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有那么一个一瞬间,念浅汐也没意识到突然发生了什么。她望着自己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目光转而旁边,是无比零乱的被子。再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念浅汐这才意外发现自己好像是低烧了。这她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衣服,目光转向旁边,是无比凌乱的被子。。...

有那么一个瞬间,念浅汐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她看着自己身上破烂的衣服,目光转向旁边,是无比凌乱的被子。

再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念浅汐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是发烧了。

这是哪里?

一个阴冷的声音传来,念浅汐抬起头,就见一个俊美的男人从阴翳中走出,手中拿着她的记者证,正冷冷地笑着——

“念浅汐,万事杂志社主编,也不过如此。”

“你是……”

“你不会是连跟踪了这么久的人都不记得了吗?”男人冷漠地问道。

念浅汐咬住下唇,她当然记得,记忆陡然回笼,这个男人叫萧越泽,是名扬S城的房地产公司总裁,因为一直以来讨厌媒体的追踪报道,而被称为是最神秘的富家公子没有之一。

而今天,是自己跟踪萧越泽的第三个月。

终于拍到了萧越泽和美女同进同出,结果刚刚摁下快门就被人敲晕了。

然后……便到了这里。

“我不是故意的。”念浅汐立刻讨饶。

萧越泽眉头皱得更紧:“你拍我做什么?”

“杂志社想要出一期关于你的专访,所以我就被派来负责你的照片部分。”念浅汐语声微弱,她有点怕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目光那么深邃,让人琢磨不清。

“哦,专访,”萧越泽眼底掠过一丝嘲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万事杂志社早就声明放弃了对我的追踪报道,叫念浅汐么?找借口接近我,也不找一个高明一些的借口。”

念浅汐连忙道:“这不是借口,萧先生,我们也从未放弃过对您的专访,我,我可以给总编打电话要证明!”

“你们这样的女人,我见过太多了,”萧越泽靠近了一点,神色满是讽刺:“用各种手段接近男人,总希望能有一飞冲天的机会,现在你进入了萧家,满意你看到的吗?”

他们的距离太近了,太近了。

连呼吸都仿佛交缠在一起。

可是念浅汐此时脑海中只有一片紧张过度的混沌:“萧先生,请您放开我,如果您不愿意的话……我可以放弃这期专访,我们就当做井水不犯河水。”

萧越泽盯着她看了一会儿,忽然笑了笑,轻嘲道:“打电话给你的总编?是叫唐源么?”

“是,”念浅汐眼底顿时充满希望:“您打电话给他,唐先生一定可以帮我证明!”

“如果不是呢?念浅汐,别忘了,你破坏了我的约会。”萧越泽眯起狭长的眼,冷冷道。

半分钟后,一个秘书模样的女孩子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床上被五花大绑的念浅汐,又看向萧越泽,轻声道:“萧先生,给唐先生打过电话了,万事杂志社否认了这期专访的存在。另外,唐先生说……万事杂志社并没有一个人叫做念浅汐。”

萧越泽回头看向念浅汐。

这一刻,念浅汐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快被冻住了。

“不,这不可能……我是万事杂志社的,我的确是为了拍你而来的,这是我们下一期的专访题目,您去查查看,啊!”

萧越泽一伸手,直接将她抵在了床上,念浅汐惊呼一声,整个人都难以自抑地颤抖起来。

只是萧越泽全然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情,他说不清心底的失望从何而来,只记得那翻江倒海的愤怒。

“我原本以为……你说的是真的,看来所有女人都是一个样。”萧越泽逼近紧张地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念浅汐,唇角弯起嗜血的微笑:“别急啊,你毁了我的约会费尽心机地接近我,我总要给你点你想要的,是吧?”

他很少用这样的方式来折磨人,可是念浅汐的反应让他决定继续。

她整个人就像是被吓呆了的小白兔似的,睁大的眼睛可怜兮兮的模样,可以勾起每个人的施虐欲。

“念浅汐,叫我的名字。”萧越泽冷冷道。

“萧先生……”

“名字。”他的手攀上她白皙的脖颈,语气满是肃冷。

“萧越泽,求你,啊……”

萧越泽一伸手,将她的长裙毫不留情地撕毁了。

不知道为什么,素来对女人没什么兴趣的他第一次发觉,原来看着人在自己身下挣扎的模样也不错。

他一把掐住念浅汐的下巴,语气凉薄:“不是想要吗?那就睁开眼好好看着。”

……

那一天是多么地漫长,后来的念浅汐已经记不清。

她只记得自己一直在哭泣着求饶,还在发烧的身体让她的意识时断时续,可是记忆最深处的,还是萧越泽的粗暴。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回应,却记得萧越泽的动作,没有半点感情。

醒来后,只有一片狼藉。

身边空无一人,念浅汐摸了摸床上,已经一片冰凉。

那个人出去很久了……

意识到这一点,念浅汐松了口气,不顾身上刺骨的痛意,慢慢爬了起来。

还是快点离开这个地方吧,念浅汐在心底想着,她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然而她刚一起身,门便被人推开了。

念浅汐叫了一声,一把将被子拉了过来,下意识地挡住了自己的一身青紫。

进来的人怔了怔,这才开口道:“你好,我是任玥,是萧先生的秘书。我来给您送药。”

“啊,不用了,谢谢你,”犹豫了一下,念浅汐小声问道:“请问我可以借一身衣服吗?我这就走了。”

“您要走?”任玥看起来极为惊讶。

“嗯,普通的T恤就好,我会尽快洗好邮寄还给您的。”念浅汐笑笑,没敢提自己的单反。

任玥眼神颇为复杂,看了念浅汐一会儿,这才点了点头:“当然,请您稍等。”

不过片刻,任玥便回来了,语气有点微妙地说着:“这是萧少打算送给陌小姐的衣服,但是陌小姐不喜欢没有收,您可以先换上。”

陌小姐?

念浅汐在心底念着这个名字,能够让萧越泽费劲心思送东西的,恐怕就是那天约会的对象了吧?

他对她,也会这么粗暴吗?

念浅汐不敢继续想下去,连忙道了谢:“麻烦您了。”

她匆匆忙忙地换了衣服就低着头往外跑,甚至没有再看萧家一眼。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