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A-
安明轩江似瑾小说名字叫作《新欢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提供更多安明轩江似瑾小说大结局,安明轩江似瑾小说结局是什么。新欢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小说安明轩江似瑾摘选:安明轩才缓缓地的睁开眼睛眼睛,随即目光落在那张被他扔在地毯…...

安明轩江似瑾小说名字叫做《旧爱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这里提供安明轩江似瑾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旧爱成欢:恋上首席设计师小说精选: 等到房间的门发出轻轻的吧嗒声,靠坐在沙发上的安明轩才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目光落在那张被他扔在地毯上的支票上。他开的金额,足以让一个女人饱吃饱喝几十年,但是这个女人却连看都不看就拒绝,实在让他有些意外。趁着自己被人下药钻进房间,和自己发生关系,如果说不是别有目的,他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不过一想起本来洁白的床单上,沾染的猩红血渍和一片片狼藉,他又觉得这女人付出的代价似乎有些大。如果不是为了钱,那她是为了什么呢?想起她…

等到房间的门发出轻轻的吧嗒声,靠坐在沙发上的安明轩才缓缓的睁开眼睛,随后目光落在那张被他扔在地毯上的支票上。

他开的金额,足以让一个女人饱吃饱喝几十年,但是这个女人却连看都不看就拒绝,实在让他有些意外。趁着自己被人下药钻进房间,和自己发生关系,如果说不是别有目的,他是一个字都不信的,不过一想起本来洁白的床单上,沾染的猩红血渍和一片片狼藉,他又觉得这女人付出的代价似乎有些大。

如果不是为了钱,那她是为了什么呢?

想起她说想到安氏工作,安明轩的脸色更加冷酷,看来这女人是想出卖身体上位,以为做了一个便宜女友,就能得到安氏吗?简直就是痴心妄想!

不出一个月,他一定会让她自己滚出安氏!

瑟缩着身体窝在走道中的江似瑾,此时并不知道安明轩已经打定主意叫她好看。因为衣服被撕烂,她只能勉强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从工作服的口袋里掏出手机,按了几个按钮——“喂,小年吗?你能不能给我送一套衣服过来!”

“对,我还在海虹景,就在顶楼的总统套房外面……”

“恩,你快点啊,来了再说!”

挂断电话,江似瑾打了一个哆嗦,这该死的酒店空调,永远都像是不要钱的一样,害她冻得直寒毛倒竖。

好在小年此时并没有离开海虹景,因为秀场昨天结束的时候比较晚,收尾工作做不完,所以就在酒店里住了一晚,还好江似瑾的电话及时,不然她差点就赶回公司去交差了。

见到浑身狼狈的江似瑾,小年瞪圆了眼睛,惊叫道:“似瑾?你怎么了?怎么像是……”

“不要说那么多了,赶紧把衣服给我吧!”江似瑾知道自己这样子,十分惹人怀疑,赶紧堵住小年的声音,羞赧的开口。

“喏,这是你昨天脱在后台的衣服,我都带过来了。”

江似瑾此时身上黏腻的难受,可是这会儿也没有条件让她冲澡,所以迅速的将衣服套在自己身上,也顾不得因为穿了两层衣服而显得有些怪异,抱着臂膀长吁一口气:“快走吧,我快被这里的冷气冻死了!”

“似瑾,你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跑到这一层来了?”小年将江似瑾打量了一番,凑近她满脸神秘的说道:“听说咱们新上任的安氏总裁,就住在这一层……莫非你……?”

江似瑾眨了眨眼睛,怪自己平日不爱打听八卦,这样大的新闻,连小年都知道,自己竟然后知后觉到了这种地步!

“别想了,我根本就不知道,昨天也不知道是倒了什么霉,遇到一个中年大叔,非要让我来这一层服务……”

江似瑾不自觉就想起了昨夜和安明轩的缠绵,声音越来越小,义愤填膺的气势也随之锐减,最后的话尚未说完,就偃旗息鼓,一副霜打茄子的模样。

“那你怎么变成这样了?”

江似瑾早就知道小年肯定会问,早就想好了借口,装作非常不爽的摆手:“嗨,别提了,谁知道这总统套房里面竟然住着一条狗,我一进去就对我又扑又舔的,好在我没受什么皮肉伤……”

她形容得惟妙惟肖,说完还不忘做出心有余悸的模样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好像确有其事,惹得小年不得不信。

“那你记得去打狂犬疫苗,可别染上了狂犬病!”

江似瑾连忙点头,心里却忍不住又好笑又悲伤——何时她和安明轩竟然沦落到这样的地步?

她还记得五年前,有一次因为对同学介绍安明轩时没有说是男友,而说是普通朋友,被他知道了之后,对自己气了许久,直到自己特意跟那个同学重新解释了二人的关系,他才勉强原谅自己。

可是如今呢?她不仅不能对人说起这段关系,还只能假装自己和他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小年还在她耳边不停的念叨,生怕她忘了打疫苗的事情,直到她再三保证这才满意。

还不忘八卦一下:“话说,你昨夜在总统套房哪一间?听说安总裁在宴会一开始的时候就不见了人影,你应该在隔壁吧?没听到什么动静吗?”

“什么动静?”

小年暧昧的笑了一下,用胳膊肘捅了捅江似瑾的腰:“当然是安总裁和他未婚妻床咚的动静啊!”

“啊……可能隔音效果太好了……”江似瑾尴尬的笑了笑,“要知道我昨天喊了几次救命都没人,显然这里的隔音效果是超赞的……”

“什么呀……”小年一副没八到卦的郁闷模样,见江似瑾似乎真的不知道,这才作罢。

江似瑾一回到家,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冲澡。

她看着镜中自己身体上,布满了青紫痕迹,都是昨夜的疯狂留下的,心里酸涩无比。明明他在迷蒙之间还在自己耳边唤着自己的名字,一睁眼就好像将她彻底忘记了一样,没有丝毫留恋。

到底是为了什么,安明轩会忘了她?

……

“安总,您是去公司还是回月山别墅?”小林是安明轩的专职司机,接到了安明轩的电话,就立刻赶到了海虹景外面。

“去中心医院。”

安明轩没有多言,报了一个地址就坐上了车。

这里离中心医院很近,不过几分钟就开了过去。安明轩让小林在外面等着,自己一个人去了门诊部。

小林望着安明轩的背影,有些好奇的想着:安总看起来挺健康的,怎么一回来就往医院跑?

中心医院心理治疗室,护士正在登记来进行心理治疗的病人,却忽然瞥见一人走了进来,她下意识的说道:“请在外面稍等,等到叫号了就可以进来。”

“我找徐医生。”

声音低沉醇厚,女护士忍不住好奇的抬起头,却见来人眸光深邃,形容俊美,身材挺拔,她忍不住红了脸,结巴道:“徐……徐医生……在看……看病人……”

“我等一下没关系。”

女护士忙从位置上站起来,指了指正对登记台的位置,那里有一张凳子,“要不……你在那里坐一下?”

  1. 上一章
  2. 目录
  3. 下一章