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陈诗诗刚把烤好的流沙包拿出,还没分盘,就听到部门主管对她一阵大呼小叫。她睨了部门主管几眼,没理睬,再次将嫩黄色的流沙包分到了装饰点缀好的餐盘里。谁都别想拦阻她去欣赏自己的她睨了主管一眼,没理会,继续将嫩黄色的流沙包分到已经点缀好的餐盘里。。...

陈诗诗刚把烤好的流沙包拿出来,还没分盘,就听见主管对她一阵大呼小叫。

她睨了主管一眼,没理会,继续将嫩黄色的流沙包分到已经点缀好的餐盘里。

谁都别想阻拦她欣赏自己的杰作。

主管见她无视自己,更是怒火中烧,指着陈诗诗的鼻子道,“你聋了?没听见我说话么?”

陈诗诗挑了挑眼眉,放下手中的食物,直起腰,美丽的脸庞上顿时布满冰霜,连眼神都变得犀利无比。

“今天是云城林家和宋家的订婚宴,我受宋小姐之托来‘卓越’为她准备餐后甜品,主管,有什么不妥么?”

“呵,我就知道你是走后门进来的!”主管怒的咬牙切齿,“要不然,凭你一个网红,有什么资格站到这里?做的东西垃圾,人更垃圾,就知道抱大腿……啊!”

主管话音刚落,陈诗诗兜头就是狠狠一巴掌,用力至极,打的他那一脸肥肉来回乱颤。

“这一巴掌是让你长长记性,别随便评价别人的生活!”

“你,你敢和我动手!陈诗诗,你特么不想活了!”主管一怒之下,抄起桌上的一个托盘朝着陈诗诗砸过去。

陈诗诗已经做好反击准备,可下一秒,一个凉薄的像带了冰碴的声音忽然横插进来。

“住手!”

陈诗诗和主管同时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颀长的身影从门口走来。

随着他的靠近,一股让人窒息的低气压弥漫开来,陈诗诗看着由远及近的男人,那一双洞若观火的深邃双眸让她立刻意识到,眼前的男人绝非凡品。

而主管则是吓得满脸猪肝色,点头哈腰的跟闫世航道,“闫总,您怎么来了?”

男人的视线轻轻扫过陈诗诗的脸,旋即落在主管身上,暗沉的道,“我来不得?”

“不不不,整个酒店都是您的,哪里您去不得呢?”主管讨好的笑着,但心里却怵的要命。

据说闫总的个性诡谲不定,还有人说他暴力成性,若是他有什么错处被闫总抓住,以后还哪有命在酒店做下去呢?

闫世航几不可闻的哼了口气,看向餐台上精致小巧的流沙包。

一股特殊的香气来袭,缭绕在鼻尖,就像一直柔软的手,撩拨着他的味蕾,轻轻的,一下接着一下。

闫世航忍不住眯了眯眼眸。

牛奶的香,糖粉的甜,可除此之外,还有一种类似栀子花的清爽香气,这女人,到底在里面加了什么?

看出老板沉凝着俊脸,主管‘心领神会’的看向陈诗诗,凶狠的道,“还没看见么?我们老板对你的流沙包很不满意,识相的赶紧滚,别等我赶你!”

“我说过不满意?”

“啊?”

主管一脸惊悚的看向闫世航,“闫总,那您的意思是……”

“滚!”

“呵呵,好,我这就让她滚!”

闫世航狠狠的瞪向胖主管,“我说的是你!滚!”

主管先是一愣,旋即反应过来,刚想求饶,就被闫世航那酷寒又决绝的眼神吓退。

他若是再多说一句,肯定死无葬身之地。

主管灰溜溜的跑出烘焙房,来到无人之地时,鬼鬼祟祟的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烘焙房内,闫世航冷冷的看着陈诗诗,陈诗诗也回看着他,一点发怵的意思都没有。

“这里面加了什么配料?”闫世航拿起一个流沙包放在鼻下闻了闻,挑眉看向对面从容自若的女子,“有种特殊的香味。”

陈诗诗的目光闪了闪,的确,她在配料里加了些特殊调味品,但很少人能闻的出来,这家伙莫非属狗的,一下子就发现了。

“配方是一个烘焙师的武器,我干嘛要告诉你?”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