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白菜开花后嫩朵朵,蚂蚁去爬山捉老虎。黄鼠狼拨勒鸡啄煞,小白虱吃脱一只壮猪猡……”脆彤彤的歌,暖融融的风,齐齐在田塍上婉转回响。那时的男人但是个青葱少年,他卷着褴褛的裤脚,从稻田的泥水里直起腰。是寻常五月,满目晴春,生的气息从杂木林那头吹回来,摇脆亮亮的歌,暖融融的风,一齐在田塍上宛转回荡。彼时的男人还是个青葱少年,他卷着褴褛的裤脚,从稻田的泥水里直起腰。寻常四月,满目晴春,生的气息从杂木林那头吹过来,摇动每一片稻叶,揉皱每一爿水塘,撩开每一粒蓓蕾,拂在少年的脸上。短工们都在田里间草,少年忙中偷闲,迎着风和歌声,闭上双眼,做个又深又长的呼吸。。...

培福里1931

推荐指数:10分

《培福里1931》在线阅读

“白菜开花嫩朵朵,蚂蚁爬山捉老虎。黄鼠狼拨勒鸡啄煞,小白虱吃脱一只壮猪猡……”

脆亮亮的歌,暖融融的风,一齐在田塍上宛转回荡。彼时的男人还是个青葱少年,他卷着褴褛的裤脚,从稻田的泥水里直起腰。寻常四月,满目晴春,生的气息从杂木林那头吹过来,摇动每一片稻叶,揉皱每一爿水塘,撩开每一粒蓓蕾,拂在少年的脸上。短工们都在田里间草,少年忙中偷闲,迎着风和歌声,闭上双眼,做个又深又长的呼吸。

万千气息飘进少年鼻腔,沁入少年心脾,又在杳杳冥冥的通觉中幻化成万千色彩——野草味疏淡,是淡淡的葱绿;栀子花浓酽,是鲜艳的枣红;一抹灰暗的黧褐色飘过,那是水牛身上的泥土气;一桶浑浊的酱紫色泼来,那是……

“啪”的一声,一只泥手重重拍在少年的肩头,他疼得呲牙咧嘴,睁开眼睛,只见有个圆墩墩的小伙伴正朝他扬起第二只泥手,好像没等打过来,少年便身子一侧,小胖墩一掌劈空,差点闪倒在稻田里。

“顾植民,你又闭眼念经,翠翠叫咱呢,开饭了!”胖墩连声埋怨。

“许广胜,还翠翠,翠翠是你叫的吗?那可是我阿姐!”

“切,你阿姐又不是我阿姐,早晚你还得叫我姐夫!”

“你……个头长过我再说!”

两个少年在纵横的阡陌上跳踉着,边追边笑,朝飘着热腾腾菜汤香气的地头跑去。顾翠翠就站在地头,挨个给长工们发高粱面馒头,舀菜汤,顾植民却不看别的,唯看姐姐的两只手,上头涂着黑乎乎的油膏,闻起来怪味熏人。

顾翠翠本长着一双春葱似的手,这双手把他带大,给他缝衣、熬粥,还牵他捉蟋蟀,抓菜虎。但自从进了吴家染坊帮佣,那双手便渐渐变色,粗糙,最后和母亲一样红肿皴裂。

顾植民心疼姐姐,四处采来草药,调上芸薹油,做成土方药膏,药膏能止痒消毒,但气味着实令人脑壳疼。长工们眼睛盯得紧紧,生怕药膏蹭到馒头上,毁了来之不易的一餐。

只有许广胜毫无忌讳,在他眼里,顾翠翠便是仙女,一笑一颦,都能飞进年画里,挂在吴大户家的椒墙上。他与顾植民同庚,家里困窘,小时便连根扎在顾家,说是兄弟情深,实是为了黏着翠翠姐。有一次三个人捋菜籽,他突然懵头懵脑发问。

“翠翠姐,你真好看,等我长大,一定娶你。”

顾翠翠差点笑倒在草丛里,她用镰刀背拍着许广胜,又指着人高马大的弟弟。

“你这小不点,啥时候个头长过植民,啥时候再来跟我讲。”

许广胜将这句戏言牢牢记在心里,镇日拉着顾植民,拿片碎瓦在村口香樟树下比个头。水桶粗细的树身上,从下到上尽是刻痕。可惜此长彼也长,顾植民永远高许广胜半头。许家家境不济,翠翠帮了两年工,出落得灵光焕彩,又到该出阁的年纪,隔乡有富有人家来提亲,顾妈妈也动了心。

“嫁到好人家,就不必将手沤在臭烘烘、冰凉凉的染坊水里啦。”

翠翠却不响①,顾植民知道阿姐心里有人,但是不是许广胜,他却捏不准。

那日黄昏下了工,许广胜又扯着顾植民比身高。姐姐就要嫁到外乡了,可兄弟唱得还是过家家的戏。顾植民心里酸楚,便故意将腰板往下缩了缩。

“哎,植民,你莫耍赖!我要堂堂正正胜你!”许广胜显然不忿小伙伴的伎俩,用力踢他一脚,那双铁鞋锛得顾植民屁股生疼。

顾植民只好挺直了身板,以前,他不希望姐姐离开家里,每次比试都拼尽全力;但如今,他更希望姐姐留下来,留在村里,留在离家不远的地方。

因为春天又来了。

漫山遍野,花都开了。

他给姐姐配土方药膏,就又可以尝试新的蕊,新的花,配出新的药,制出新的香。他还想尝试新的油脂,芸薹油烹菜好吃,但总有股青气味。

他担忧姐姐嫁远,这药膏制出来也无用。而且,据说邻乡那富户规矩森严,当家太太信佛,一日三餐茹素,但性情绝不吃素,待媳妇比佣工更狠辣。

所以,这回许广胜身高超过他,他心里反倒安泰,更何况,许广胜还吹嘘能央告庙里和尚留些酥油,给他做护手油膏用。

“酥油你还晓得?那叫醍醐,圣人灌顶才用的——哎,明日去你家提亲好伐?”

顾植民嘿嘿一笑:“那你带醍醐来提亲。”

“一言为定,包姐夫身上!”

但许广胜没能来提亲,顾植民也未见到醍醐,因为就在当天夜里,黄渡周围突然枪声大作,顾植民在睡梦中惊醒,外面火光冲天,狼哭鬼嚎。

“上海的新都督和南京冯副总统打起来啦!乡亲们,往苇塘跑!”

顾植民还小,不晓得为何都督和副总统两人打架激起这么多枪炮声,他唤着父母去苇塘,却发现姐姐不在屋里!

“你阿姐呢?翠翠呢?”母亲嗓子冒烟。

“我去寻!”

顾植民便往香樟树那边跑,果然见姐姐急匆匆冲过来,身后还跟着许广胜。他似乎明白了什么,但此时一梭子弹扫来,香樟树上啾啾作响,将十几年比高矮的划痕轰个粉碎。

“往苇塘跑!”他朝两人喊。

一股嗷嗷叫的散兵杀过来,苇塘的路已经断绝。三人只好跳下稻田,朝河堤飞奔。许广胜一向飞毛腿,偏偏那天跑起来扭扭捏捏,直拖后腿。顾家姐弟只好跑跑停停等他,眼看冲下堤坡就能钻进苇塘。可就在这当口,两个藏草稞里的逃兵却受了惊,误把三人认作来搜捕的敌兵,他们大叫一声,慌里慌张乱放几枪逃之夭夭。三人并无防备,许广胜本就趔趄,哎哟一声,真崴了脚栽到草里。顾翠翠却被流弹扫中,顿时血流如注,她脚底一个不稳,翻着跟头,滚下水闸,幸亏顾植民手疾眼快,一把将姐姐拽住。翠翠却撕心裂肺,惨叫连连。借着月光,顾植民才发现姐姐脸色煞白,衣衫已被鲜血染红,手上的皴纹被攥得条条开裂,鲜血迸流。她不堪苦痛,大颗大颗汗珠从额头渗出来。

“植民,你逃,你逃……”

顾植民将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冷月照在人间,苍白夜里,那血更红得刺眼。

“植民……植民,”翠翠叫着,已气若游丝,她做个深呼吸,吐出最后几个字,“帮我照顾……”

顾植民心觉不妙,双手搭上去拽姐姐。可惜为时已晚,翠翠掌边一滑,顾植民只能望着她朝水面坠落,然后扑通一声,砸碎了江中的月亮。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