真是可怜,没爹没娘,还有个年幼的弟弟,自己又摔下了山坡,不治而亡。

虽然穿越到这样的家庭,让她有些糟心,但比起身死,她又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既然她代替了原主活了下来,那么她的弟弟也成了她的责任,她一定会将他抚养长大。

“咕噜,咕噜。”一阵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林芷清觉得有些尴尬,昊哲在那伤心的哭,她的肚子不争气的叫了起来,好饿啊,她从醒来到现在都没吃过一口东西。

林昊哲抬起头,擦干了眼泪,“姐,你饿了嘛,我去给你找点吃的。”

“昊哲,等等,家里应该也没什么吃的了,村长爷爷给了我们银两,你能告诉姐,哪里可以买米粮嘛?”

“姐,村子里都可以用银两换米粮,可是林刘氏也在村子里,我怕我们用银子去买米粮,万一被她知道了,又被她抢了去,我们去镇上买吧。”

“行吧,你知道怎么去镇上嘛?”

“我知道,姐,我带你去。”

“好。”原本林芷清还想先找口水喝,垫垫饥,哪成想,这个家还真是穷得叮当响,连个水缸都没有。无奈,她也只能先忍着饥饿,跟着林昊哲去镇上了。

关好门,林芷清就跟着林昊哲一路出了村子,也不知走了多久,就当她觉得自己快断气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城门,我天,终于到了,村里到镇上真不是一般的远,她感觉至少走了一个小时了。

“姐,快看,我们到了。”

“嗯,昊哲真棒!”她其实挺心疼林昊哲的,一个才13岁的孩子,走了那么久的路,一声不吭,不吵不闹的,13岁她在干嘛,早上去读书,放学有车接,回家坐电梯,怎么也不会吃不饱,穿不暖,还要走那么远的路。

“昊哲,牵着姐,一会别走丢了。”林芷清紧紧的拽着林昊哲的手,向城门走去。

入了镇,只见到处都是来来往往的人们,城门口有几辆马车在等着客人,街道两边都是各式各样的商铺,她看到有一家米粮铺,刚想走过去,林昊哲拉住了她,冲她摇摇头,然后拉着她穿过了街道,左拐进了另一条街道。

这条路上,沿街都是些小贩,大部分都是面前搁着篮子,放些蔬菜,鸡蛋之类的,只有几家卖吃食的,摆着推车和几个小桌。

“姐,刚才那条街都是大铺子,东西也很贵,以前我们和娘都是来这条街买东西,米粮去杂货铺就有,我带你去。”

“等等”林芷清一把拉住了林昊哲,拉着他走到最近的一家卖吃食的小摊子。打眼一看,这是一家卖面食,馄饨的摊子,“大娘,给我们来2碗最便宜的面条。”

“好嘞,你们先坐,我这就给你们下面。”摆摊的大娘热情的招呼着,丝毫不因为她说了最便宜的面条而有半点怠慢。

“姐,一碗素面要3文钱,六文钱可以买小半袋杂粮了。”林昊哲有些心疼的说道。

“坐下,听姐的,现在不吃饱,一会哪有力气将东西搬回家。”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再不找点东西吃,她可不保证一会真能再走回去。

其实路上,她也听到林昊哲肚子“咕噜,咕噜”的声音,知道他肯定也一早上什么也没吃了。钱是靠赚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

“面来咯。”大娘笑嘻嘻的把2碗素面端了上来。“客官,慢用。”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