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免费提供更多时光几许烟雨第六章 第三者的全文深度阅读,体会到面前男人凌冽的气场,苏芋洛扯了扯被压皱的裙摆,站在门边犹疑着不敢见状。陆宇宁却...陆宇宁却满脸的平静,拿起桌上一个图纸,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语气霸道地说道:“过来。”。...

  感受到面前男人凛冽的气场,苏芋洛扯了扯被压皱的裙摆,站在门边踌躇着不敢上前。

  陆宇宁却满脸的平静,拿起桌上一个图纸,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语气霸道地说道:“过来。”

  虽然不情愿,但苏芋洛也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坐下。

  陆宇宁展开图纸,一本正经的开始跟她商讨起具体细节,神色始终面无表情,似乎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见他如此,苏芋洛也只能强装淡定,赶走心中种种莫名的紧张,跟他聊起公事。

  这一聊足足聊到了中午。

  见细节都处理好了,苏芋洛便站起身来,礼貌地向陆宇宁请辞:“陆总,图纸我拿回去再好好研究一下,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陆宇宁觑了她一眼:“不急,中午一起吃个饭吧。”

  苏芋洛连连摆手拒绝:“这个不用了,程总不用这么客气。”

  可陆宇宁却根本不给他拒绝的机会,蓦地站起身来,抓起她的手腕便往外走。

  微微挣扎了一下,苏芋洛没有挣脱,怕人看到,她咬着嘴角紧张道:“别别,我自己走。”

  她也算看明白了,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太霸道了,他是不会管别人拒不拒绝的,只能乖乖跟着他去吃饭。

  陆宇宁唇角往上扬起一个神秘的弧度,带苏芋洛来到一家法国餐厅,刚一入座,便听到一个突兀的女声。

  “哟,这不是姐姐么,这么巧啊!”

  闻声望去,是夏楚楚正挽着司翎走了过来,脸上掩饰不住得意的神色。

  苏芋洛见状心里一突,一下子心虚气短起来。该死的,怎么会这么巧!

  夏楚楚扭着腰肢走过来,意味深长的问道:“真是没想到能在这遇到你啊,不知道这位帅哥是谁啊,姐姐也不跟我们介绍一下。”

  司翎抿着唇脸色看起来有些阴沉,嫌恶的瞪了苏芋洛一眼,真是不甘寂寞的女人!上午才跟陆宇宁认识,这就迫不及待约着一起出来吃饭了。

  见司翎眼神不善,苏芋洛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陆总找我商讨设计细节。”

  虽然心中不满,但是碍着陆宇宁在场,司翎只能冲苏芋洛点了点头,转而跟陆宇宁打招呼;“陆总,这么巧啊,在这遇到,不嫌打扰的话,不如我们一起?”

  陆宇宁淡淡点点头,没有表示异议。

  司翎揽着夏楚楚的腰坐下,完全没有多看苏芋洛这个正牌夫人一眼。

  心中,微微有苦涩泛起,苏芋洛垂下眼帘,假装淡定,可夏楚楚却没打算就这样放过苏芋洛,她一入座就热情的抓住苏芋洛的胳膊:“哎呀,上次一跟姐姐见面我就觉得投缘,你看这么巧,我们又遇到了。”

  苏芋洛一看到夏楚楚就觉得恶心,当下语气不善的说道:“是么,我倒是不觉的投缘,还有,别叫的这么亲热,我没你这个妹妹。”

  “姐姐嫌弃我么?”夏楚楚闻言,委屈的看了司翎一眼,司翎一皱眉,但当着陆宇宁的面也不好说什么。

  陆宇宁却慢条斯理的开口道:“这位可是模特夏楚楚小姐?”

  夏楚楚闻言眼睛登时一亮,虽然她已经有司翎了,但是眼前这个男人看起来更帅更有钱,能被这样的男人认出,也是难掩兴奋。

  “对啊,我就是夏楚楚!不知道你是?”

  陆宇宁却没有回答夏楚楚的话,只是唇角扬起一抹冷笑,冷厉的声音响起:“我不知道夏楚楚小姐居然跟司总裁这么熟,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司总裁好像已经结婚了对吧……”

  夏楚楚脸色登时一僵,即使她不在乎当第三者,但是别当面点出来还是觉得窘迫。

  陆宇宁轻轻的敲了敲桌子,说道:“没想到司总裁私底下还有这等雅兴,只是不知道合作一事……”

  听到陆宇宁意味深长的话,司翎的心中一下子警惕起来,干笑着道:“陆总你放心,我一向公私分明,绝对不会因为私事耽误公事的。”

  陆宇宁虽然脸色十分平静,但是却带着一股压人的冰冷:“是么……”

  见陆宇宁如此,司翎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对他的私事如此关注,但也不愿意得罪他,当即站起身来:“不好意思陆总,我想起我还有点事,先走一步了。”

  说完便直接转身离开,没有搭理夏楚楚。

  夏楚楚见状一愣,只能硬着头皮自己追上去。

  苏芋洛打量着陆宇宁的脸色,有些拿不准他的态度,看他刚刚的样子,是知道她跟司翎结婚了么?

  应该不会吧,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司翎有妻子,他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外人怎么可能知道呢?

  陆宇宁似乎对刚刚的小插曲并不在意,转而从包中拿出一叠钱推到苏芋洛的面前,说道;“这个还给苏小姐。”

  一看到这打钱,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苏芋洛脸立马涨的通红,尴尬的接过来塞到包里,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好在陆宇宁把钱还给她之后便没有再说什么了,两个人安安静静的吃完了饭,陆宇宁让司机把她送回了公司。

  一回公司,她便被司翎叫到了办公室。

  一见到她,司翎大发脾气:“苏芋洛,你跟陆宇宁怎么回事!”

  偏过头去,苏芋洛不愿意看他:“我已经说过了,路总找我商讨设计的细节,商讨完以后我们一起去吃饭而已。”

  司翎冷哼一声:“商讨工作?那为什么不走公司程序?苏芋洛你最好给我注意点,别忘了,你是个有妇之夫!少在外面给我发骚!”

  苏芋洛一听这话整个人猛地扭头死死盯着司翎,嘲讽道:“司翎,你有资格跟我说这话么!别忘了,是谁一直在外面找女人!”

  见苏芋洛居然顶嘴,司翎更加愤怒:“怎么?你受不了啊?受不了离婚啊!”

  他们两个人以前没少为这种事吵架,但是每次只要一提到离婚,苏芋洛就会妥协。

  而这一次,苏芋洛却像是被刺激到了,毫不示弱的一字一顿的回到:“离就离!”

  闻言,司翎反倒愣了:“你再给我说一遍!”

  苏芋洛倔强地抬起下巴,满脸的气愤:“我说了,离就离!”

  司翎怒极反笑:“苏芋洛,你可不要后悔!”

  苏芋洛出了办公室也有些后悔,她刚刚一事气在心头,不管不顾的就说了,现在冷静下来,却有些不舍,不管这一年多司翎对她在冷淡,可当初他们在一起那么久,到底是有感情的,真要离婚……苏芋洛总觉得狠不下心来。

  失魂落魄的回到座位上,苏芋洛整个人都是蒙圈的,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还没等离开,又被司翎叫住了。

  “苏芋洛,你跟我过来。”

  苏芋洛无奈的叹了口气,跟司翎去了茶水间。

  “还有什么事么?”

  司翎皱着眉头看着她,似乎有什么话难以启齿,半响才开口道:“行了,别给我摆出一副怨妇脸,我又没说真要跟你离婚。”

  没料到司翎会这样说话,苏芋洛登时一愣。

  司翎偏过头去,说道:“行了,这事就这样吧,早点回去把,别惹妈生气。”

  说完转身就走,留下苏芋洛一个人在原地发愣。

  司翎……刚刚算是跟他示弱么……也许司翎没有他想的那么绝情,到底他们还是有夫妻感情的……这么一想,苏芋洛突然愧疚起来,不管怎么说,她跟陆宇宁出了那样的事,到底是对不起司翎的,事到如今她又有什么资格去责怪司翎呢……默默地叹了口气,苏芋洛怀着满腔的愧疚与苦涩,回了路家。

  这一夜司翎没有出去留宿,而是宿在了家中。

  天亮的时候,司翎早早醒来,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自己怀里的苏芋洛,眼神有些暗沉。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她是这样的女人!

  他根本就不该娶她这样一个蛇蝎心肠的女人的,可不知道为什么,当苏芋洛坚决提出离婚的时候,他心中又堵得慌。

  注视了她片刻,司翎将被苏芋洛压住的胳膊抽出来,迈步来到了阁楼。

  阁楼一向是他们家的禁地,除了司翎之外谁都不能上来。

  有段日子没来,一开门,司翎心中扬起了一阵浮沉。

  司翎看着挂在墙上的那副照片,照片上的女人跟苏芋洛长得有六分像,却没有苏芋洛的亲和力,看起来有些刁蛮任性。

  司翎皱着眉,眼神苦楚,喃喃道:“筱雅……”

  轻轻地抚上照片,司翎英俊的脸庞神情凄楚,当初他跟筱雅本是一对佳侣,但是彼此都年轻气盛,脾气又不好,总是吵架,那一天筱雅又跟他闹分手,他失落下去酒吧买醉,遇到了苏芋洛。

  也许是赌气,也许是为了那张跟筱雅有六分像的脸,他跟苏芋洛开始了交往,却渐渐真的被她吸引,虽然长得跟筱雅有六分像,但是两个人的性格却天差地别,他渐渐沉迷在她的温柔中,变得无法自拔。

  如果,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件事,也许他就真的会跟苏芋洛一直幸福的走下去了。

  一想到当年的事情,司翎的眼神暗沉了下来……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