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公主,公主,您但是有什么不适感?婢子这就去太医院请太医回来瞅瞅。”颜素也不是第一次听见宫女这样说话的,而已她仍然会觉得有些不真实的。她并不记得我自己是什么人,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可明明心里笃定,这也不是她的家。这是在楚国的皇宫里面,而她现在的这具身体的名颜素不是第一次听到宫女这样说话,只是她仍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公主,公主,您可是有什么不适?奴婢这就去太医院请太医过来瞧瞧。”

颜素不是第一次听到宫女这样说话,只是她仍旧觉得有些不真实。

她并不记得自己是什么人,又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可偏偏心里笃定,这不是她的家。

这是在楚国的皇宫里面,而她现在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颜素,是楚皇颜钧最宠爱的女儿——无忧公主。

她恍惚记得脑海里有个声音说什么任务,什么功德,说无忧公主早已投胎转世去了,她现在的身体是他们为她打造出来的,各方面的数据更贴近于她自己。

这句话让颜素心里稍稍平复了一些。

在记忆深处,她仿佛是很讨厌所谓替代品的。

虽然这是一个陌生的世界,但颜素进入之后,关于这世界的历史人文,朝中情况,皇室人员分布,势力派别等等信息便都进入了她的脑海当中。

颜素称不舒服装睡的时候,听到宫女们提起了朝堂之事,还提到了另一位公主,言辞之间多有不屑鄙夷。

从宫女们交谈的内容来看,无忧公主这里言论应当是相对自由的,否则单凭一句“妄议国事”就能将这些宫女都斩首了。

而言论相对自由,也透露出了无忧公主的一些信息。

她并不像大多数女儿家那样一门不出二门不迈,也不会拘泥于女红和诗书,相反地,她很好学,也崇尚自由,擅长骑射,宫中那么多皇子公主,除了一母同胞的兄长——太子颜明之外,没有人能够胜过她。

“已经辰时了,往常这个时候殿下都起来练功了……你在这里照看殿下,我去请示王嬷嬷和木总管。”另一个服侍的宫女说。

无忧公主与太子颜明都是皇后所出,皇后仙逝前边把她身边伺候的老人都派到了一双儿女身边伺候。

王嬷嬷是已逝皇后娘娘的奶嬷嬷,对其忠心不二,如今在无忧宫养老。

而木总管,名叫木香,是先皇后的贴身宫女,如今是无忧宫的总管。

这二位掌管着无忧宫大大小小的事务,平时十分忙碌,底下的宫女们一般情况并不敢打扰她们。

听到有宫女离开,颜素也没有阻止。

既来之则安之。

……

“什么,殿下身体不适,为何一直拖到现在才来汇报?”王嬷嬷长得慈眉善目,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这位老嬷嬷的厉害。

宫里太监宫女们最怕的其实并不是最高位的人,而是与他们同样身份但地位比他们高很多的人。

一个楚皇身边的总管太监仇公公,一个皇后娘娘身边的老人王嬷嬷。

小宫女又害怕又自责,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起初殿下说她无事,让奴婢们不要声张……”

“选你们到殿下身边伺候的第一天我就告诉过你们,殿下的安危是最重要的!”王嬷嬷说。

小宫女一边磕头一边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罢了,先起来吧,去看看殿下,否则我擅自处理了你殿下又得心疼!”王嬷嬷的语气虽然像是带着几分抱怨,但如果有人敢看她,就会发现她眼里的宠溺和无奈。

公主殿下和皇后娘娘一样,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心肝宝贝儿,她又怎么可能舍得责骂!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