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十年前。厦门大学。颜滟大一。“颜滟,做我女朋友吧。”雷霹雳说这句话的时候,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虽然这了是他去年第五次问这个问题了。“我大一不准备谈谈恋爱。”颜滟笑着提问。“为什么?”雷霹雳每次向颜滟告白,颜滟第一个提问都是大一不准备谈,第五颜滟大一。。...

十年前。厦门大学。

颜滟大一。

“颜滟,做我女朋友吧。”雷霹雳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下了很大的决心,尽管这已经是他今年第五次问这个问题了。

“我大一不打算谈恋爱。”颜滟笑着回答。

“为什么?”雷霹雳每次向颜滟表白,颜滟第一个回答都是大一不打算谈,第五次被拒绝的雷霹雳一心只想要问个明白。

“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打算。”颜滟摇摇头,语气间还带着点无奈。

“那……我等你大二了再来问你?”雷霹雳试探性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觉得还是不要了,你都问了这么多次了,不然这样,你现在可以假装我已经大二了,立刻马上再来问我一次。”颜滟从来都不喜欢别人“等”她。

“假装已经大二?”雷霹雳有点不解,颜滟这又是哪一出。

“对啊,你现在大四,等我到了大二,你都已经毕业了,你不是马上就要去北京工作了吗,你到时候为了问这么一个问题,还要特地跑回来一趟,想想就觉得麻烦。”颜滟完全是在为雷霹雳着想。

“颜滟……明年,你愿意做我女朋友吗?”雷霹雳问。

“可以的。”颜滟回答之后,雷霹雳的眼睛里面闪着惊喜的光芒。

“真的吗?”雷霹雳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真的。就是有一个小问题,我比较不能接受身高超过178公分的男生,你现在的身高是180公分,你到了明年,要是没有再往上长,而且可以矮两公分的话,我就答应你。”颜滟满脸真诚地看着雷霹雳说。

雷霹雳有点无语,颜滟除了每次都一样说自己大一不谈恋爱之外,每次拒绝他的“正经理由”都不太一样。

但没有哪一次的理由,会像这次的这个这么“惨绝人寰”。

和颜滟拒绝人的理由相比,那些什么年纪还小啊,爸妈不让啊,简直就要弱爆了。

听说过嫌人太矮,还可以断骨增高的。

颜滟一出口就嫌弃人太高,这样的话,除非等到七老八十,患上骨质疏松什么的,哪里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呢?

虽然颜滟不喜欢,但雷霹雳是个还不错的人。

颜滟不想雷霹雳一直不断地问她,愿不愿意做他的女朋友,但也并不想在言语上对他有过多的伤害。

毕竟,大学里的男生,不管是大几都好,始终都还是在象牙塔里没有出来过的,心理都不会成熟到哪里去。

而且,如果有人单纯地喜欢她,说到底也不能算是一种错。

但如果不单纯的话,就另当别论了。

…………………………

“颜滟,你能答应做我女朋友吗?”高宇拿着一束花站在颜滟的面前。

“我大一不打算谈恋爱。”颜滟回答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没有什么表情了。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谈恋爱?”高宇并没有放弃的意思。

“嗯,如果是你的话,十年之后吧。”颜滟想了想之后,给出了答案。

“十年?为什么?”高宇满心疑惑。

“你记不记得,入学报到的时候,我来早了两天?当时还是师兄你带我去选宿舍的。”颜滟抬头问高宇。

“嗯,我记得我就是在那个时候对你一见钟情的。”高宇回答地很坦然,表情看上去也很真诚。

“是这样啊。那你记不记得,我入学的时候带了一直录音笔,然后你说学校广播站有采访要做,就把录音笔借走了?”颜滟接着问高宇。

“我记得啊。”高宇的心里疑窦重生,他不知道颜滟在这个时候为什么忽然问这样的问题,“是我没有还给你吗?”

“你第二天就还给我了。”颜滟摇摇头,陈述事实。

“然后呢,出什么问题了吗?弄坏了?”高宇更加不解地问颜滟。

高宇完全不记得自己有折腾过颜滟的录音笔,没记错的话,他甚至连怎么用都没有研究过。

当时借走颜滟的录音笔,只是想留下一个再次见面的借口罢了。

对付大一的、天真浪漫的小师妹,这样的方法最好用了。

“没坏,你还给我的时候,里面有一个文件,我当时不知道这个文件是有用还是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采访内容,更不知道你自己有没有保存,所以我就打开听了一下。”颜滟把录音笔的事情讲简单地了一下。

高宇并没有真的拿录音笔去采访,所以他觉得里面的内容应该和他没有关系,他不过也就是拿起来,在寝室的同学面前晃了晃而已。

“我后来没有用录音笔做采访。”高宇觉得自己需要解释一下,虽然他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必须要解释清楚的原则性问题。

“我知道你没拿去做采访,因为里面录的是你和你们寝室的同学的对话。我本来不想听,但是第一句就是你说的,你说借你录音笔的女生,来学校的时候,阵仗很大,家里来了好多人,开了好多辆好车,你要是能把这个女生追到手的话,至少可以少奋斗十年。”颜滟看着高宇。

高宇张了张口,不知道应该说一些什么,他自己说过的话,他自己当然记得,但这样的话,是不可能当着颜滟的面讲的。

高宇没有研究过颜滟的录音笔怎么用,自然也不知道怎么删除不小心录下的文件。

“我不是那个意思……”高宇想解释,但是还没组织好语言。

“没关系,我那天听完之后,给我爸打电话了,我问我爸爸,就说我一个师兄觉得追到我可以少奋斗十年,我还让我爸帮忙分析分析,十年这个数据,到底有没有道理。”颜滟接着说话。

此时的高宇既尴尬又懊恼。他无话可说。

“我爸爸那个时候和我说,每个人奋斗的过程和方式都不太一样。

所以他也不太清楚十年这个数据有没有水分。

他说你可以先奋斗个十年,再看看适不适合追我。

所以说,如果是你的话,至少要十年之后,我才会答应做你女朋友。”颜滟说这话的时候,一本正经。

…………………………

“再怎么说,高宇现在还是我们院的学生会主席,而且明天学生会就要换届选举了,你这个下届委员候选人,好歹给人家留点面子嘛。”宁萱有点不太赞同颜滟刚才的做法。

颜滟拒绝高宇的时候,宁萱就在一旁站着。

宁萱这会儿虽然这么和颜滟说,但刚刚听到颜滟和高宇两个人的对话的时候,她就只差在一旁直接笑出声来。

高宇这录音笔借的,真不知道应该要怎么用言语来形容了。

“我就大一的一个小喽啰,又没有资格去竞选主席,我给他留面子干嘛?再说了,除了你也没有其他人听到了。只要你不往外说,他自己肯定没脸和别人说起这件事情吧。”颜滟不以为意。

“我觉得你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宁萱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心的大小是天生的,据说是和每个人自己的拳头一样大,所以说,心儿不是你说小,说小就能小。”颜滟每次收到宁萱的关切之后,都会扯点有的没的。

颜滟是理科生,她考入厦门大学的时候选的广播电视专业,是少数文理兼收的专业之一。

说是文理兼收,实际上根本就是文科的专业,几十号人里面,就一两个理科生,基本可以忽略不计。

颜滟从高中文理分科之后开始,就不太擅长和文科生打交道。

好在同寝室还有一个宁萱和她一样是以理科生的身份考进来的。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