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守了一早上。第二天下午,艾斯意外发现飞利浦让人送了两人份的食物进来,再后来那个少年跟随飞利浦一同去了装货物的马车,看飞利浦的样子好像对少年很恭谨!  这让艾斯很想不明白!他最终决定照卡恩谈一谈。他找到了了卡恩  “卡恩,那个少年是谁?”  “不应该问的别问最近,艾斯发现卡恩有点不对劲,似乎心事重重的,整天跟在老飞利浦的马车附近不让人靠近。。...

  艾斯是卡恩手下的一名佣兵,他跟着卡恩快有10年了。深的卡恩的信任。

  最近,艾斯发现卡恩有点不对劲,似乎心事重重的,整天跟在老飞利浦的马车附近不让人靠近。

  这一切都是从遇到那个少年开始的,那天商队像往常一样走在,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人影。卡恩亲自去查看,之后就把那个人带回了商队,带去了飞利浦的马车。艾斯从旁边看到了,那是一个黑发黑瞳的少年。

  那个少年在飞利浦的马车里呆了一晚上,卡恩也在马车边守了一晚上。第二天中午,艾斯发现飞利浦让人送了两人份的食物进去,后来那个少年跟着飞利浦一起去了装货物的马车,看飞利浦的样子似乎对少年很恭敬!

  这让艾斯很想不通!他决定照卡恩谈谈。他找到了卡恩

  “卡恩,那个少年是谁?”

  “不该问的别问”艾斯得到的是卡恩严厉的呵斥。

  艾斯走开了,心中暗想:难道那个少年是个贵族?不,不可能,这国家哪来的的东方人贵族!

  艾斯满腹疑惑,他决定当天晚上靠近马车看看什么情况。

  晚上,艾斯偷偷的靠近马车,想要听听里面的声音。

  还没走到马车边上,就被卡恩发现了。卡恩,没有做什么,只是对艾斯睡了一句“跟我来”便朝着黑暗中走去。

  艾斯没多想,跟了上去。走到了离车队扎营的地方很远的草丛里,卡恩突然停下转过身来,看这艾斯。

  “卡恩,你到底怎么了?那个少年到底是谁?”艾斯问道。

  “着你不需要知道!”卡恩冷漠的回答,然后突然拔出了剑,刺向了艾斯的喉咙。

  艾斯根本没想到卡恩会这么做,一下就被刺中了。艾斯捂着喉咙,发出“呃呃呃”的呻0吟声,眼中的目光似乎在询问卡恩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敢相信,10年中和自己一起走过风风雨雨的老兄弟会对自己下手。

  “不要怪我,我已经警告过你了,谁让你一定要打听主人的秘密。”卡恩一边把剑插回剑鞘,一边说道。

  艾斯,眼中的光芒渐渐减弱,缓缓停止了呼吸。他死不瞑目。

  我们的主角不知道自己的技能造成了多夸张的效果,居然让卡恩为了保护自己杀了一个手下。更不知道,由于自己的原因,间接导致了一个人的死亡。

  第二天,由于艾斯的失踪导致佣兵们有些慌乱,但很快被卡恩压了下去。

  ————————————————————————————————————

  在旅途中,易云似乎听到了马车外面传来了一阵骚乱,但很快就消失了。

  他没有在意,继续沉浸在对自己未来的规划当中。

  就这样两天过去了,商队的目的地贝伦镇遥遥在望!易云很兴奋,这两天天天呆在马车上,骨头都要被颠散架了,不得不吐槽这个世界除了力量体系之外方面真心和现实世界的欧洲中世纪差不多,这马车根本没有避震系统,路途颠簸吧易云折腾的够呛!

  车队缓缓驶向了贝伦镇,但却在贝伦镇门口处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飞利浦向马车外喊道。

  “老板,镇子门口有人拦路不让过啊!说要见商队老板!”一个商队的伙计回到。

  “这……”飞利浦看向了易云。

  “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易云说道。

  易云和飞利浦下了马车,走到了镇子门口。发现一个30来岁,一脸猥琐像的男子,带着一队士兵堵在镇门口。

  “这位先生,我就是商队的老板,你找我有什么事吗?”飞利浦上前问道。

  “来的正好,我是镇子新任治安官威克斯大人的管家拜伦,威克斯大人下令每个进入镇子的人都要缴纳过路费,看你们的这个商队这么多人,给我50个金币就行了”威克斯说道。

  “这这,钱也太多了!我们商队的利润也没这么多啊?而且以前也没这种规定啊?以前的治安官大人呢?”

  “废什么话?现在的治安官是威克斯大人,他说要收就得收。至于以前的那个倒霉蛋,据说在和古宁顿王国交战中被人削掉了脑袋!”

  “大人,这过路费能不能少一点啊!”飞利浦哀求道。

  “这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够意思一点呐!啊?”拜伦挤眉弄眼的说道。

  站在一旁的易云看出来了,这个拜伦明显就是在抬高过路费索要贿赂啊!

  易云走向前去说道:“没问题,我懂得大人!咱们去一边说话!”

  “你是谁?”拜伦疑惑道。

  “他是我们少爷,他有权做主!”飞利浦接过来话茬。

  “那好,我们去一边说话!”对于拜伦来说有钱那就行,至于是谁给的并不重要。

  走到离人群稍远的地方,易云确认远处的人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后停了下来。

  “别磨蹭了,给钱吧!”拜伦说道。

  “先不急,大人,你看着我的眼睛!”易云眼中红光一闪,再一次发动了催眠术。

  “现在还要钱吗?”

  “不敢,主人!”拜伦惶恐的说道,他已经被催眠术所操纵了!

  “说,真正的过路费是多少?”

  “5个金币”拜伦回答道。(顺便说一下:1金=10银=1000铜)

  易云没猜错,拜伦果然太高了过路费谋取私利。但是5个金币的过路费还是太高了啊,普通人家一个月的收入也就几个银币而已。

  “这是谁定的价?”

  “是威克斯定的,他说单人1银币,商队之类的至少5金币”拜伦很干脆的吧威克斯给出卖了,在被易云催眠后,连威克斯大人都不叫了,直接叫威克斯了。

  “他这样敛到底想做什么?”易云疑惑道。

  “不知道,这就不是我们下人能知道的了”拜伦没能提供有用的信息。

  “好吧,我们回去吧,表现的和原来一样,不要露出马脚”

  易云和拜伦回到了商队面前,拜伦一挥手喊道

  “他们已经缴纳了过路费,放行!”

  士兵们让开了道路!

  易云和飞利浦回到了马车上,商队又开始动了,驶进了贝伦镇。

  易云坐在马车上思索着,一个刚上任的新治安官这样大肆敛财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他决定,今天晚上亲自去问问这个治安官,顺便看看能不能从他那里得到怎么成为贵族的信息。

  至于怎么问?易云眼中的红光又开始闪烁起来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