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齐亦拿着一张照片,站在墨尔本南岸的人行桥上。他是来找人,找拍他此刻手上拿着的这张照片的人。在墨尔本Southbank(南岸区)这样一个高楼一座座的地方,就凭一张照片,想弄很清楚自拍的人,自拍片的时候,是站在哪一栋楼的哪一层,实际上并也不是一件很容易他是来找人,找拍他此刻手上拿着的这张照片的人。。...

齐亦拿着一张照片,站在墨尔本南岸的人行桥上。

他是来找人,找拍他此刻手上拿着的这张照片的人。

在墨尔本Southbank(南岸区)这样一个高楼林立的地方,就凭一张照片,想要弄清楚拍照的人,拍照片的时候,是站在哪一幢楼的哪一层,其实并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此刻的齐亦,虽然是拿了一张照片在研究,但他真正要面对的,却并不是一个图像学的问题,而是一个统计学,准确地来说是数学层面的问题。

这样的找法,涉及到的将是一个很庞大的运算量,除此之外还需要一些特定的条件才能找寻成功。

手上的这张照片,不是齐亦自己拍的,因此,他完全没有办法进行事先的条件设定。

齐亦要用他过去四年,在全球最顶尖的数学学院和机构里面学到的知识,来找一个四年没见,五年没有说过话,早就已经彻底消失在他的生活里面的人。

数学萦绕在每一个人的身边,只要念过书的人,都学过数学,但是真正喜欢数学的人,十个里面,也不见得能够找出来一个。

而能把数学方法运用到生活中的人,就更是寥寥无几了。

换句话说,一般人都不会对应用数学感兴趣,普罗大众都希望数学离自己越远越好。

可齐亦,不是一般人。

齐亦考上北大数学学院概率统计系一年之后,应用数学暑期学院的教授,就把原来的研究生助教给辞了,换了齐亦当助教。

用教授的话说,齐亦是为应用数学而生的。

或许是北大有很多不一般的人,所以北大数学学院每年夏天开设的应用数学暑期学校,非但不冷清,还颇受欢迎。

不过让齐亦这样的,刚刚念完大一的学生来做助教,也是之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也因着教授的力荐,齐亦刚上大二就拿到了去美国斯坦福大学交换的名额。

找人的齐亦,此刻需要面对的,比较棘手的问题是,墨尔本于他而言是完全陌生的城市,而他能够用来找人的凭仗,又只有他这会儿手里拿着的唯一一张照片而已。

这样一来,齐亦用来找人的这条充满未知数的方程式,可以用来解题的数据和条件就极其有限。

多少有点巧“夫”难为无米之炊的感觉。

数学是齐亦的强项,再大的运算量他都不怕,只有方程无解的可能,才是齐亦最担心的地方。

这个多元方程一旦无解,齐亦就没有办法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让齐亦来墨尔本找人,是一篇写于三年前的文字。

这篇文字让齐亦明白了五年前,临近高三的时候,颜滟忽然和他分手的原委。

这篇文字原本最应该成为寄给他的一封“信”,写的人却并没有选择寄出来,而是写成了没有公开的博文。

…………………………

齐亦和颜滟相识于高一,相恋于高二,整个高三没有说过一句话。

高二就开始谈恋爱,是不是应该算早恋?

齐亦是当仁不让的校草,颜滟是……

颜滟什么也不是,她是人群中毫不起眼的那一个。

“毫不起眼”这四个字对颜滟来说,已经是最高的评价了。

在毫不起眼之前,颜滟是严重的招黑体质,人缘很差。

颜滟的招黑,准确的来说是被针对体质,因为各种奇怪的原因,颜滟是被人从小针对到大的。

…………………………

齐亦能够看到三年前颜滟写下的文字的机缘,又是来自两周之前他收到的一封邮件。

发件人和齐亦毫无关系,严格说起来,发件的根本就不是人,而是机器。

这封邮件来自Microsoft(微软)公司的MSN空间团队。

邮件的内容更是和齐亦毫无瓜葛。

说的是MSN空间的服务即将在这一年的三月彻底关闭,从收到邮件的这个时候开始,用户将不能再在MSN的空间发布新的日志。

微软给用户发这封邮件最主要的目的,是让用户给自己的空间“搬家”。

这已经是齐亦第四次收到关于这件事情的邮件。

微软建议MSN空间的用户搬到Automattic公司旗下的WordPress博客平台。

但WordPress在国内的认知度太低,两周之前收到的第四封邮件提供的讯息是,国内的用户可以把MSN空间搬家到新浪博客。

新浪能在此后的微博时代中脱颖而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得益于这次与微软合作的“搬家工程”。

此时的齐亦除了第四次纳闷微软为什么要发搬家邮件给他之外,对这封的邮件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齐亦一没用过MSN,二没在哪里写过博客日志。

MSN空间要停止服务并且需要搬家这件事情,对于齐亦来说,完全是没有一星半点的关系的,整个一风马牛不相及。

齐亦大三的时候进过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他很清楚,微软并不是一家会一直不断地发送垃圾邮件,并且骚扰和自己产品无关的用户的公司。

一而再再而三也就算了,第四次再收到“最后通牒”的齐亦,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在什么时候、在不经意间,注册过MSN空间了。

齐亦的这个Hotmail邮箱,是高二还没分手的时候,颜滟帮他注册的,这是他唯一的一个邮箱,也是他和颜滟之间唯一还有点关系的东西。

五年前,颜滟要求分手,把齐亦此前一年在信纸上给她写的,“有温度”的信全部都还给了齐亦,还把她自己写给齐亦的信也全都要了回去。

和两人的感情有关联的、所有的“实物”,全都在颜滟的要求下归位了,睹物思人,非颜滟所愿。

只不过,颜滟是用齐亦名字的拼音和生日的数字的组合帮忙注册的邮箱,压根就没啥特殊含义。

齐亦后来习惯了这个邮箱也没有再换过。

颜滟把账号密码给齐亦的时候,是说等她过几天自己也注册一个,就可以和齐亦用电邮沟通,不然在信纸上写来写去还挺累的。

可没过几天,齐亦刚准备好要和颜滟庆祝“相爱一周年”的时候,颜滟就忽然莫名其妙、头也不回地和他分手了。

颜滟当时提出分手的时候的决绝让齐亦痛彻心扉。

可分手毕竟已经是五年之前的事情了,此刻的齐亦已经可以比较坦然地想起那个时候。

齐亦看了看自己的邮箱,他为什么会一直收到MSN空间要他搬家的消息呢?

齐亦想了想,尝试用自己的邮箱登陆MSN。

然后,齐亦就发现,自己居然真的有注册MSN空间,而且空间里面还有一篇五年前写的博文,他空间里的第一篇也是最后一篇,说是博文其实只有一句话:

哈哈~今天帮爷爷注册了空间~

这篇博文的底下还有一条写于五年前的评论:

“哦啦啦嘞,谁注册的?真的是太厉害了~”

写评论的人的昵称叫“叽叽歪歪中的歪歪”。

五年前的齐亦,十八岁的年纪,只有颜滟才会语出惊人地叫他爷爷。

齐亦点开了评论的人的空间,这个空间的内容也是零零星星,但和齐亦的比起来也要算丰富的多。

里面一共有两短一长,三篇博文。

第一篇很短,发布的时间和齐亦空间五年之前的那一条是一样的。内容也是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就知道你会点进来看,哦啦啦嘞,这么厉害的人,当然是我啦~”

第二篇比较长,发布于三年之前。

第三篇刚刚发布不到一个月,写了没有几行字:

“今天刚把家搬到Southbank。

就收到MSN空间发邮件过来让我“搬家”。

原来,“搬家”这种事情,也不只是现实生活中才会有。

可是,开了五年,从来都没有人访问过的空间,好像并不需要我搬走一些什么。

还是不搬了吧。

在还能更新空间的最后一天,拿起相机,用一张此刻窗外的景色,和我的MSN空间说再见。

记忆,一直都在,搬不走,挪不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