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的活爱因斯坦,对理论物理学、量子物理学、天体物理学有着非常大的贡献。虽然近十年,他不仅也没公开发表任何文章,也也没出席发布会任何活动,有不知情者传言他突然准备已退出学术界安心养老医疗。虽然没想起他竟然十年之后突然正式宣布要做常青藤大学的巡回讲座,因而也可以想像事情发生在距今十几年前。那时候我还在加州理工攻读理论物理学。我有一个校友,叫万事达。万事达是真名。一直到多年后我仍然可以拿他的名字开涮,赞叹是个好名字。那时候,我跟他还不熟,但是因为一次在大学里面听讲座的机缘,跟他相识。那一天,是鼎鼎大名的理论物理学的教授马克·布朗十年不遇的来CIT公开做讲座的日子.说到马克·布朗博士,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号称今时今日的活爱因斯坦,对理论物理学、量子物理学、天体物理学有着极大的贡献。但是近二十年,他不但没有发表任何文章,也没有出席任何活动,有知情者谣传他突然打算退出学术界安心养老。但是没想到他居然二十年之后突然宣布要做常青藤大学的巡回讲座,因此可以想象这场讲座的上座率有多高。全场爆满的情况下,我们耐心的等待着马克博士的演讲。开场以后,一分一秒都不差的情况下,马克博士从后台走上前,全场一片肃静,我们只听得到马克博士对着话筒的呼吸声。在这开场的十几秒钟内,他没有说话,只是因为走路而急促的呼吸着。我很早就到了第一排,所以我有幸能仔细打量马克博士的样子。他是白种人,头发全白,皮肤白里透红。他作为一个老教授,同样没能逃脱秃顶的诅咒,当然他也七十多岁了。他身型清瘦,双眼矍铄,然而深深的眼窝中,闪烁着异样的眼光,让我无法理解的怪异光芒。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接下来说的话。。...

  以下是我在空想俱乐部讲述的事情。

  事情发生在距今十几年前。那时候我还在加州理工攻读理论物理学。我有一个校友,叫万事达。万事达是真名。一直到多年后我仍然可以拿他的名字开涮,赞叹是个好名字。那时候,我跟他还不熟,但是因为一次在大学里面听讲座的机缘,跟他相识。那一天,是鼎鼎大名的理论物理学的教授马克·布朗十年不遇的来CIT公开做讲座的日子.说到马克·布朗博士,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号称今时今日的活爱因斯坦,对理论物理学、量子物理学、天体物理学有着极大的贡献。但是近二十年,他不但没有发表任何文章,也没有出席任何活动,有知情者谣传他突然打算退出学术界安心养老。但是没想到他居然二十年之后突然宣布要做常青藤大学的巡回讲座,因此可以想象这场讲座的上座率有多高。全场爆满的情况下,我们耐心的等待着马克博士的演讲。开场以后,一分一秒都不差的情况下,马克博士从后台走上前,全场一片肃静,我们只听得到马克博士对着话筒的呼吸声。在这开场的十几秒钟内,他没有说话,只是因为走路而急促的呼吸着。我很早就到了第一排,所以我有幸能仔细打量马克博士的样子。他是白种人,头发全白,皮肤白里透红。他作为一个老教授,同样没能逃脱秃顶的诅咒,当然他也七十多岁了。他身型清瘦,双眼矍铄,然而深深的眼窝中,闪烁着异样的眼光,让我无法理解的怪异光芒。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接下来说的话。

  “你们好,蠢货们。“

  这句话说出来,不少人以为听错了,也有很多人哄堂大笑,因为他们认为这是老教授的美式幽默。可是接下来他们听到的话,让他们再也不想笑了。

  “垃圾们,听着,我没有时间跟你们浪费,我想说,我接下来说的意思,你们在场能有两个人听懂,我就觉得是奇迹了。其他人真的可以滚了,因为听了也是白听。你们永远也不会知道你们坐在这里是浪费时间,你们的每一天都是在浪费时间,你们白忙一辈子也不会有任何进展,你知道全美国百分之四十的财富只掌握在百分之一的人手里,知识也是一样的,注定只有百分之一的人能掌握真理,而这百分之一的人能改变世界,带领人类往往前缓慢的爬行。其他的人,就是你们这些人,只能每天碌碌无为,为了自欺欺人的幌子,成为一只又一只的爬虫。你们崇拜的,信奉的科学家和那些理论,都是假的,都是假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有人开始表示抗议了。当然作为CIT的学生,大家都是有一定的素质的,更多的人选择离场。大批大批的人开始离场。

  马克教授,就地坐在演讲台上,瞪着我们,继续说道:

  “废物们都走了吗?剩下的都是什么?自以为是精英的蠢货?好吧,我想说如果你们当中有研究物理学的,你们可以改行了。如果你们有人不幸读到理论物理的博士,恭喜你,前面的时间你都浪费了。因为都是徒劳的。你觉得一个蚂蚁可以意识到你的存在吗?一个蚂蚁可以了解人脑的构造吗?一个蚂蚁可以预测人类行为的规律吗?对于这个宇宙而言,我们就是一只蚂蚁。我们的宇宙对于宇宙的宇宙而言,就是一只蚂蚁。事实上,你们是什么?你们连一只蚂蚁都不如,你们只不过是蚂蚁的大便罢了。所以没什么讲座可言,我过来是劝你们放弃这门学科,以后转行去干点别的有意义的事情,比如种玉米。”

  “马克博士,如果我是蚂蚁的粪便,那你算什么?”剩下的三十几个人当中,有一个白种人男生站起来彬彬有礼的问道。

  “我是蚂蚁的小便。”

  场下再度哗然,大家纷纷离席。最后只剩下五个人了。其中有两个白种人,一个印度人,两个亚洲人。而这两个亚洲人就是我和万事达。

  后来,马克教授沉默了好久,最后只说了一句话:

  “一切都是偶然,没有必要去寻找什么规律。所谓的规律,都是一时兴起产生的假象。再见了。“

  之后,他用一种异样莫名的凄惨眼神看着剩下的最后五个摸头不知脑的年青学生。默默的离开了。他说对了,没有人能听懂他到底想表达什么。沉默了二十年的“当代爱因斯坦“复出的巡回演讲,才做了三场就被迫结束。不久后的一天,我在学校附近的酒吧的报纸上看到了马克·布朗博士进入了精神病院接受长期治疗。虽然那场讲座至今想来莫名怪异,但是那场讲座让我结实了万事达这个人,只因为我和他是听到最后的人。

  讲座结束后,我和万事达在酒吧里面对马克教授的怪异演讲进行探讨。聊了没多久就演变成激烈的争论。具体说了什么,怎么说的,已经不记得了。我只记得最后我们的分歧表现在是否赞同马克的观点上。我认为马克·布朗所表达的是无稽之谈,但是万事达却觉得马克所言极是。这种事情本来就没什么可争论的,毕竟大家都是学理论物理的,理性逻辑思维是训练了很多年了,可是万事达却在言谈中避而不谈这些,只是不断的叹气。喝了两杯酒下肚以后,他突然说:

  “月振飞,现在人类的科学还太年轻,有太多的事情无法用科学去解释。但是那并不表示那些事情就不存在,或者可以让我们视而不见。马克博士看似疯狂的演说,其实是想告诉我们,我们有多么的渺小。在事实面前,我们有多么的力不从心。“

  “你说的好像你亲身经历过?“我漫不经心的说道。

  “是的。其实……“万事达喝了一口酒。他喝酒上头,现在已经满脸通红了。他吞下那口酒,仿佛那酒像火一样烧着他的喉咙,以至于他做出了极其痛苦的表情。他道:

  “一个好端端的人,突然失踪了。用物理学怎么解释?”

  “怎样的失踪?你说的不会是日常警察局经常遇到的失踪人口案件吧?“

  “就像历史上出现过的所有那些无法解释的失踪事件。比如1872年11月4日玛丽·赛勒斯特号船长BenjaminBriggs要从纽约到意大利。玛丽·赛勒斯特号出发一个星期后,印度女皇邮轮(DieGratiaofMorehouse)发现了玛丽·赛勒斯特号在离葡萄牙的1000km处漂流。船上没有人的踪影,所有的东西都安然无恙,没有任何迹象显示有海盗、叛乱、或匆忙的证据。船员与乘客的物品都还在,就好像他们是人间蒸发了一样。玛丽·赛勒斯特号的船员消失一直是历史上最无法被解释之谜。“

  “这个我没听说过。“

  “还有1915年12月,英国与土耳其之间的一场战争,英军诺夫列克将军率领的第四军团准备进攻土耳其的达达尼尔海峡的军事重地加拉波利亚半岛。那天英军很英勇地一个一个爬上山岗,高举旗帜欢呼着登上山顶。突然间,空中降下了一片云雾覆盖了一百多米长的山顶,在阳光下呈现淡红色,并射出耀眼的光芒,在山下用望远镜观看的指挥官们对此景观也很惊奇。英军土兵们全部消失。过了片刻,云雾慢慢向空中升起,随即向北飘逝。指挥官们才惊奇地发现,山顶上的英军土兵们全部消失了。“

  “你好像对这些失踪事件很有兴趣?喜欢研究UFO之类的玩意儿嘛?”我调侃他。

  “从物理学者的角度你有什么看法?”他直勾勾盯着酒杯问道。

  “我不知道。身为理论物理研究者,我无法告诉你他们是穿过了时间隧道。因为广义相对论虽然没有排除时间旅行的理论可能,但是要真正去做到,那是另一回事了。这件事情如果能研究出个一二三,我这会儿也坐上终身教授的位置了,哈哈哈。”

  说到了这里,万事达出乎我意料的并没有陪我笑。我意识到气氛不对,收住了笑意。他倒了另一杯酒,一口灌进喉咙,不失沉重的望向我说:

  “不瞒你说,我的大哥失踪了。“

  我陡然一怔,“对不起,我非常抱歉。“

  他挥了挥手,道:“你不必抱歉。事情过了十八年了。当年我才十二岁,我一直耿耿于怀。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十八年前,一架航班从加利福尼亚起飞,飞往夏威夷。在太平洋上失踪了。“

  “是海难吗?“

  “不知道。因为事后没有找到任何飞机残骸,没有留下任何飞机有关的线索。一蒸架飞机和一飞机的乘客,全部蒸发了。“

  接下来是长达两三分钟的沉默。我沉默,是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安慰他。这种事情虽然很悲惨,但是也屡见不鲜,在太平洋上,寻找一架飞机,犹如海底捞针。即使什么都找不到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而且这种事情发生在任何人身上,都是难以承受的悲痛,失去至亲的悲痛啊。尤其是对于万事达而言,更是如此。因为后来跟他熟了我才知道,万事达和他的大哥从小就相依为命,父母很早就不在了。这种情况下,又失去兄长,可想而知是多么难过。所以在这接下来的几分钟,我只顾跟他倒酒喝酒。一部经意下,我们居然干掉了好几瓶JohnnieWalkerBlackLabel。

  那就是我和万事达第一次认识的经过。后来万事达如果不是跟我喝酒,一般对他兄长早年飞机失踪的事情绝口不提。但是那次之后,我们有了来往,经常一起吃饭聊天。他是研究实验物理学的。

  在加州理工生活的日子,挺充实,时间也过的快。一转眼大家都要毕业了。可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在毕业前夕,万事达失踪了。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