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的怀里,当然三天不眠不息的蹲在紧急抢救室门口,铁汉都无法支撑住,更别说他一个弱女子。  拿着酒精棉拭擦着床上朱倩倩皲裂的嘴唇,朱宏虎目含着泪,差点儿哭出。  这不应该突然发生在他们身上的!  三天前,是朱倩倩和张太忠的结婚了周年为了纪念日,朱倩倩特地穿起了新主刀医生朱宏看着妹妹眼睛红肿,双目无神的望着自己,叹了一口气,心疼的把表妹搂在怀里,坚定地道:“他们都活着!”。...

末日神剑

推荐指数:10分

《末日神剑》在线阅读

  “哥,哥!怎么样?他们没事吧?对,他们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不会……”

  朱玲玲从墙角站起,疯狂的冲到医生面前,拉着医生的袖子丝毫不敢松手,仿佛是自己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手背上的血迹已然干涸,就像老年斑一样,白色晚礼服袖子和胸前的血迹依然殷红如新。

  主刀医生朱宏看着妹妹眼睛红肿,双目无神的望着自己,叹了一口气,心疼的把表妹搂在怀里,坚定地道:“他们都活着!”

  听到答案的朱玲玲,终于晕倒在哥哥的怀里,毕竟两天不眠不休的蹲在抢救室门口,铁汉都难以撑住,更别说他一个弱女子。

  拿着酒精棉擦拭着床上朱玲玲干裂的嘴唇,朱宏虎目含泪,差点哭出来。

  这不该发生在他们身上的!

  两天前,是朱玲玲和张国栋的结婚周年纪念日,朱玲玲特意穿上了新买的晚礼服,亲手做了丈夫爱吃的菜,准备去保养店里跟他过一个独特的纪念日。躺在一辆最新款的G3跑车下检查车轮轴的张国栋听到夫人叫他,赶紧从车下滑出来刚出来一半,支撑车子的电磁力突然消失一般,车子瞬间砸落在张国栋双腿。

  在医院值班的朱宏看见妹夫一身血的被人送进来,妹妹一脸煞白的跟在后面,就知道出事了,立马随着进了抢救室,手术进行了13个小时,命是保住了,但是双腿腿骨断裂,可能终生离不开轮椅。

  刚出抢救室还没待喝杯水,他的外甥张扬也被抱了进来,浑身抽搐,全身紧绷,指甲戳破了皮肤,牙齿紧紧咬着,脸色发白,额头不断渗出冷汗,仿佛承受巨大痛苦一般。

  张扬是被串门的邻居发现昏倒在院子里,这才送到了医院。可是电磁设备新号紊乱不能使用,只能注射镇定剂减缓疼痛。

  直到第二天中午,电磁设备才恢复,朱玲玲急救室直掉眼泪,朱宏却是盯着屏幕上的脑电波难以置信,如此剧烈波动的脑电波,早已超出了常人忍受的极限,换一个人可能早已休克,朱扬竟然坚持了这么长时间!

  也许是氧气罩的缘故,也许是镇定剂的效果,总之,什么原因都好。见张扬的脑电波慢慢回复正常,身体也放松了下来,沉沉睡去,朱宏松了一口气。

  ·············

  入眼,是刺目的白色,让刚醒来的张扬眯起了眼睛。

  “这是哪里?”张扬回想,脑海中只有一个画面:一团蓝光包裹着一把剑,不断往前冲,速度越来越慢,突然剑柄上一颗半透明的淡白色珠子脱落,一层白膜包着蓝光一起前进,后面的剑瞬间爆炸,然后画面就断了。

  张扬还记得一件事,那就是他叫张宇!

  疲惫的朱玲玲提着刚熬好的鸡汤推开了张宇的病房。

  “扬扬,你终于肯醒了!”

  朱玲玲快步走过去,把鸡汤放在床头柜上,住在张宇身边,伸手就要摸张宇的脸,却被张宇迅速躲开。看着儿子眼里本能的陌生和警惕,朱玲玲心都要碎了。

  “别怕,妈妈来了。”朱玲玲颤抖地哽咽道。

  也许是感觉到了朱玲玲的母爱,被朱玲玲搂到怀里时,张宇没有躲,只是浑身僵硬了一下,随后便沉溺在了这无声的怀抱。

  刹那又似永恒,原来这就是母亲的怀抱,温暖,包容。

  摸了摸滴落在脸上的温热液体,张宇抬起了头:“你哭了。”

  “不哭,妈这是高兴!来尝尝妈给你熬的鸡汤,还有皮蛋粥。睡了这么多天,一定饿了吧。”

  朱玲玲打开饭盒和保温杯,粥和鸡汤的香味让张宇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看着儿子眼神直勾勾的盯着粥和鸡汤,脸上还泛起腼腆的红晕,朱玲玲自一周前来医院后,第一次笑了。

  雨后清荷,看着朱玲玲的笑脸,张宇心里冒出了一个词。

  看着张宇左手上的针头,朱玲玲把枕头竖起来让张宇靠坐在床头道:“来,妈喂你。”

  说着把鸡汤倒在瓶盖里,拿出勺子,舀了一勺,伸到嘴边吹了吹,就着盖子递到张宇嘴边,张宇无奈地张嘴喝了一口。

  “真好喝!”张宇说完,脸更红了。

  “呵呵!”,朱玲玲道,“扬扬,你害什么羞啊?你是妈十月怀胎生出来的,你什么地方妈没看过?小时候你拉裤子、尿床,哪一样不是妈处理的······”

  “快别说了···”张宇脸都红的快滴血了,而朱玲玲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张宇无奈撒了个娇,连他自己都没想到,他竟也会撒娇。

  “好好好。”朱玲玲又舀了一勺鸡汤,喂给张宇。

  大概喂了半个小时,张宇才把粥和鸡汤都吃完,舔了舔嘴唇,张宇看向朱玲玲目光显得亲切不舍,看得朱玲玲满脸幸福:虽然孩子失忆了,但是还是认我这个妈的。

  “扬扬,你休息吧,我去看看你爸。还有,吊瓶里的水快完的时候,记得叫护士来帮你拔针。”朱玲玲收拾好餐具道。

  “那个,我叫张宇。”就在朱玲玲出门的时候张宇冲她说道。

  “嗯!”朱玲玲顿了一下,狠狠的点了下头,走出了病房。

  张宇抬起头看了看右手,握了握拳头,感觉了一下,好脆弱的肉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种感觉,张宇自己也想不出,可能是潜意识自己原来很强大吧。

  用力握了握床头的铁栏杆,果然,连个指印都没留下。

  仔仔细细感觉了下自己的身体,一米七五,还算匀称,但是肌肉很一般,远没有开发出来,而且没有一丝神力,别说力碎小行星,估计连一块石头都能反伤到身体。浑身上下杂质很多,阻碍了经脉,而且经脉太细,根本撑不起神力的循环。

  咦?不对!腹部竟然有神力波动,张宇隐隐看到一小团蓝光包裹着一个光球。突然,蓝色光团分出一小部分直射入张宇双眼。

  “啊!”饶是张宇这样从小训练无数次听过烧灼之痛的人,也难以忍受灵魂融合的疼痛。

  张宇双手本能地捂住双眼,从床上滚落到地上,吊瓶上的输液管被挣断,管内倒流回一段血也丝毫不知。

  隔了两个病房,正在给张国栋盛粥的朱玲玲,手猛地一抖:“扬扬!!!”

  张国栋看着哭喊着冲出病房的朱玲玲,刚动一下,固定在钢板上的双腿传来一阵剧痛,差点让他昏过去,看着散落在地上的香粥,张国栋双目含泪,狠狠的一圈打在了床上。

  朱玲玲冲进监护室看见孩子双手捂着眼在地上疼的打滚,时不时还发出一声低吼。

  “扬扬!!!扬扬!!!你怎么了?!!”朱玲玲扑在朱宇身上紧紧地把朱宇搂在怀里,脸贴着张宇捂在脸上的手背,眼泪直流。

  朱宏听到喊声跑过来看到妹妹坐在地上,怀里搂着朱宇,嘴里哭着喊“扬扬”,赶忙从妹妹怀里把张宇抱到床上,两名护士按住张宇挣扎的双腿,两名的拉开捂在眼上的双手,指缝间还染有血迹。朱宏看着张宇的紧闭的双眼,眼角还有血迹,心中一颤,轻声道:“扬扬别乱动,舅舅看看你的眼睛。”

  说罢拇指和食指撑开了朱宇的一只眼皮,手电筒一照,瞳仁不是黑色,变成了暗紫,赶紧看另一只眼,也是暗紫瞳仁。

  “扬,扬扬,你还能···看见吗?”朱宏声音都带着颤音。

  又过了一会,张宇挣扎逐渐减弱,喘着粗气,浑身大汗淋漓。

  “我能看见,别,别说出去好吗?”

  “舅舅答应你,你快好起来,你妈真的经不起吓了。”想到妹妹,朱宏就是一阵心酸。

  “她呢?我记得他刚才好像还在。”还抱着我哭,这一句张宇没说出来,从来没有过亲情的他,不知道如何面对。

  “我给她注射了镇定剂,让她休息,我怕这样下去,她会崩溃。”朱宏看着张宇的紫色双瞳道:“答应舅舅,以后见到她,叫她妈妈,好吗?”

  张宇看着朱宏恳求的目光,点了点头。

  “你现在我也检查不出什么毛病?你是怎么昏倒的?”朱宏疑惑道。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晕倒了。”张宇显得有些回避这个问题。

  “好了,我不问了,你好好休息吧。”朱宏掩了掩被角,离开了病房。

  张宇回想刚才融合的灵魂带给他的记忆,那是一段纯粹的练体法门,和认知常识,还有一个急切的危机警报。大概还有三年能量剑碎片就会汲取到一成的能量,然后朝源珠聚集,蓬勃的能量足以轻松摧毁太阳系。

  这是一柄记忆能量剑,是一个小星系在外力作用下被中心黑洞吞噬之后形成的巨型黑洞压缩到极致的能量核心,源珠就是能量核心的实体,剑体是包裹源珠的能量液固化而成。为了练就这一把惊世神剑,天蚁族足足失去了一半的成员,连天蚁神王都受了伤。然而靠着这一把剑,天蚁族区区万年便占领了多达十个星系,成为顶级族群。而经过无数鲜血和灵魂洗礼的神剑也蜕变出剑灵,可以不断成长,可惜,天不住他,剑灵也不满被他强行控制。被钻空子的张宇给偷走了,取得神剑之后,还是被神王发现,张宇和剑灵合力也不是神王对手,最后不得已,用剑中储存的所有能量击破时空壁垒,饶是这样,还是只有灵魂逃了出来,肉身被毁。为了存活,自爆了剑体。想来地球的磁场混乱就是他强行打穿电离层、大气层,带来的吧。

  张扬,你看着吧,我会保护好你的家乡,你的亲人。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