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颜欢原本带着身心愉悦的心情而来,心里想离开了的时候必定是志得意满的,可颜素劈头盖脸乱杠让她乱了心境,剩下的话也找将近最合适的时机说了。并且颜素但是一口一个“二姐姐”,看似望着她时眼里也没半分温情,颜素透漏出的仅有淡漠。她用笑容说旁人,别心里想谋算她,而且颜素虽然一口一个“二姐姐”,实则看着她时眼里没有半分温情,颜素透露出来的只有冷漠。。...

颜欢本来带着愉悦的心情而来,想着离开的时候必然也是志得意满的,可颜素一通乱杠让她乱了心境,余下的话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说了。

而且颜素虽然一口一个“二姐姐”,实则看着她时眼里没有半分温情,颜素透露出来的只有冷漠。

她用微笑告诉旁人,别想着算计她,没用。

颜欢憋了一肚子气,在无忧宫里无法发泄,坐了没一会儿就带着人走了。

她一走,颜素立即就下了贵妃塌,“来人,扶我出去走走,我腰都酸死了。”

她不记得自己以前是什么人,什么身份,但对于宫女的服侍,太医的恭敬,身边人的宠爱,却一点儿不觉得意外。

相反,她很熟悉这样的感觉,好像她生来也是这样尊贵的身份,被众人簇拥服侍,被宠爱着。

出去花园里透了透气,王嬷嬷就一脸担心的来劝她了。

身子要紧,着凉了就得继续喝苦药,殿下要忍忍。

颜素抓了抓自己的耳朵,很不耐烦听,但很听话,没多久就回去了。

睡前喝了药,颜素以为自己还会梦到那个被冰雪封住的世界,但很遗憾,梦里什么也没有,这一晚上她睡得特别香。

次日,颜素还没起床,就听到有人在外面说话。

“什么人这么吵?拖出去砍了!”她随口说了一句。

身边宫女都轻笑,一人说,“回殿下,是二皇子四公主还有七公主,听说您身体不适,来探望您的。”

二皇子颜谨,四公主颜宁,七公主颜静,七皇子颜行……

谨言慎行!

颜素微微睁开眼,疑惑道,“七弟没有来吗?前不久才讨了我的面子进了工部,这就把我忘了?”

听出她只是发牢骚而不是生气,宫女又笑了笑,“回殿下,七皇子来得是最早的,以往那时候您都起来练剑了,但今日不同,他等了半个时辰,因为去工部快要迟到了才走的,不过礼物留下了。”

颜素:“哦,这还差不多。”

七皇子颜行是淑妃娘娘的儿子,淑妃是一个话很多很爱笑一靠近就让人快乐的人,但七皇子完全不同。

他不爱笑,也不爱说话,做事一板一眼的,不知情的人总以为他脑子有什么问题。

“扶我起来,他们也等久了。”

洗漱完毕,换好了衣裳后颜素才见了几人。

二皇子颜谨一身书生气,声音清润温柔,“无忧妹妹,你身子可好些了?”

“三姐姐,我都担心死了,你怎么样啊,怎么会发烧呢,你怎么又溜出去……”

“静儿!怎么跟姐姐说话的?”

虽然被姐姐教训了,但颜静并不害怕,还吐了吐舌头。

“一点点风寒,已经无碍了。”颜素说。

二皇子则温声叮嘱她仔细着身体,四公主和二皇子一个性子,又文又静,同样在叮嘱。

只有七公主很亲昵的拉住了颜素的手臂说,“三姐姐你好好养病,我去求母妃放我出宫,我去给你买望江楼的点心。”

颜素:“为什么?”

七公主天真的说,“上次我生病就是吃了你买给我的点心才好的,望江楼果然名不虚传,这次我沐浴焚香再去,上天一定会被我的虔诚打动的。”

其他人:“……”

就,想法很独特!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