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布玛坐在了驾驶车座上,当看见陈阳还愣在原地后,不解的问着:“怎么了?快上去啊。”  “额,好的。”  猜想所以是漫画中的百变胶囊,陈阳掩盖住了脸上的惊诧神色,平平淡淡的坐到了布玛的身后。  尬尴突然发生了,所以完美的卡的改造,陈阳目前仍然的身高逼近1【叮,主线任务‘布玛’触发第二阶段分支‘泡上布玛’。...

  【支线任务‘拯救布玛’完成,轮回者获得五点世界点。】

  【叮,主线任务‘布玛’触发第二阶段分支‘泡上布玛’

  任务完成奖励:二十点世界点。

  任务失败惩罚:无】

  皱着眉听着自动冒出的提示声,心中的苦涩甚至在脸上微微表现了出来。

  正巧布玛正在掏东西没有看见。

  似乎是找到了,从口袋中拿出一个胶囊状物品,随意的抛在了地上,一阵烟雾冒出。

  烟雾散去,一辆崭新科幻,疑似摩托车的东东出现在了眼前。

  布玛坐在了驾驶座上,当看到陈阳还愣在原地后,疑惑的问道:“怎么了?快上来啊。”

  “额,好的。”

  猜测应该就是漫画中的百变胶囊,陈阳掩盖了脸上的惊异神色,平淡的坐到了布玛的身后。

  尴尬发生了,因为完美卡的改造,陈阳目前的身高接近190,身材高大导致了两人是紧贴在一起的,一丝空间都没有留出。

  “要不,我下车在后面跟着吧。”

  感受着布玛娇躯的触感,陈阳罕见的有些脸红,尴尬的绕了绕头,提议道。

  “不,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怎么能让你在后面跑那。”

  布玛暗暗的咬了咬银牙,脸上露出了羞红的表情,犹豫了一会,最后还是坚定的说道。

  至于是不是还有其他原因,就不得而知了。

  我不在意的。

  看着布玛的样子,原本想要说出的话,被他咽了下去。

  似乎为了掩饰心中的羞涩,布玛猛的一踩离合器轰隆一声,车后的一排排气筒冒出一溜白烟,就在陈阳奇怪的时候,一阵强劲的动力猛的爆发了出来。

  凌厉的风声不断呼啸而来,这速度让还未完全脱离普通人的陈阳吓白了脸。

  陈阳担忧的看着布玛,用手将被风吹的不断绕着他脸的蓝色头发捋开,在她耳边大声道:“布玛,你开慢点啊!”

  “什么?”

  布玛疑惑的大声道。因为过快的速度,她完全没有听见陈阳在说什么。

  “我说你开慢一些啊!”

  无奈,只能加大声音再喊了一遍。

  “你说再快一些啊,好!”

  布玛似乎听懂了,小嘴微微一勾,小脚再度在离合器上,往下踩了踩。

  轰隆,似乎是一阵怒吼,原本就强劲的马力再次提速,彻底化生成了远古猛兽,在车道横冲直撞起来,让车道上的车主都看傻了眼。

  ······

  “抱歉,真的很抱歉。”

  布玛双手合十,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一脸歉意的朝着脸色发白的陈阳道着谦。那副俏丽的样子让陈阳无奈的摆了摆手。

  “没事。”

  有些艰难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

  “那,先去我家吧,你先等等。”

  在一座超级豪华的庭院外,布玛按响了门铃:“是我,布玛。”

  随着话音刚落,紧闭的大门自动打开。

  一路上陈阳好奇的看着千奇百怪的机器人,急速飙车带来的负面影响似乎减少了一些。

  “呦,布玛,这是你的男朋友么?”

  一个肩膀带着黑猫,手上拿着咖啡,表情呆滞(咳,个人感觉这个博士的表情很呆滞)的朝着布玛问道。

  “小伙子,你好啊,我叫布里夫斯,是布玛的爸爸,在着就当自己家一样,不要见外。”

  布里夫斯的彪悍回答让陈阳愣愣的,只是下意识的伸出手和布里夫斯伸出的手握了握。

  “爸爸!!!”

  布玛一边扶着陈阳,一边满脸羞红的朝着布里夫斯大喊。

  “好了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两个了。”

  布里夫斯一边拿着咖啡,一边消失在了墙角。

  正当布玛想回头向陈阳说些什么的时候,布里夫斯又突然冒了出来:“我等着抱孙子啊。”

  ······

  “我爸爸就是这样,他的话不要在意。”

  脸上带着红晕,低着头坐在床上小声的说道。

  “呵呵,伯父真是一个幽默的人。”

  尴尬的笑了笑,陈阳坐在布玛的房间感觉浑身都不自在。

  “对了,我先去帮你那些晕车药吧,先吃点可能感觉会好些。”

  布玛逃也似的跑出了房间,消失在了陈阳的眼中。

  再出现时,已经过了大约十分钟,才带着一个小瓶子回来。

  陈阳一看,不仅换了身衣服,脸上的红晕也消失了。看脸上带残留的水渍,估计应该是洗了把脸。

  “那,你先吃一粒吧。”

  将手上的小瓶子递给陈阳,两手相触的时候,两人脸上都是一红。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那,说说看。”

  两手搭在椅子上,正看着陈阳吃药的布玛,忽然问道。

  “额,我叫陈阳,是个武术家。”

  “陈阳么,恩,我记住了。陈阳,你说的你是个武术家,就是你刚刚打那几个混蛋的招数么?”

  回想起陈阳救她的那幕,布玛眼中就闪现着小星星。她还只是一个一直待在女子学校的纯白少女,对神秘强大的事物总是怀着浓烈的好奇和崇拜的,尤其还是这么一个超级大帅哥使用那种似乎非常强大的招式,拯救了自己,完全符合了白马王子的要求。

  “不是,那只是简单的依靠速度产生的打击,不能算是武术。”

  陈阳摇了摇头,诚实的说道。

  “哦,那你能不能施展一下,给我看看?”

  布玛的好奇使她暂时忘记了少女的羞涩,距离陈阳越来越近。

  “额,我的武术是那种实战的···对了,布玛,你家有没有那种木桩一类的东西?”

  原本一脸无奈的陈阳,突然想起自己还不熟悉这具身体,正好借着这个机会试试这副身体的战斗力。

  “木桩?我想想···哦,有,我家这里好想还有一个练习拳击的沙袋,我带去。”

  布玛在椅子上一跳,跳到床上后,抓着陈阳的手就带着他朝着那放置沙包的地方跑去。

  对武术的好奇已经使她暂时忘记少女的羞涩恢复了以往的活泼,也可能是刻意忘记?只是想多了解陈阳?一切只有布玛晓得。

  毕竟布玛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一个一直待在女子学校从未接触过陌生异性的俏丽少女。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