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但是,这话又说回去,你都表示拒绝了这么多个了,么就也没一个也可以稍稍去尝试一下的?”宁萱不由得很好奇。“你还小,你不懂,这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颜滟一本正经地提问宁萱。“我还小?我们系就找不出一个比你更小的。”宁萱最不能够选择接受颜滟一言不合就就说她“你还小,你不懂,这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颜滟一本正经地回答宁萱。。...

“不过,这话又说回来,你都拒绝了这么多个了,难道就没有一个可以稍微尝试一下的?”宁萱不禁好奇。

“你还小,你不懂,这叫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颜滟一本正经地回答宁萱。

“我还小?我们系就找不出来一个比你更小的。”宁萱最不能接受颜滟动不动就说她“你还小”。

“虽然,你比我多吃了一年零三个月的大米,但你的心理年龄应该从小就闹着饥荒,严重发育不良。”颜滟用特别诚挚的眼神看着宁萱。

“你才发育不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发育不良?”宁萱既无语又生气。

“这种事情不能单纯靠眼睛,要不你让我摸摸?”颜滟说着,就把“魔抓”伸向了宁萱的胸前。

“你倒是摸摸看啊!”宁萱决定用眼神“杀死”颜滟。

“还是算了,我怕随便摸上那么一下你就赖上我,不仅要以身相许,还会哭着喊着要我对你负责,拒绝人,绝对是我人生最不愿意面对的事情之一。”颜滟满脸的心有余悸。

颜滟最近特别忙,除了念书,剩下的时间,基本上就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不在拒绝人,就在去拒绝人的路上。

虽然说,以前追颜滟的人也不少,但是像大一这样,成群扎堆地来表白的,也是没有遇到过。

上大学之前的颜滟,基本上是没有什么人在追的。

在颜滟十八岁之前,追她的人数加起来,虽说不至于是0,但也就仅仅只有可怜兮兮的1而已。

尽管有女大十八变成份在,可颜滟的外貌也并没有因为上了大学而发生什么惊天动地的变化。

颜滟都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要说变化最大的,应该是颜滟的存在感。

十八岁之前,颜滟非常努力地让自己成为“隐形人”。

尽管是装出来的。

但反正,原来的颜滟,没棱角,没气场。

属于那种,在教室里,不管是走进还是走出,都很少有人会抬头看一眼的人。

除了十七岁的那一年。

…………………………

新闻学院的学生会,不是普选,而是先提名再竞选,最后由四十名学生代表进行无记名投票,差额选举,得票最高的人是主席,得票最低的人被淘汰。

提名可以由担任院团高官的老师提出,也可以由现任学生会主席团成员一人提名一个。

当然了,没有获得提名的人,想进学生会的话,也可以通过自荐的方式。

颜滟是被提名的,主观上,她一点都不想进学生会。

颜滟打心眼里就觉得,学生会那种地方不适合她。

提名也是匿名的,在颜滟不知情的情况下,大四的学生会主席高宇,和大三的学生会副主席路丰,都提名了颜滟。

颜滟完全是被迫“上战场”。

高宇提名颜滟,是因为他当时想要讨好颜滟的小心思。

路丰提名颜滟,是因为颜滟做事情的逻辑性极强,能同时“多快好省”地把好几件事情一起处理完。

不出意外的话,竞选结束之后,路丰就将会是下一届学生会主席。

路丰是真心希望自己的学生会干事里面会有颜滟。

但是,竞选的结果,让路丰颇为费解。

每个学生代表在投票的时候都可以多选,所以除了路丰是四十票全票当选之外,剩下的人基本上都是二三十票,相差不多。

唯独有一个人,只得了一票。

得一票的人是颜滟,投那一票的人是路丰自己。

路丰是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竞选前一天,负责竞选的上一任学生会主席高宇,无意间向学生代表们透露了一个“真相”。

高宇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颜滟为了能进学生会,一直不断地给团委老师送礼,才会破格在大一就获得提名。

在向往“公平和正义”的新闻学院,颜滟这样的“行为”是很容易成为众矢之的。

此时的路丰,还不知道真相,但路丰觉得自己特别应该安慰一下颜滟,他觉得颜滟跌的这么惨,输的这么难看,全都是因为他的提名。

“我不知道他们会这样对你。”路丰特别不好意思地和颜滟说。

“怎么样?”颜滟不明所以。

“我觉得你刚刚竞选演讲说的挺好的,他们这样对你挺过分的。”路丰尝试安慰颜滟。

“就这事儿啊?没关系的,我从小就被人针对到大,从小学选班干部开始,基本上,次次都被提名,回回都拿零票。

要不是谁没搞清楚状况,给我投了那一票,唱票的时候,我的名字都不会被写在黑板上,我就可以不声不响的走了。”

颜滟说这些话的时候,面带笑意,好像确实没有被刚刚的投票结果影响了心情。

路丰不知道说什么好,就只能实话实说,“对不起,那一票是我投的。”

“是你啊,你千万别告诉我,提名我的人也是你。”颜滟多少有点意外,她和路丰的接触并不算太多,正常来说,路丰应该提名一个大二的师弟或者师妹,而不是她这个刚大一的。

“很抱歉,我真的不知道会这样。”路丰始终觉得心里特别过意不去。

所谓好心办坏事,大概也就是现在这样的状况了。

“你有什么好抱歉的,不是你的问题,我是招黑体质,你以后跟我保持距离,省的你的全票人缘被我给连累了。”颜滟说完,就从竞选教室里面出来了。

这会儿教室里面,多的是想要看颜滟笑话的人,她的笑话,哪能谁想看就给看呢?

…………………………

回到寝室,颜滟那“丢人现眼”的竞选结果也已经传播开来了,毕竟院里的每一个同学,将来都很有可能成为新闻人。

新闻的定义,从一开始,就是“对新近发生的事实的报道”。

时效性是新闻的生命。

新闻学院的八卦,从来都是以光速在传播的。

“我昨天就说让你小心一点,怎么传成现在这样?”宁萱看到竞选落败之后回到寝室的颜滟,满脸关切,又多少有点怒其不争的感觉。

“哈哈,你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虽然只有一票,但也已经是大一学生里面得票最高的了,除了我,还有谁被投票了?”颜滟反过来安慰宁萱。

“亏你还笑得出来,她们都在说你和老师有不正当关系。”宁萱说话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到她愤愤不平的怒气。

“不正当关系?谣言居然又升级了?你信吗?”颜滟一脸好奇。

“我当然不信啦。”宁萱还是一脸关切。

“那不就得了,我管她们做什么,她们又不是你。”颜滟扯着宁萱的脸颊捏了捏。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