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闫世航将流沙包放回盘子,抬眸,冷冰冰的望着陈素素的脸,“我要对我的客户主要负责,你用了普普通通流沙包之外的配方,要跟我报备!”“我就不说你,你能怎样?”男人的薄唇挽“你!”。...

闫世航将流沙包放回盘子,抬眸,冷冰冰的看着陈诗诗的脸,“我要对我的客户负责,你用了普通流沙包之外的配方,必须跟我报备!”

“我就不告诉你,你能怎样?”

男人的薄唇挽起一个近乎残忍的弧度,“我不能怎样,最多扣押你72小时,等食物在体内消化,确定没有人中毒之后,再放你走。”

“你!”

“妈咪!”

一声软软的呼唤吸引了陈诗诗的注意,她低头一看,越越居然从闫世航身后探出头来,正当她想招手让儿子过来时,她的亲儿子居然说出了一句能让她吐血身亡的话。

“妈咪,你就把秘方告诉帅叔叔嘛!”

“陈越然,你太过分了,我白养你这么多年,你居然认贼作父!胳膊肘往外拐!你还是不是我儿子?”陈诗诗很生气,生气的结果就是语无伦次,口无遮拦。

不过她的某句话却让越越十分高兴。

认贼作父……

嗯!

这个帅叔叔还真有点爹地的感觉呢。

她愤愤的走过去,将越越从闫世航身后拉出来,抱在怀里摇了摇,好像要让他清醒过来,“小朋友,我觉得我们有必要坐下来好好谈谈,我得给你科普一下,到底谁才是你妈!”

越越不满的撅了撅嘴,“可是帅叔叔刚才救过我……”

简单的将刚才的事情经过说了一遍,陈诗诗的第一反应不是感谢,而是……吃醋!

听得出来,儿子很喜欢闫世航,甚至把他奉为偶像。

过去,越越的心里只有她一个,现在凭白多了个陌生人,陈诗诗怎么能不酸?

“谢谢你啊!”陈诗诗简单的道了个谢。

看出她毫无诚意,闫世航也根本不在意,他现在想知道的,就是她在流沙包里到底放了什么?

“感谢也要有点实际行动,不是么?”

陈诗诗顿时纳闷,“你想要干什么?”

这男人还真是莫名其妙,她都说谢谢了,还想着什么行动,莫非……

“你不会是想让我以身相许吧!”陈诗诗不等男人开口说话,自顾自的说道:“虽然你很优越,但是我也不是什么随便的女人。不会因为你救了我的儿子,我就会嫁给你,这是不可能的!”

“……”闫世航嘴角不知觉抽搐两下,这女人的脑回路真是神。

不过,这女人虽然是为人母了,这身材却依旧玲珑曼妙,保持的倒是不错。

闫世航视线上下打量着陈诗诗,这让陈诗诗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连忙后退两步,拉着越越,故作镇定道:“我告诉你门都没有。”

“是吗?”闫世航轻笑两声,吓得一旁的主管忙不迭的擦汗,他今天可能没有看黄历,碰见陈诗诗这个女人,真是给他坏事。

“那个……”主管刚要开口解释,闫世航饶有趣味的勾起嘴角,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的意思是让你以身相许?”

陈诗诗看着闫世航的神情越来越鄙夷,“难道你不是这么想的?男人不都是这个心思。”

随后她又补了一句,“除非你不是男人。”

“咳。”主管闻言差点没被口水咳死,“口出狂言!”

“主管,刚刚可是这个男人自己说要行动的。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主管,你可不能不公正啊!”陈诗诗风情万种的美眸微眯,冲着主管挑了挑眉。

“……”主管顿时无言以对,他刚刚确实听见了,但是他相信闫总不是这个意思,一定是陈诗诗这个女人误会闫总。

“你叫什么?”闫世航薄唇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甚是可怖。

陈诗诗闻言,迅速抬手指向他,“主管你看,他问我名字了,还不是图谋不轨。”

“你放肆!你知道你指的是谁吗?”主管惊的虚汗直流,气急败坏道。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