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本来站在瘦猴子身边的另外两人一眨眼一愣,赶快后转身过去的,却看见的是李云峰的拳头,黑压压的砸了上去。砰砰砰!这动手,更本是毫不手下留情,两人脸上都挨了几下,一瞬间就被打成砰砰砰!。...

原本站在瘦猴子身边的另外两人眨眼一愣,赶紧转身过去,却看到的是李云峰的拳头,黑压压的砸了上来。

砰砰砰!

这下手,根本就是毫不留情,两人脸上都挨了几下,瞬间就被打成了国家级保护动物。

小混混赶紧往自己腰间掏去,下意识的想要掏出腰间携带的刀来捅李云峰。

可这一次,刀子还没有拿出来,李云峰一大耳刮子就扇了过去,把人直接凌空抽飞,旋转两圈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几人,自然不用多说,没来得及做任何事情,在李云峰拳脚相加之下,就全都躺下了。

李云峰拍了拍手,嬉笑道:“打完收工。”

那带头的大哥,根本未料到,自己的一帮兄弟,就这样被一个混小子随随便便解决了,到现在他还几乎没回过神来。

“跟我们作对,你不会有好下场的!”

李云峰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一边走上前,一边道:“我已经给过你们机会滚了,既然你们不珍惜,那就怪不得我了。”

虽然这人是笑着的,但那带头大哥却感受到了一股冰冷的杀气,压得自己无法呼吸,内心的恐惧,一下子就迸发了出来。

饶是他经历了不少江湖风浪,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却忍不住的腿脚哆嗦了起来。

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大脑只剩下一片空白,带头大哥只说出一个“你”字来,整个人双脚就离开了地面,朝着窗外飞去了。

安静的街道上,传来一阵混乱的响声。

李云峰处理了这带头大哥,拎起另外一个人,也直接朝窗外扔去,随意的就像是丢垃圾一样。

地上的几个混子,全都吓傻了。

这是要杀人啊!

他们自己平时干惯了狠辣的事情,可没也没见过这么犀利的。

这些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爬起来,匆忙的往窗外跳了下去,自己飞也比被这样拎着丢下去好啊。

林韵自然也是吓得半死,看着一个个混子,从自己头顶飞过,直接朝着窗外去了,心都快跳出来了。

刚才那些人不过是些混混,眼前的这个,只怕是个大魔王!

她看着李云峰走上前来,忍不住的身子向上跃动,试图带着椅子,往后退去,这是一个人本能的反应。

可李云峰看着这一幕,差点没把鼻血给喷出来,这女人本来现在就成了这个样子,再这么一跳一跳的,那满身诱惑都在闪烁的感觉,简直是让男人没命啊!

“唔唔唔……唔唔唔……”因为嘴巴被胶布封住了,所以她只能发出些这样的声音。

李云峰看这女人,跳得差点摔倒了,摇了摇头走上前,刷拉一下撕下了她嘴上的胶布。

林韵浑身都在颤抖着,大口的呼吸了两下,害怕的就像是一只受惊的小羊羔,看着面前的男人,一边哭一边道:“你……你想干什么,你不要过来,否则我……我就叫救命了!”

她认得这人,是自己在出租屋里的隔壁邻居,但印象不是很好,这家伙好几次见到自己,都不要脸的只盯着自己看,明明隔音不好,洗澡的时候非要唱歌,什么十送红军、什么军歌嘹亮、什么兄弟情的,不知道是什么毛病。

李云峰看着这女人担惊受怕的样子,都无语了,自己哪里看上去像是坏人了,要是真想做点什么,还会让她说话。

他走上前去,准备为女人松开绳子。

可这直接就引起了,林韵的剧烈挣扎和狂叫。

“除了我之外,你叫破喉咙估计也没人来救你,别乱动,这绳子系得太紧,你这细皮嫩肉的,没两下就折腾破了。”

“你……”林韵怔了一下,看这李云峰居然是为自己解开束缚,似乎没动什么坏心思。

不过她的防备心理还是没有卸下,毕竟这家伙真的是个危险人物。

“混蛋!你别碰我!”忽然间,敏感的身体,传来了异样,林韵立刻大叫了起来,如果此时能动手,她一定会毫不客气的给李云峰一巴掌。

可现在,唯一能动的就是嘴巴,索性她狠狠的一歪脖子,朝李云峰的手臂咬了上去。

李云峰愣了一下,有些无语,道:“你属狗的啊。”

这还真是狗咬吕洞宾的现实版,自己救人被当坏人就算了,还被女人咬了一口,要是传出去,这脸丢大了。

林韵更无语,咬了一下,牙龈都发麻了,赶紧把一口皓齿从李云峰坚硬的肌肉上挪开,心里暗道,这家伙是铁打的么。

“谁让你欺负我了!你要是再敢来,我……我咬死你!”

李云峰看着林韵,无语的摇了摇头,道:“谁稀罕!你自己看着办吧,哥们不伺候了。”

他说完,便转身离去。

林韵看着李云峰走到了门口,心里顿时疑惑起来,这家伙难道是来救自己的?

可他刚刚明明说什么,看上了自己,要吃自己这样的话。

“喂,你等等!”林韵终于在李云峰快要踏出门口的时候,叫了一声。

现在自己只能靠这家伙了,如果再这么被捆下去,自己非得痛苦死,万一他真的走了就不回来,那就惨了。

“怎么?舍不得我了?”李云峰站住之后,转头过来,露出一个轻佻的笑容。

林韵的脸色,微微红了一下,咬牙道:“你……你无赖你,救人救到底,你要是真的是想帮我,能不能帮我解开绳子。”

李云峰轻哼了一声,伸了个懒腰,慢悠悠道:“刚才我是这么想的,不过现在我不想帮了,还是回去洗个澡,唱两首歌,睡觉得好,多管闲事多吃屁……”

“别啊!我刚才……刚才要不是你手乱动,我怎么会误以为你是……你是坏人。”

李云峰无语了,道:“你也不看看你身上的绳子缠得多紧,还是生死扣,我难不成不用手,用咬的?”他说着,还张开嘴,做了两个可怕的动作。

“你……”林韵差点没被气死,一忍再忍,才道:“是我错怪你了,能请你帮我解开么?我一定重谢你救我。”

李云峰靠在门边,拿出烟盒,向上一抖,弹出一根烟,叼在嘴里,然后点燃吸了起来。

“我是你什么人,凭什么被你呼来换去的,给我个救你的理由。”

林韵哭笑不得,真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干什么,完全不像是一个正常人。

“助人为快/乐之本,你难道不觉得,我一个弱女子,现在被欺负成这个样子……呜呜呜……很惨么……很需要同情么!”

“你别哭啊,我不吃这一套,刚才你咬我的时候,怎么跟头母狮子一样凶,现在就成弱女子了,切。”

林韵无语了,面前这个绝对不是一般人,极品中的极品啊!

李云峰越来越觉得,女人的话不能信,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

他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一张绝美的脸庞,不知道那骗了自己的女人,现在在哪个天涯海角……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