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妈妈看沈清秋小脑袋点起,是一副困的不行啊的样子,提着人到了床上给她脱了鞋袜,转眼间仔细一看这小手里还攥着个草编兔子不愿松手呢,终归是个孩子。陈妈妈叹了口气,道:“这个月月钱要发了,我去领了。”柳氏不得宠,沈太守会赏她东西,便没办法靠着月钱过日子柳氏不受宠,沈太守不会赏她东西,便只能靠着月钱过日子,很是精打细算。。...

陈妈妈看沈清秋小脑袋点着,也是一副困的不行的样子,背着人到了床上给她脱了鞋袜,转眼一看这小手里还攥着个草编兔子不肯撒手呢,终究是个孩子。陈妈妈叹了口气,道:“这个月月钱要发了,我去领了。”

柳氏不受宠,沈太守不会赏她东西,便只能靠着月钱过日子,很是精打细算。

“今年也得给秋儿做身儿新衣裳了,长高了些。”柳氏道。

“也给你自己做身儿,你这衣裳都三四年了。”

“我做什么,就指望这月钱过日子,还不如留着给秋儿做嫁妆。”柳氏摇了摇头,“算了,妈妈,我跟你一起去吧,正好看看厨房有什么点心,我看这小家伙在祠堂那几天嘴巴都要淡死了,小贪吃鬼。”

“小孩子嘛……”陈妈妈道:“姑娘是邪性了些,不过还是娃娃心性。”

“你这会儿不怕了?”

“姨娘这说的,我什么时侯怕了。”就算是怕,打林芝儿那两巴掌也打爽了。

原本是要出去的,可沈畚身边的人突然过来通传了,说老爷下午要过来。

柳氏自是知道自家老爷性子,肯定是来寻错处的,又怕姑娘不听话。

“秋儿你乖一点儿,见了你爹就好好认错,你娘明日给你做烧锅子吃……”火锅这玩意沈清秋可想了太久了,奈何柳氏老怕她吃烧肚子。

沈清秋也不觉得膝下黄金多贵,只道:“我今儿就要吃烧锅子。”

柳氏气的捏了捏她的圆脸,最终还是没下去狠手,只道:“陈妈妈,让厨房把烧锅子弄上,老爷喜欢吃辣,弄个辣的。再弄个不辣的锅给姑娘。”

“哎!”陈妈妈应了一声,连忙去了厨房。

她们这房去厨房要吃的总是要补贴银子,可今儿是沈畚要过来,厨房不敢为难,上好的酒水上好的肉料和蔬菜。沈清秋以前都觉得古代不如现代,可真吃了一口肉才知道,这纯天然难得的很。

也不晓得是废了多大的劲儿,才坚持到了沈畚过来。

沈畚四十上下的样子,官场中人作态,柳氏带着沈清秋拜了拜他,然后才被允许上了桌吃。一上桌沈清秋便忍不住,直叫陈妈妈给自己涮肉吃,陈妈妈涮的快,沈清秋那红艳艳的小嘴吃的更是快。

看上去天真可爱。

可沈畚筷子动了几下,想起这几日被人嘲笑,怒气就来了。

柳氏忙掐了女儿一下,却被她瞪了一眼,“疼……”掐她干嘛?

“孽障!”沈畚骤然拍桌,又指着柳氏

“你这贱人,瞧你把一个好好的姑娘家教成了什么不讲礼数的东西!”沈畚怒不可遏,“当着父亲的面儿没有礼仪也就算了,还青天白日去外面败坏家风!”

“杀人这样的事儿你也敢!”

又骂柳氏,“上梁不正!我当真是不应该迎你入府!”

柳氏一下跪在地上,“老爷息怒,老爷息怒!”又拉扯着沈清秋跟她一起跪,沈清秋定睛看了沈畚一眼,只道:“你是来给那两个奴才出气儿的?”

又嗤笑,“沈家好大的规矩,我一个主子收拾不了奴才?”

“你生气我败坏家风,你若能给我出头,我会出去败坏家风?”

沈畚顿时吹胡子瞪眼,“这是你对父亲说话的态度?”

沈清秋还没说话,柳氏忙去扯沈畚的袖子,却被他反手就甩了一个巴掌。柳氏柔弱,那沈畚的力气也不小,直接就甩的趴在了地上,沈清秋怒极,反手就扯了桌布,一顿汤汤水水的落地,沈畚都被烫了!

“孽障,你作什么?!”

柳氏看他发怒吓得把沈清秋搂在怀里,“秋儿年幼,老爷别罚她,罚我……”

沈清秋只是冷笑着看他,“你有本事来找自己小妾孩子的麻烦,却不管那些欺主的恶仆。我跟我娘要是少一根毫毛,我就叫沈家的这些丑闻漫天飞!”

“你敢?!”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否则你看我敢不敢?”

沈畚那一瞬间是真动了杀心,可奈何这段时间那人偏偏还在这儿……思虑万千之后,狠狠甩了甩袖子,“孽障!”

“柳姨娘和七姑娘日后不准离开这小院一步!”沈畚直接将柳氏禁足了。

“娘,我不想在沈家待,我也不喜欢这个爹。”沈清秋黑眸定定。

柳氏以为她被沈畚伤了心,都不好责怪她了,“你乖乖的,以后你爹会原谅你的。”

今儿的事儿宋氏听到之后倒是叹了口气,“既然这么惹老爷生气,那用度也是该减一减。”

柳氏直接没了月例,饭菜也从第二天起就成了清汤寡水。沈清秋虽然是重口腹之欲的,但也知道强极则辱,这几天自己出尽了风头,已经引的不少人瞩目,以现在这个七岁小孩的身份来说,实在不应继续抛头露面。

柳氏也松了口气,清汤寡水她无所谓,只要女儿平安就好。

沈清秋便如此按捺了一个月多,沈畚禁她的足,她便每日只在花园活动,或者是跑步锻炼身体,又或者是每日捉些鸟兽鱼虫之类的,看上去就根任何的小孩儿没什么区别——

但实际上——

顾庸坐在沈家的墙头上,看着小姑娘玩弄花草,一旁属下道:“这几种草药混合在一起,是剧毒啊!她怎么知道的?!”年纪才这么小,都是玩毒的行家了?

顾庸道:“有些人生来就不一样。”眸子一转,不知道想到了什么,道:“你退下!”

“侯爷,今夜可有任务!”

顾庸已经飞身进了沈家的内院,他是当世的高手,晓得这小姑娘身手不错,但却是个浑然没有内息的。只收敛了气息,循着记忆里的地图就往阁房内走。

屋内柳氏与陈妈妈商定好了明日要做些刺绣来弥补一些月钱,好隔几天买些肉来吃。

说完之后陈妈妈就告退了。

柳氏放下了床帐,将外衣一脱,正准备入睡。可这会儿子冷风一刮,突然一股沉沉的似铁锈一般的味道涌了进来,柳氏想是窗户开着,刚想去关了窗,一扭头却猛对上一双势在必得的眼。

“先——唔!”顾庸一把捂住她的嘴。

“我放了你,你莫要大叫。”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