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沈清秋原是想寸步不离跟随柳氏,但她惟一错估的是这小孩身子真的懒床,醒回来的时侯已是后半夜里了。外头一阵黑影划过,她猛然从梦中惊醒,旁边陈妈妈鼾声大作,了枕着手臂睡沉了。陡然一声惊叫“你是谁,你松绑我,我是沈太守家的大太太!”前面祠堂处,柳大太太一身骤然一声惊呼。...

沈清秋原是想寸步不离跟着柳氏,但她唯一错估的就是这小孩身子实在贪睡,醒过来的时侯已是后半夜了。外头一阵黑影掠过,她猛地惊醒,旁边陈妈妈鼾声大作,已经枕着手臂睡熟了。

骤然一声惊呼

“你是谁,你放开我,我是沈太守家的姨娘!”

前面祠堂处,柳姨娘一身衣衫已经叫人扒的只剩了一个肚兜。

她一身雪白肌肤,祠堂之内只戴了根素净的簪子,在祠堂微弱的灯光下,真是叫人看的越发兽火沸腾。那黑衣男人眼里一看这样的美景,目中淫光大盛,删了柳氏一巴掌便要狠狠扑上去。

“救命……”柳氏叫打的奄奄一息。

可接下来更叫人恐惧的场景出现,原本还兴致勃勃的黑衣男人突然双目大瞪,然后就瘫倒栽了柳氏的身上。柳氏无措了一会儿,紧接着男人被人用一股大力甩开,柳氏骤然浑身一轻,只间不知从哪儿来的一灰衣男子,正垂身看她。

男子看上去三十内的年纪,黑眸沉沉,面容虽是英武,却看起来格外不讲情面的样子。

“先生……先生,救命,救命之恩……”

柳氏吓懵了,话都说不利索。她衣衫叫人尽褪去,全然也忘了。

可眼前这位实在算不上什么正人君子,黑沉的目光瞧了一会儿柳氏的香肩,又往下移。柳氏不过二十五的年纪,身材丰雍,又生一张芙蓉面,楚楚可怜的紧,她发现那人的目光,连忙一缩。

可谁知那男人却突然拽着她的手将她拉到了自己怀里,柳氏大惊,只以为刚离了狼口又下虎爪。

顾庸抱着柳氏匆匆闪过,而沈清秋则手中握着尖锐的烛台,目光冷厉盯着他,“放开我娘。”

“是你……”顾庸黑眸不知想到了什么。

“我叫你放开我娘!”沈清秋一声大喝,手持烛台猛冲了过去。顾庸怕伤到柳氏,一掌推开她,他原以为不过是个小姑娘,不当事儿,谁知道这小姑娘出手颇有章法不说,且招式狠辣无比。

若非她没有内功,若非是自己,怕真要死在这不起眼的烛台下。

沈清秋两三下便遭男人制服,只恨自己身躯太小,又明显是碰上了高手。

“倒是狠辣的丫头,你服吗?”

“我服你姥姥!”

顾庸黑眸微沉,看似不悦。一旁柳氏忙道:“这位先生,小女年幼,还望公子别与她计较……清秋,这先生救了娘。”顾庸愣了下,沈清秋也愣了,趁他不备沈清秋一口咬他手,然后忙走到柳氏跟前。

“呸!”

“秋儿!”忙斥了一句女儿,柳氏拢着衣衫,对顾庸行了礼,“妾乃本地沈太守姨娘柳氏,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沈清秋目光紧缩着眼前男人,似乎透着葳蕤灯光要把他扒一层皮下来。

顾庸眸子却是落在柳氏漆黑的发顶上,沉声道:“我被几个贼人追至此处,无意躲了进来,恰好看到那人作恶,才救了你。”

柳氏垂着头再次道了谢,谁知沈清秋却道:“什么叫你救了我娘,分明是我家祠堂救了你——”说着便横眉立眼的,“都快死了还不说实话,你敢脱衣吗?”

“秋儿!”

顾庸是虎落平阳,压根没想到在这里会遇到如此刁辣的丫头。

他解开最外头的灰衣,自心口往下,血液成片,仿佛叫人戳了个窟窿一般。

柳氏一个妇人不敢看第二眼,沈清秋却是看的咬住了唇瓣:他受这么重的伤都能制得住自己?凭良心,纵然自己现在只有七岁,可学了十多年的杀招,成年男人都不一定打的过她。

这个世界的人,都如他这般?正待走过去细看。

“姨娘,柳姨娘!”忽而有人高声询问。

柳姨娘下了一跳,“是沈贵!”沈贵就是宋氏派着看她受罚的人,柳姨娘忙要出去应声,却叫顾庸抓住了衣袖,“我听外头脚步,绝不止一人。”

柳氏单纯心肠,不解看着顾庸。她那杏眼眼波流转,专勾人魂魄,顾庸牙口舔了舔。

“好毒的计策。”沈清秋勾唇,黑眸潋滟,转眼就想通了。

手段粗糙,可计却实打实的管用。

“我的娘哎!”一声哀嚎。

却是陈妈妈拿着木棍闯了进来,可恰好她进的地方就是那黑衣男人的尸体,顿时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可也没给这可怜人半分的反应时间,便见她家七姑娘凑了过来,她手里端着烛台,蜡烛明晃晃的光一照。

鬼魅一般。

陈妈妈眼白一翻,当即要晕。

“晕之前先给我把这尸体处理好。”端是无情的声音。

又转头看顾庸,“不想被当成奸夫打死就给我好好躲起来。”

——

而山下,林芝儿和沈贵等人则是兴冲冲的盯着山脚上的人。

“这会儿就去吗?”沈贵一边儿大叫柳氏的,一边儿小声的和林芝儿商量。

林芝儿唇角泛起一模恶毒的笑,“急什么,好歹叫我表哥尝几口新鲜的,待他爽过之后,再要了那个贱人的命也不迟。”柳氏,要怪也就只怪她生了一个小畜生。沈贵看了眼这女人的脸,发了个抖。

可当真是最毒妇人心。

林芝儿给足了自家表哥爽快的时间,才大手一挥,十几个拿着火把的沈家家定就冲到了沈的祠堂外头。几个人正要推门而入,可叫人意外的是,那门却从里头被人打开。

屋内不似林芝儿等人想的那样,却是一副灯火通明的场景。柳氏衣衫完整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只是瑟瑟的看了房梁一眼。林芝儿便不由自主的顺着她的目光往上看,这一看便是叫她目龇欲裂,惨叫一声,“表哥!”

只见那房梁上悬挂着一具尸身,脸可不就是林芝儿的表哥吗?

他脸色灰白,显然是死了的样子,身上的衣服叫人扒了个精光不说,胸膛上还被人刺了一个贱字!不仅如此,他身上前前后后居然有数百道鞭痕,也看不出生前还是身后所为。

若是生前,得遭了多大罪!

林芝儿含泪的目光死死盯着最中央案桌上坐着的人,沈清秋眸子微抬,手里把玩着一只烛台,恰好和洞穿尸体身上的伤口一样,她舔了舔唇齿,“你们来的可真巧。”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