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妈咪,越越想尿尿。”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仰着粉又嫩的小脸儿望着身边的美丽的妈妈,肉乎乎的小手拉着妈咪纯白色的工作服,撒娇卖萌的道。“出门时左转十米是,越越是男子汉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仰着粉嫩嫩的小脸儿看着身边美丽的妈妈,肉乎乎的小手拉着妈咪纯白色的工作服,撒娇的道。。...

“妈咪,越越想尿尿。”

一个唇红齿白的小男孩,仰着粉嫩嫩的小脸儿看着身边美丽的妈妈,肉乎乎的小手拉着妈咪纯白色的工作服,撒娇的道。

“出门左转十米就是,越越是男子汉了,上厕所这种小事可以自己搞定,对不对?”

陈诗诗拍拍儿子肉嘟嘟的小脸蛋儿,根本不给越越说话的机会,立刻转头盯住烤箱。

看着里面的蛋黄流沙包慢慢膨起,眼底充满的光芒四射的光辉。

哇,这些流沙包真是太可爱了。

想想这些可爱的小东西都是出自自己之手,陈诗诗就觉得心里无比自豪。

越越的嘴角不由得抽了两抽。

其实,有时候他会怀疑,他是妈咪的亲儿子,还是这些面包是她的儿子……

按照妈咪给的路线来到厕所,刚一推开门,一个黑影就朝着自己狂奔而来,“小鬼,滚开!”

越越一下子愣住,根本来不及做任何反应,只是傻傻的站在原地等着被撞飞。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一条长腿忽然横插进来,狠狠的朝着黑影踹过去。

碰!

黑影被踹出去三米开外,重重的撞在墙上,然后缓缓的滑在冰冷的地砖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一样。

越越吓得魂飞魄散,就在他要哭出来时,一只大手忽然捂住他的双眼,似是怕他看到这样恐怖暴力的场面。

低沉磁性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别怕,叔叔已经把坏人打飞了。”

越越的小身子前一秒还微微的颤抖着,可听完这话之后,他居然觉得什么都变得不那么可怕了。

几个保安看着一身低冷气压的男人,吓得三魂飞了七魄。

“闫,闫总……”

“把他送到公安局,以后酒店里再出现小偷,绝不轻饶!”男人的声音充满怒气,目光中尽是警告之意。

“是是是,闫总。”

几个保安迅速将已经晕死过去的小偷拉出去之后,闫世航才将大手缓缓挪开,口味凉薄的问,“没事儿吧?”

陈越然深深的看着他,两只眼睛忍不住冒泡泡。

这位叔叔好帅呀。

虽然他看起来严肃又不近人情,甚至有点冷,但不得不承认,他真是帅的天怒人怨。

特别是刚才他踹飞小偷的那一脚,真是……爱了爱了。

越越从小就没有爸爸,自然是对这样英勇高大又帅气的叔叔充满崇拜,他瞪圆了双眼摇摇头,乖乖一笑,礼貌的道,“我没事儿,谢谢叔叔救了我。”

闫世航看着小鬼头眼底的崇拜之意,向来冷硬的心微微一动,“就你一个人?”

“不是,我和妈咪一起。”

“你妈咪呢?”闫世航的口吻依旧是冷冷淡淡。

提起自己的妈咪,越越忍不住悲从中来。

但也不想让自己的偶像叔叔知道自己在妈咪心目中都比不上一只小小的蟹黄流沙包,于是,越越勉强扯出一个微笑,手指指向不远处的烘焙房,“我妈咪在那里工作,叔叔能带我过去么?”

他妈咪是自己的员工?还带着孩子来上班?

闫世航眯了眯一双狐狸眼。

公司明文规定,上班期间不能携子带女,他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跟他对着干!

几不可见的点点头,闫世航迈开大步朝着烘焙房走去。

越越抬起的小手僵在半空,肉乎乎的小脸满是失望。

叔叔,好歹我也是你的粉丝呢,都不拉一下小手么?

二人刚来到门口,就听见一个高亢又刻薄的声音从里面传来,“陈诗诗,你脑子进屎了么?你就拿这玩意招待贵宾?你知道外头坐的都是什么人?我看你以后不想接‘卓越’的生意了!”

  1. 没有了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