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颜滟之所以会认识雷霹雳,是因为大一的第一个学期,颜滟一天到晚跑到人家英语系去蹭课。颜滟蹭课的段位异于常人,短短的一个学期之内,她从大一年级的课蹭到大四年级的课。只要和颜...

颜滟之所以会认识雷霹雳,是因为大一的第一个学期,颜滟一天到晚跑到人家英语系去蹭课。

颜滟蹭课的段位异于常人,短短的一个学期之内,她从大一年级的课蹭到大四年级的课。

只要和颜滟自己专业课表上的课不冲突,颜滟去蹭。

颜滟出现的频率太高,弄的英语系的教授们都把颜滟当成是自己系的学生。

偶尔一两次,颜滟有事没有去蹭,教授还会问,Yann(颜滟的英文名)哪里去了。

蹭课蹭到颜滟这样的程度,也绝对是已经到了一种境界了。

颜滟的英文本来就很好,在英语系蹭课,即便是上大四的课,也并没有特别丢人现眼的地方。

不过英语系有很多课堂练习,都是两人一组的现场对话。

教授看名字,轻轻松松就把Yancey(雷霹雳的英文名)和颜滟分成了一组。

颜滟去英语系蹭课,是为了考雅思。

大一的第一个寒假,颜滟考完雅思,就不再去英语系蹭课了。

雷霹雳直到这个时候,才从自己的怅然若失里面,发现自己喜欢上了颜滟,这才有了他此后愈挫愈勇的六次表白。

…………………………

“宁萱,我和你说件事情。”颜滟和雷霹雳吃完饭之后,回到寝室。

“什么事?”躺在床上看书的宁萱,头也没有抬一下。

“嗯,快要放暑假了,你接下来这几天应该多请我吃几顿饭。”颜滟直接走到宁萱的床旁边,把宁萱正在看的书给拿走了。

“怎的?你回家之后就没饭吃了?你快把书还给我,我还没看完呢。”宁萱为了把书拿回去,终于从床上坐了起来。

“倒也不是。”颜滟把书还给宁萱。

“那干嘛要我请你吃饭,一边待着去,别打扰本小姐看小说。”宁萱拿起书继续看。

“我是想让你把大二、大三、大四这三年加起来原本准备要请我吃的饭都请了,因为你下个学期就见不到我了。”颜滟继续略带心虚地和宁萱说话。

“谁说我要请你吃饭了,还三年的饭加起来,我和你说,就算加起来也不够一顿。”宁萱说完,就继续看书了。

没看一分钟,宁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放下书。

“下个学期见不到你,是什么意思?”宁萱满脸不解,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刚没有仔细听,所以听错了。

“意思就是我不念了,不来了。”颜滟说话的声音比平时小了一些。

这件事情,颜滟其实一直都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和宁萱说。还好她在自己系里没什么朋友,只需要和宁萱一个人认真地解释就行了。

“就因为学生会选举的时候没人给你投票?你至于吗?你不是说你无所谓吗?什么不正当关系,大家很快就会知道都是谣言。实在不行,我帮你去和大家解释一下。”宁萱觉得颜滟多半是在开玩笑。

“我这么招黑,你去解释,帮不到我不说,还要把你自己也搭进去,回头你就成了不正当女二号了。”颜滟嬉皮笑脸地回答宁萱。

“你不会真的是因为这些流言吧?”宁萱踩着自己床边的梯子爬了下来。

“你觉得可能吗?我什么时候在意过流言?我是刚拿到墨尔本大学发来的unconditional-offer(无条件录取通知书),所以,我下学期就要去墨尔本了。

流言打不倒我,只有你不愿意请我吃饭这样重大的事情,才会让我黯然神伤、一蹶不振、无心睡眠。”

颜滟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失望,还装出特别受伤的表情。

颜滟知道,宁萱听到这个消息肯定比她更加失望,为了避免得到来自宁萱的“一顿暴揍”,颜滟决定,怎么都要“先下手为强”。

“国际新闻专业的那个美宝,好像上个学期也去墨尔本了。”宁萱还没从颜滟要走的消息中反应过来,随口说起了一件不太相关的事情。

“美宝吗?我和她不熟,话都没说过。”颜滟说的是实话,她完全没有可能知道这件事情。

“你和几个人说过话啊,除了我你还有熟的人吗?”宁萱对颜滟的回答嗤之以鼻。

“你别太骄傲,虽然在新闻学院里面确实是没几个,但在外文学院就有很多,物理的话就更多,化学也有一些,嗯,对,还有生物的。”颜滟大一这一年,其实也认识了不少人。

“还都是理工男,对吗?拒绝都拒绝不过来,对吗?”宁萱也觉得很奇怪,颜滟在理工院系里的人气,和在自己系里面的差距,实在是大得有点离谱。

“你哪只眼睛看到外文学院是理工科的?”颜滟反问宁萱。

“我哪只眼睛都看到,外文学院的院草都被你无情地摧残了好几回。”宁萱也是毫不示弱。

“都是我的错,我连你的男神都没有据为己有,收入囊中,我真的是罪孽深重。”颜滟满脸忏悔。

“你知道就好。你在外文学院,肯定也一样不招人待见。”宁萱用了笃定的语气。

“是啊,外文也好,新闻也好,都是女同胞的天下,偶尔有一两个,长相OK,性格不娘的男生出现,都会引起女生的轰动。”颜滟说的自己和一个旁观者似的。

“好像你不是女的一样。”宁萱颇为不满。

“是啦,我就是个男的,还和你在同一个寝室同居了整整一年,你以后要是嫁不出去了,记得来找我。我要是心情好的话呢,或许还是会考虑对你小小地负那么一点点责任的。”颜滟带着同情的眼神和宁萱说话。

“颜滟,你下个学期真的就不来啦?”宁萱的话题终于回到这个她不愿意接受的现实上面。

“真的呀,你不要太想我,也没有必要为我消得人憔悴。我要是知道了,多少会有那么一小丁点的心疼的。”颜滟掐着自己的小拇指说。

“我真是服了你了,就你说话的这个调调,我真的是想煽情都煽不起来。”宁萱都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颜滟说话了。

“这就对了,煽不起来就别煽了。”颜滟这么说话,本来就是为了要安慰宁萱的。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