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所谓失踪,就是失去踪迹无处寻觅的意思。失踪的,可以是人,或者东西。有的时候,人和东西一起失踪。失踪了以后,大部分情况下,是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们把“失踪”和“消失”以及“...

  所谓失踪,就是失去踪迹无处寻觅的意思。失踪的,可以是人,或者东西。有的时候,人和东西一起失踪。失踪了以后,大部分情况下,是不会再回来了,所以我们把“失踪”和“消失”以及“消亡”联系到一起。因此,失踪,并不是一个让人欢喜的事情,往往伴随着一些可怕的猜想,但事情的真相最终却又不得而知。

  如果你稍微留意一下,你就可以发现,我们地球上几十亿人,其实每天都有好多人和物在失踪。

  在诸多失踪事件中,比较震撼的当属一大批人集体失踪。比较著名的失踪事情如古代斯巴达克斯战士,不像影视作品所描写的那样,他们并没有战死沙场,而是失踪了。他们真正的下落并不为人知。另外还有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英国军队。1915年8月28日,22名士兵亲眼目睹八百名英军队伍就这样消失在一片高地的迷雾上,再也没有出现过。那800多人马犹如遁入了一个神秘王国,成为英国军事历史上一大悬案。

  有的事物失踪以后就永远的消失了。还有的失踪以后又回来了。

  文艺复兴时期的大画家莱昂纳多达芬奇就曾经神秘失踪了两年多,突然回来后,产生诸多空前绝后的创造发明,让人对他失踪那两年的遭遇遐想连篇。

  我们这则故事,也是跟失踪有关的故事。这里必须首先申明的是,故事所说的终究只是一个故事,看看就罢了,切勿和真实的人和事进行联系。

  空想俱乐部,是一个私人俱乐部。俱乐部的会员只有五个人。俱乐部对入会的成员没有年龄、性别、人种、财产方面的要求,但是要求入会人士的某一段经历能够被其他会员投票认可。这种经历必须非常奇特,非常猎奇,超乎想象。至于为什么叫“空想俱乐部”,其实并非旁人所想象的那样。这个所谓的“空想”是“空饷”的谐音。没错,空想俱乐部虽然对会员没有任何财产方面的要求,但是其中三个人是富豪,另外两个人也是坐拥足够的资产,使得他们能够“坐吃空饷”。由于会长一时兴起,自嘲式的起了这么一个名字“空想俱乐部”。

  既然知道了“空饷”这么一个词的内涵,恐怕大家要认为这个俱乐部无非是一个普通的有钱人骄奢淫逸的俱乐部,一群有钱的混蛋每天无所事事挥霍金钱吃喝玩乐的组织。然而空想俱乐部绝非这样一个组织。俱乐部虽然对入会者的学历没有任何要求,但是会员居然全部拥有海外博士头衔,有的还拥有两个以上的博士头衔。会员在世界级的学术刊物上均有发表五篇以上的学术论文。而且让人意外的是,事实上,这个空想俱乐部成立至今为止,居然连一次聚餐都没有组织过。是的,一次聚餐都没组织过。

  那么空想俱乐部的人在一起干嘛呢?他们会在有成员提出聚会的时候选择在某一个比较隐秘的地点开会。开会的内容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件引发开会的事情必须是挑战科学疆界和边缘的神秘事件。虽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通常来说引发开会的事件,往往直接或者间接跟会员自身有联系。空想俱乐部的成员虽然“吃空饷”,但是他们大部分人有自己热爱的事情在从事,还没有闲到没事坐在一起把跟自己八竿子打不到边的无从考据的新闻小报拿出来闲聊讨论的地步。还有一种提出开会的可能性,那就是有会员提出引进新会员,发起投票会议。所以,事实上,空想俱乐部一般不会举行俱乐部聚会活动,立会至今的聚会活动屈指可数。

  我是空想俱乐部的会员。我叫月振飞。

  加入空想俱乐部纯粹是一个偶然,本次讲述的事情,发生在加入空想俱乐部之前,但是正因为这件事情,使我有幸加入了空想俱乐部。首先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

  我取得了美国加州理工学院的理论物理学博士学位之后,并没有继续留在大学里面从事科研或者教学工作。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国家,开始经商。并不是我不热爱科学研究,而是我太热爱自由了。从属于任何一个组织或者机构,都有很多约束和限制。比如,大学里面会有工作量的要求和限制,要求你在多少年之内发表多少论文,产生多少显性成果,与此同时,还要兼顾教学工作,有太多时间用在琐碎的事务上。因此我选择离开,即使CIT在我毕业后挽留我,我也没有留下。而为什么我要经商呢?原因也非常非常简单,想要自由,就需要金钱,这一点毫无疑问。所幸,家族本身有一定的底子,在此之上,我从高中开始就投身到了华尔街的金融市场中开始投资的实践。金融市场是一个真实世界的缩影,在里面,你可以看到人性的恐惧、贪婪、从众。华尔街每天都有人一夜暴富,每天也有人跳楼自杀。作为一个普通的投资者,为什么我能够赢。答案出乎意料的简单。我通过量化投资和智能化代理技术组合在一起,实现了稳定收益。说通俗一点,我和MIT的伙伴共同研发了一套智能化投资软件,对数据进行定量分析,拟定了三种以上完全不同策略下共同生效的投资方法,并在确保投资收益率稳定的基础上利用软件进行机械化投资操作,从而实现投资的稳定获利和风险的高度可控性。换句话说,我们的机器帮我们自动炒股,让我一直不愁钱花。说到这里,我必须补充一句,这种做法的核心是我MIT的同学设计的一套算法,并非市面上普通骗钱的玩意儿,请读者朋友千万别轻信市场上的骗人自动炒股软件。还是那句话,如果他能自动炒股赚钱,拿出来卖什么?如果拿出来卖软件,只能因为要么软件不好用,要么赚的不够快。从高中,一直到拿到第一个博士头衔,我已经积累了一笔丰厚的资金。这笔资金虽然不足以让我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但是供我和我的家人自由的生活,是绰绰有余。在这个基础之上,我回国投资成立了五家自己的公司,并且聘请了专业的经理人帮我维护。我之所以仍然做实体,因为我知道金融市场永远是无法把控的。因此,到了吃“空饷”的阶段后,我有了自己的自由可以从事喜欢的研究和事情。我还有一个爱好,就是拍电影,那和这次的故事关系不大,到了以后再详细叙述。现在言归正传说“失踪”这则故事。

  无意中,偶然发生的一件离奇之极的事情,让我结识了空想俱乐部的一位成员。当然,那时候我压根不知道他是空想俱乐部的人,也更不知道什么空想俱乐部是啥玩意儿。然而在认识他十多年后,有一天我正在湖边的小木屋旁钓鱼,他驱车去找到了我。至于为什么驱车,而不是打电话,理由非常简单,因为我和老婆去湖畔小木屋钓鱼的时候从来不带电话,也不上网,因为不希望被打扰。只有很好的朋友才知道我在哪里。顺带说一句废话,五年前我发表了一篇论文,阐述了今天的互联网传媒整个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因为你每天被迫被媒体和网页灌输的各种消耗你时间的浅阅读新闻传递的是一个巨大的负能量场。稍微想一下你就明白,每天弹到你眼前的新闻十个有九个是灾难,还有一个是人性的假丑恶的真实写照。因为不写负面新闻不能吸引关注和点击。所以我从来不会花过多时间去看社交网络圈和乱七八糟的新闻。我只会有选择的去少量精选阅读,只看那些经过过滤以后能窥探世界重要信息的消息。而当我在私人空间休息的时候,我经常没有带手机。扯远了,再带回来,那天我那位朋友突然驱车到小木屋来找我,说那天晚上有一个重要的聚会,要我务必一定要参加。算作是十几年交情的唯一一个请求。我问详细缘由,他避而不谈,只说到了晚上便知晓,卖足了关子。我只好作罢,跟他约好晚上在市内的一个常去的咖啡厅见面。晚上八点钟,他在那里准时跟我碰面,带我上了他的小轿车,一路稳健的开往郊区。

  虽然是夏天,但是到了九点钟的时候,太阳早已下山。这时候,我们在停在一座三层楼纯西式别墅前。这座别墅虽然不是特别大,但是一看便知道别墅的主人对别墅的要求极其苛刻。这些年,我们在国内见过的中国式的西洋建筑实在太多,而这绝对跟它们划清了界限。这是一座纯粹的西洋别墅,就连开门的人都是个金发碧眼的人。穿过简约而考究的大门,我被他带到了一个类似会议室的地方。里面有着漂亮的壁灯,灯光是一点也不刺眼的橘色,共同照亮了维多利亚风格的壁纸。此时我也察觉到有雨点打在拱形玻璃窗户上啪啪直响。一条红木制作精致烤漆的长条形会议桌旁,坐着三个人。其中一个,我居然认识。当然,我所说的认识,是只我在新闻里看过他,亚洲富豪榜长居前三的名人。他们三人面带微笑,稍显期待的看着我,并没有说话。我一头雾水,回头望向我那位朋友。他终于有点歉意的开口了:

  “抱歉,振飞。现在才告诉你。包括我在内四个人是这个俱乐部的成员。这个俱乐部叫空想俱乐部,我简单介绍一下……“

  ……接下来,他简单介绍了空想俱乐部的基本情况,其实也就是介绍了一下会员的权利和义务,以及简单的规则。最后他说:

  “振飞,就当帮我个忙,大家都对十几年前那件事情很有兴趣,希望你能利用今晚详细的说个大家听听。至于是否入会的事情,完全凭你自愿。“

  “还有我们的投票结果。“三个人当中的一个人补充道。

  我心想,这个所谓的俱乐部搞的这么神秘,听起来也没有什么优厚的福利嘛。我才不在乎呢。但是,就当帮我朋友这个忙吧。反正外面下着大雨,一时半会也懒得走了。

  “事先声明,我对你们这个俱乐部一点兴趣也没有。全当作给我的朋友帮个忙。你们不必投票表决,我自然不会加入你们的俱乐部。说完,我就走。“

  那三个人交头接耳了一下,其中一个女人说:

  “谢谢月先生,我们对你要说的事情非常有兴趣,请慢慢说给我们听。”说罢,她对旁边金发碧眼的女管家做了一个手势。一会儿功夫,女管家为每个人端上一杯琥珀般的红茶。

  我用手指摩擦着精致的茶杯把儿,茶杯中的红茶闪烁着琥珀般的光。这琥珀仿佛封存了一段时光,仿佛那十几年前的事情仍然真空般的保存在这琥珀中。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