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  这个黑影毕竟也不是什么小偷!是我们的主角,易云!  此时易云了回到了治安官府邸的后门口,他上下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栋房子。确实也可以说是这个小镇上最超豪华的了。  有可能会放在在现代不算什么,虽然就冲这石质的墙壁就在这个以木质为是夜,午夜的钟声在小镇上传荡着,除了钟声这时的贝伦镇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就这样,主角随着商队进入了贝伦镇。入住了小镇上唯一一家酒馆。

  是夜,午夜的钟声在小镇上传荡着,除了钟声这时的贝伦镇没有任何其他声音。

  突然,一个黑影出现在道路上。他鬼鬼祟祟的前进着,从他行进的路线可以看出他的目标是治安官的府邸。

  难道是小偷,那这个小偷的胆子也太大了,居然敢把主意打到治安官身上!虽然治安官一般来说确实是镇上最有钱的人!

  ——————————————————————————————————

  这个黑影当然不是什么小偷!是我们的主角,易云!

  此时易云已经来到了治安官府邸的后门口,他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这栋房子。确实可以说是这个小镇上最豪华的了。

  有可能放到现代不算什么,但是就冲这石质的墙壁就在这个以木质为主要原材料建成的小镇上鹤立鸡群了。

  “咄!咄!咄!”易云走到门前,伸出右手在门上轻轻巧了三下。

  然后,就是一片死一般的沉寂。易云的眉头皱了起来。

  “咄!咄!咄!”易云再一次翘起来门。

  门的那头依旧毫无反应,易云在心中暗骂:难道是催眠失效了!?

  就在易云准备转身离开,再想办法时,门的那头传来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

  “滋~呀!”门被打开了。(这个时代的门是木质的,打开的时候总是伴随着一阵噪音)

  一个人从门缝里走了出来,正是白天被易云催眠的拜伦。

  “对不起,主人!我来晚了!”

  “怎么来的这么慢?”易云有点不高兴。易云自己都没发现,他已经渐渐适应这种上位者的语气了。

  “主人莫怪,还不是家里的婆娘今天不知道发什么疯,非要和我做那苟且之事,为了不被发现,我只能我、把她整舒服了,然后称她睡着再出来!”

  “好了,好了,来了就行,我们进去吧!”易云可没兴趣听拜伦和他老婆的破事。

  易云和拜伦一起走进了后门。

  从后门走进来,就是一个小花园。看来治安官的待遇不错啊。易云想道。

  易云与拜伦一起走到了位于房子中央的一间房间,此时这个房间居然还是灯火通明。

  (至于为什么这么顺利就可以到房间,拜伦可是管家诶,早就安排好了)

  易云侧耳倾听屋内的动静,只听到一阵阵男女喘息声传来。是个人都明白我们的治安官大人在干什么了。

  易云暗啐一口,这个威克斯还真是精力十足啊!

  随口吩咐让拜伦在门口守着,易云推门而入。入眼只看到两条白花花的“肉虫”交缠在一起。

  在床上的两人似乎被易云的突然闯入所惊到了,“啊~!”那个女性发出一声高昂尖叫缩进了被子里。那个男性也就是我们的治安官大人威克斯,怒吼道:

  “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不要生气嘛,治安官大人。来看这我的眼睛!”易云诡笑着说道。眼中红光闪过。

  “……主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主人!”威克斯恭敬的说道。催眠术还真是无往不利啊!(在这里说一下,催眠术到现在为止好像开挂一样的作用,这是因为主角迄今为止遇到的斗士些普通人或者稍微有点武力的武夫,到后面遇到强大的骑士或者巫师之类的时候,这个技能就会出现疲软了!)

  躲在被子里的那个女人似乎被这情景惊呆了,看这易云的眼神中透露着惊恐。

  易云看向了女人,眼中红光再次闪过。女人的目光开始变得呆滞。

  “你什么都没看到,你今天在自己房间里房间里睡觉,从没有来过威克斯的房间。当我说完这句话后,你就醒来,回自己房间房间去!”这是催眠术的另一个功效,小幅度修改人的记忆。

  易云说完,女人缓缓从被子里钻了出来。就这样赤0身0露0体的站在易云面前,然后向门口走去。

  看这女人的裸0体,还是一个处男的易云感到身上一阵燥热,但一想到是别人穿过的破鞋,就没了兴趣。

  “把衣服穿上再走!威克斯你也是,吧衣服穿上!”易云补了一句。

  女人依旧还是像没看到易云一样。但是忠实的执行了易云的命令,在易云的面前穿完了衣服,走了出去。

  在女人穿衣服的过程中,易云大饱了眼福,虽然没兴趣,单养养眼还是可以的嘛!

  当女人走出去的时候,威克斯也穿好了衣服。恭敬的站在易云的面前。

  “好了,跟我说说为什么要征收过路费吧!”易云一屁股坐在了房间的凳子上,问道。

  “主人,是卡顿领主命令我这么干的,虽然我也有中饱私囊,但现在全国上下都在征收了?”威克斯回答道。(卡顿就是吉尔斯王国的三个领主之一)

  “什么时候下达的命令?”易云很疑惑,如果有这样的命令,作为商队的首领,飞利浦应该会知道啊!

  “三天前,据说我们王国要和古宁顿王国全面开战了!”

  听到威克斯的回答,易云一下子豁然开朗。

  这下子都说得通了,飞利浦不知道是因为这项命令传达下来的时候他们还在路上。至于为什么命令走的的比商队快,作为一个国家下达政令的时候肯定有特殊渠道的嘛!

  而大肆征收税务的原因,是因为要和古宁顿亡国开战了,战争需要大量的金钱投入。

  至于开战的原因,古宁不想知道,而且采一些也能猜到一些,作为接壤的国家肯定会有摩擦,而且白天的时候听拜伦说原来的治安官是在跟古宁顿王国的战斗中被削掉脑袋的,这说明两个王国之间的摩擦已经到了小规模战斗的程度了,现在终于要升级到全面战争了,没什么好奇怪的!

  现在易云所关心的是,之间应该怎么在这场战争中获取最大的利益!

  战场的战功是最容易让人成为贵族的,这对于易云来说简直就是及时雨啊!

  易云在心中谋划着!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